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徐卉英今日回去,明日必定还会再来见老太太,缠着老太太答应这门亲事,老太太必然会派人去定国公府请娘回来,所以,你去定国公府跑一趟,将此事告诉我娘,不能答应这门亲事,也不能将我病好的事说出来……对了,教我娘想法子从父亲那儿下手,说是此事与任何人结亲都很容易引来新皇猜忌,由父亲出面阻止这门亲事最好。儿子与母亲闹不愉快,很快就过去了,婆媳不合,很容易一直恼记着。”

  “奴婢知道了,奴婢立刻去定国公府。”

  “你顺道回家一趟,告诉郭大哥,明日我要去玉宝阁。”

  碧芳应声退了出去。

  “大小姐,老太太如今动了心思,今日拦下这门亲事,明日也会有另外一门亲事寻上门。”

  徐卉丹一脸深思的点点头。“徐卉英若存心与我过不去,今日没了这门亲事,明日也会为我寻来另一门亲事,如此纠缠不清,就算成不了事也烦死人了,必须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断了她们的念头,可是,有什么法子……不行,肚子好饿,脑子动不了。”

  秋莲闻言笑了。“小厨房有蔷麦皮馄饨,还有栗子糕。”

  “好好好,先来一碗乔麦皮馄饨,再来三块栗子糕。”徐卉丹索性不想了,在暖榻上躺下,等着吃完再来动脑筋。

  若想教别人不再打她的主意,釜底抽薪之计就是让人人都知道她是个傻子,如此一来,想打她主意的人难免会被冠上居心叵测之名。时值新皇刚刚登基,正瞪大着眼睛注意各方动向,谁都不想在新皇眼中留下不安分的形象。可是,如何让人人都当她是傻子呢?

  不知道为何,这会儿她竟然想到戚文烨,他一定有法子达成她的目的,可是,如今他很可能正忙着要将自个儿从新皇的黑名单消掉,有可能插手管她的事吗?

  无论如何,她总是要先找到他,若他愿意帮忙那是最好,若是不愿意,就再想其他法子。

  还好,事隔三四个月后,这一次她在聚宝斋如愿见到他了。

  戚文烨看起来相当憔悴,很显然这段日子过得不好,徐卉丹不知不觉就脱口而出。

  “不要难过,人死不能复生。”

  戚文烨闻言一怔,唇角嘲弄的一勾。“你瞧我像是难过的样子吗?”

  “你看起来很狼狈。”

  他是很狼狈,而且必须狼狈,要不,哪能消除宫里那些人对他的担忧?

  “父亲终究是父亲,死了,哪有不难过的道理?”她知道他是一个不受父亲宠爱的儿子,就算对父亲的死感到难过,嘴巴上也不愿意承认。这种心情她感同身受,她现代那位父亲最大乐趣就是玩女人,只会制造孩子,从不懂得关心孩子,可是当他病倒了,她嘴巴上虽庆幸他不能再摧残女人,心里却很挂虑他的健康。

  “父亲终究是父亲……可惜,我当他是父亲,他未必当我是儿子。”

  徐卉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总不能实话实说,皇上睡的女人并非都是心爱的女子,也难怪他看儿子并非都是儿子。

  “你说对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不会难过,如何生存更为重要。”

  这一点徐卉丹非常同意,点头附和。“没错,如何生存更为重要。”

  戚文烨戏谑的对她扬起眉。“你遇到麻烦了吗?”

  “咦?”徐卉丹惊吓的瞪大眼睛。

  “你这丫头反应也太直率了,难道不能说因为想我吗?”这些日子他费尽心思想将她从脑海除去,她就不能装模作样一下说想他吗?也不懂得礼尚往来,他连抱着别的女人的时候都在想她。

  心漏跳了一拍,他怎么突然说出如此令人惊慌失措的话?徐卉丹轻启朱唇,想说点什么掩饰心情,可惜眼前只有一片空白。

  若没有面纱遮掩,此刻她表情肯定更精彩有趣……这些日子,他想过无数次,甚至想过待两人相见时,索性直接命令她揭开面纱,可是这一刻,他还是期待她自个儿为他揭开面纱……不愿承认喜欢她,却又忍不住纵容她……何止忍不住,他甚至喜欢这种纵容她的感觉。

  敛住纷乱的思绪,戚文烨问:“为了何事?”

  松了一口气,徐卉丹欢喜的道:“王爷愿意帮我?”

  “真是狗腿。”戚文烨的口气有着自个儿都没有察觉的宠溺。

  徐卉丹嘿嘿一笑,先强调她是识趣,接着将方二夫人为某人作媒一事道来。

  戚文烨嘲讽的一笑。“方家想拉拢军中势力,不将自家的女儿嫁过去,却将主意打到你头上,还真是一笔无本的买卖。”

  “果然如此,我正猜想方家必然是想藉此拉拢军中的势力。”方家藉她拉拢军中势力,而徐卉英藉她拉拢婆婆的心……真是一对同样坏心的婆媳!

  “你为何有这种想法?”

  “就我所知,如今军中的势力大部分在张家手上,可是身为皇后的娘家,当然不愿意屈居张家底下,而联姻自古是结盟最有效的方法。”来这儿之前,她去了一趟玉宝阁,见到郭大哥,问明了军中的情势,仔细琢磨一下,便猜出其中的原由。

  “没错,军中的势力如今大部分在张家手上,不过,早晚会落在方家手上。”

  “你就这么确定?”

  “荣贵妃……不是,如今是慈德太后了,她啊,这儿过于简单。”戚文烨敲了敲脑袋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