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张晋怔愣了下,脑子反应不过来。“有好吃的?”

  “帖子上说有好吃的,我来吃好吃的。”

  张晋很苦恼的看着戚文烨,王爷怎么没说帖子上有这么一句话呢?

  戚文烨摆了摆手。“去厨房取一些点心给她。”

  这时,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皇上宣王爷进宫。”

  王爷都要进宫了,碧芳当然是赶紧拉着徐卉丹离开硕亲王府,总算结束了这场闹剧。

  这事过了三日,冯氏才得知徐卉丹在硕亲王府闹了这么一出戏,气得不但将徐卉丹找来,连孙氏也唤来了。

  “你给我跪下!”

  傻子哪会乖乖跪下?!徐卉丹很识相的搬出拿手好戏——躲在碧芳后面,同时装出胆怯害怕的样子。

  冯氏又气又无奈,只能转向碧芳。“你究竟是怎么照顾大小姐的,为何会让大小姐跑去硕亲王府参加王爷的丧礼?”

  “大小姐收到硕亲王的帖子,奴婢怕得罪硕亲王,也就不敢阻止大小姐。”碧芳将预备好的帖子递给绿珠,绿珠再呈给冯氏。

  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冯氏还是很疑惑。“硕亲王已经送帖子给永昌侯府,为何又单独送给丹儿?硕亲王又是如何认识丹儿的?”

  糟糕,徐卉丹没料到冯氏有一此一问,这个老太婆怎么念头一转就抓到重点?

  这会会儿碧芳可慌了,是要将此事推给硕亲王?还是直接承认硕王认识大小姐?这可不行,如此一来,就隐瞒不住她们溜去玉宝阁的事,不过,这还是小事,如何说清楚硕亲王与大小姐的关系才是真正的麻烦事。

  正当两人忙着在脑海寻找适当的说词时,孙氏说话了。“单独收到帖子的并非只有丹儿,容道、馨儿和香儿他们都收到了。”

  “这事我也觉得不解,便派人去几家交好的人家查探,原来硕亲王给那日赏梅宴遇见的少爷千金都送帖子了,只是没有人当真。”

  徐卉丹和碧芳同时松了一口气,真想对戚文烨竖起大拇指,太了不起了,安排得如此天衣无缝!

  冯氏看起来快晕倒了。“你为何不早说?”

  “我也没想到丹儿会跑去硕亲王府参加王爷的丧礼。”

  是啊,正常人不会做这种事,而徐卉丹不是正常人。冯氏已经着手帮徐卉丹挑了几门可以成为永昌侯府助力的亲家,如今全毁了,不禁又气又恼。

  “前些日子你不是说丹儿好一点了吗?”

  “这些日子丹儿的情况确实好转,经常乖巧的待在屋里看书练字,还在院子种了一些花卉,犯傻的事只是偶尔为之,我怎么也没想到丹儿会在此事犯了傻病。”前些日子为了挡下方家提起的那门亲事,孙氏不得不向冯氏表示,徐卉丹的情况有好转的迹象,这原本是盼着玛氏不再随便看待丹儿的亲事,谁知竟会闹出这一出。

  事已至此,冯氏再气也莫可奈何,只能口头训诫一番便作罢。

  虽然从此免于被老太太随便嫁了,徐卉丹却也因此被禁足一个月。

  以前她是静不下来的人,好像永远无法停住的陀螺,爷爷还会取笑她是过动儿。来到这个时代,她不得不配合身分慢下脚步,倒也渐渐适应了,不过,教她只能待在竹芝轩足不出户,这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还好,尽管失去行动上的自由,这段时间她倒是与到了北燕郡的芍药有了连系,并得知北燕郡的情况。芍药在信中拜托她帮忙——为北燕郡即将组成的商队寻找销货门路,因此待禁足令一解除,她马上钻狗洞直奔聚宝如今二掌柜一见到她,连礼貌性问一声都省了,直接请她们主仆进入厢房……碧芳已经被允许随她进入厢房,既然两人有了合作关系,当然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还好王爷今日在此,要不,我可能要去敲硕亲王府的大门了。”她真的打定主意今日在此见不到他,就要央求二掌柜去硕亲王府敲门。

  “你就这么想念我吗?”戚文烨的口气带着欢喜又带着戏谑。闹出那么一出戏,他也猜到她免不了被禁足,可是,他还是日日来这儿等她,想见到她……这个丫头真的很贼,那日去硕亲王府吊唁竟然没忘了蒙上面纱,害他最期待的事又落空了。

  徐卉丹脸红了,懊恼的道:“谁想你,我只是想见文华。”今日说是为了文华来见他,可是,她也挂念他是否平安无事。那日他闹得这么大,皇上宣他进宫,不可能不做个样子给予惩罚,而皇上会不会在惩罚上头搞鬼,这可是很难说。

  戚文烨佯装不悦的瞪她。“你真没良心,是我帮你,你竟然想见文华!”

  “我有事见他。”

  “何事?”

  “你先让我见他,我就告诉你。”

  “我说过了,见他可以,只有一个条件。”

  原本是想朦混过关,既然行不通,徐卉丹也不再别别扭扭,爽快的将面纱给扯了下来。“好啦,你见到我的庐山真面目了,可以让我见他了吧。”

  这个丫头还真让人措手不及,一声招呼都没有就揭了面纱……他心中嘀咕,可是目光一触及那张容颜,所有的抱怨都消失了。出生皇家,何种美人没见过,然而此时,他依然为她的美色惊艳得不能自己。真的很美,有如仙子,不过最动人心弦的还是那双眼眸——清澈直率,却又透着一股傲气,正如同她这个人。

  他的目光带着男性的掠夺,仿佛要将她吞噬,徐卉丹突觉心跳得好快,张着嘴巴结结巴巴的说:“你……那个……看清楚了,是不是可以说了?”

  敛住纷乱的思绪,戚文烨看了碧芳一眼。

  “碧芳于我就像宁王妃,可以信任。”

  “若是你们说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文华是特务组织的头子吗?徐卉丹撇了撇嘴,诚恳的说:“我们不会说出去。”

  “我信你,我就是文华。”

  “……嗄?”

  “你没听错,我就是文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