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总之,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心情,她的心思应该用在如何赚钱,堆积可爱的金元宝上。

  为何她会想念他呢?徐卉英回门之后,她就全心投注在打理玉宝阁的事上,也托妹妹芍药的福,玉宝阁渐渐得到权贵之家夫人小姐的青睐,不过,她并没有放弃搭上文华的可能性,所以,每次去玉宝阁,回程必定走访聚宝斋,不单单为了那个可爱的金元宝,更是想跟戚文烨再好好谈谈。可是,以前想见他就见到,而这几次却连连扑空,不知不觉一颗心就被提得高高的。

  难道因为他是皇子,她才会将投注在赚钱的脑子转移到他身上吗?没错,就是这个原因,皇子的身分很尊贵,可是脑袋瓜无时无刻不在摇晃,老实说,一刀砍下去断头,也就一了百了,就怕圈禁,十三爷胤祥在贝勒府苦熬了好些年,那日子是人过的吗?幸好他最后可以走出来,还成了铁帽子王。

  好吧,她真的很担心他,所以今日她忍不住直接找二掌柜间个明白。“六皇子近日都没有来吗?”

  “徐姑娘有事吗?”

  “没有,只是许久未见。”

  “六皇子要迎娶侧妃了,最近不会来聚宝斋。”徐卉丹怔愣了下,感觉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迎娶侧妃?”

  二掌柜苦笑,难掩无奈道:“太后赐婚,六皇子要迎娶辅国公的外孙女。”

  一顿,徐卉丹不悦的挑起眉,这位太后真的很讨人厌,都病歪歪了还在人家的婚姻大事上头搞怪,而且又是辅国公府……难道想将六皇子绑在太子那艘船上吗?

  回到永昌侯府,徐卉丹失神的窝在炕上,感觉胸口有一股气,可是又说不上来在气什么……这真是好笑,他被迫迎娶侧妃与她何干?这个时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况且是个王爷,后院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自愿也好被迫也罢,不过是数字不同,他个人很可能无感,她为何有气呢?

  “大小姐为何闷闷不乐?”碧芳送上一盏温温的金丝红枣茶。

  摇着头,徐卉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

  “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小姐如此哭丧着脸。”

  “哭丧着脸……我有吗?”徐卉丹放下手上的茶盏,努力扬起唇角挤出笑容,不过她自个儿都可以感觉得出来比哭得还难看。

  碧芳抿嘴一笑。“大小姐在想六皇子吗?”

  “我……他与我何干?我为何要想他?”

  “他可以帮大小姐找到文华,大小姐当然会想他。”

  这就是谎言被人家戳破的感觉吗?真的好想重新倒带,坦率的承认她确实在想他,可是,不是女孩子想念男孩子那种特别的情感,只是单纯想起他。

  “我只是在想,太后不是病得很严重了,为何还赐婚?”即使谎言被戳破了,人还是会出于本能的想掩饰真相。

  碧芳压低嗓门道:“二姑奶奶曾经提起宫中情势,因为朝中势力大部分握在太后手上,皇上不得不立荣贵妃所出的二皇子为太子,可是皇上最喜欢也最满意的儿子是四皇子,皇上甚至私下透露过想立四皇子为太子。若太后发生意外,皇上有可能废了二皇子另立四皇子,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病得这么严重,太后更急于巩固各方势力,在几位皇子身边安插棋子,不让几位皇子有轻举妄动的机会。”

  这会儿她豁然开朗了。其实她早该想到,若是让六皇子迎娶心爱的女人,拉拢他上太子的船,还说得过去,匆匆忙忙塞一个如此敏感的女人过来,不是摆明监视他吗?这种感觉更令人作呕!

  徐卉丹忍不住愤愤不平道:“太后不是六皇子的亲袓母吗?”

  “老太太岂不也是大小姐和三姑奶奶的亲袓母?”

  是啊,亲祖母又如何?亲袓母还是有亲疏,太子的母妃荣贵妃是太后的侄女,她们同姓张,而贞妃不过是一个小官的女儿。

  可是,无论太子还是六皇子,他们看太后都是一样的祖母。

  “六皇子知道太后的用意吗?”

  “二姑奶奶说过这样的话——皇家的人各个都是人精,凡事看得很明白,可是又不能不装糊涂。奴婢想六皇子一定知道,不过知道又如何?他不能拒绝。”

  徐卉丹明白的点点头,皇家的身分何其尊贵,可是一点自由也没有,就如同她在现代的道理一样,跨国集团的千金,爷爷嫡系唯一的孙女,祝家的接班人,她却不能随从已意选择想嫁的人,而是按着爷爷的意思,与传承百年的名门望族戚家长子戚言畯结婚。

  其实,爷爷不曾强迫她非要嫁给戚言畯,还事先安排他们喝咖啡互相认识,看他们是否满意对方。她知道与戚家联姻对公司有利,而戚言畯也是个帅哥,就答应了;至于戚言畯,也是为了某件事情答应这门亲事,然后他们就结婚了。总之,他们一点感情的基础也没有。

  以前她从不觉得自己很可怜,享受富贵,总要付出代价,这会儿她竟然觉得戚文烨很可怜,娶了一个间谍当侧妃……还好只是侧妃,不是正妃,要不然就更呕了!

  碧芳微蹙着眉。“奴婢只是不解,六皇子还未迎娶正妃,为何迎娶侧妃?”

  徐卉丹撇了撇嘴,开玩笑的道:“说不定太后还有一点良心,不好意思让一颗棋子霸占正妃的位置。”

  “不要赐婚不是更好吗?”言下之意,太后忙于算计,哪能顾及良心上的考量?

  “呃……好歹是祖母,总是不能太超过了,免得招来闲言闲语,不是吗?”

  碧芳唇角抽动了一下,人都要死了,哪还会在乎是否招来闲言闲语?

  徐卉丹显然猜到她脑子在转什么,干巴巴的回以一笑。

  “孙子若因此怨她,她心里头想必也不好受,再说,六皇子的娘舅家又没势力,正妃也不是一般官家千金配得上,何苦费心在这上头琢磨?”

  这倒是。碧芳略一思忖,劝道?“以后大小姐还是别再去找六皇子了。”

  “为何?”

  “哥哥说,宫里近日不太平,还是别招惹皇家的人,免得惹祸上身。”

  徐卉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可是,她越来越担心他了,若是宫里不太平,他会不会有危险?虽然她不爱看连续剧,但也知道皇权体制下,只要掌握朝中大权的人死了,宫里必定血流成河,而通常染红宫阶宫道的皆是皇子和皇子的追随者……不能想了,这事她管不了,再说,戚文烨很聪明,能够在人家面前当那么久的疯子,绝对可以自保……是啊,无论宫势权力如何更迭,他都不会有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