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这位王爷未免太直白了,人家好歹是太后,怎么不给人家留点面子。算了,她可不管张家这位新任太后如何,方家又要如何夺权,她只想平平静静过日子。

  “他们结他们的盟,为何扯上我?”

  “方家会将主意打到你头上,应该是为了永昌侯。”

  “我爹?”

  “永昌侯始终忠于皇上,谁是皇上,他就效忠谁,当初他不愿意绑在张家这条船上,如今他也不愿意绑在方家这条船上。”

  “我三妹妹嫁进方家,徐家已经不可能摆脱方家了。”

  “你三妹妹是庶出,嫁的是方家二房,在外人看来,永昌侯与辅国公的关系只能算得上暧昧,不足以称之结盟,况且侯爷始终没有明确表态,没有人当永昌侯是方家那条船上的人;而你是嫡女,如今若因为方家牵线嫁给手握重兵的将军下属,看在外人眼中,其中的意义就不同了。”

  徐卉丹细细品味一下,明白了,说穿了,嫡女和庶女的等级不同,要不就像芍药一样,皇上赐婚,这与侯爷没有关系。

  “我爹有这么值得人家拉拢吗?”

  “新皇刚刚即位,龙椅还没坐稳,理当敬重先皇留下来的重臣们,而永昌侯是重中之重,方家若能将永昌侯拉上船,各方势力自然而然就会往方家靠拢,这也正是方家的目的。你可以放心,永昌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这是为何?”

  “永昌侯是真正忠君爱民之人。”

  换言之,永昌侯不是一个喜欢玩弄权术的小人,是吗?她实在看不出来这个爹值得戚文烨如此高的评价,没办法,他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愚孝,也因此搞得小小一个永昌侯府乱七八糟。

  “我不能冒险,若是有个万一,也许是被迫踩在方家那条船上,我岂不是要被他们犠牲了?”原本以为徐卉英嫁人就再也玩不出花样了,结果竟然还能在她的婚事上头搞怪,她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我要如何帮你?”

  眼睛贼溜溜一转,她两眼闪闪发亮道:“若人家知道我是傻子,还愿意娶我吗?”

  “毁了自个儿的名声,你一辈子都别想嫁人了。”

  徐卉丹潇洒的双手一摊。“我宁可不嫁人,也不要当人家的提线娃娃。”

  不简单,他不曾见过哪个姑娘家敢说出如此大胆言论。“你这丫头真是稀奇。”

  她不稀奇,不过是认为做任何事都要有意义。“王爷真的可以帮我吗?”

  “我帮你。”

  “王爷如何帮我?”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这位王爷真的很喜欢故弄玄虚……没关系,她不会计较这种小细节,最重要的是达到目的。

  “王爷可要遵守承诺,而且越快越好,我爹娘那儿可以挡得了一时,可没法子挡太久了。”

  “既然答应你,本王就一定做到,不会超过十日,你就不必再为此事担心了。”

  徐卉丹……牡丹——这是她名字所蕴含的意思吗?盼她如同牡丹艳丽淀放吗?

  戚文烨执笔蘸墨,在纸上画下一朵绽放的牡丹,写下——竞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说她直率不知轻重,却也不见她莽撞无知;眉有着与生倶来的骄傲,可是闪闪发亮的眼眸却又是如此清澈;看起来像是什么也藏不住,却又散发着一股谜样的色彩。

  何明很认真研究戚文烨笔下的牡丹,皆无特别之处,一如过去王爷所绘的牡丹,可是,王爷今日的眼神竟是柔情似水,唇边还漾着愉悦的笑……戚文烨抬头一瞪。“本王今日脸上开花了吗?为何一直看着本王?”

  “王爷今日心情很好。”

  “是吗?”

  “奴才许久不见王爷笑了。”自从被迫在后院添了一个宫里的眼线,王爷的心情就一直坏透了,还好人进门没多久太后就薨了,可以名正言顺不再抱着那个女人睡觉了,要不,王爷又要装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