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第四章 三姑奶奶来说亲

  过完元宵十日后,徐卉英终于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嫁了,徐卉丹可以预料,这绝对是一对怨偶,不过,方家看在永昌侯的分上,应该不敢欺负徐卉英,就不知道徐卉英能否明白婚姻是一辈子,不能赌气,只能用心经营,否则,受罪吃苦的人还是自己。

  徐卉英回门这一天,徐卉丹果然看见徐卉英和方钧儒脸色都不太好看,因此打声招呼她就想溜之大吉了,心想,徐卉英此时应该很想向姚姨娘诉苦,毕竟姚姨娘明日就要被送到乡下的庄子了,以后也不知道能否再回京城,没想到徐卉英竟然跑来拦截她。

  “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对不对?”

  “什么计谋?”徐卉丹今日没有缩在碧芳后面,面对一个离开永昌侯府的人,实在懒得再用心机了。

  “我和章家狐狸精在临水亭大打出手,是你一手策划的,是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徐卉丹忍不住皱眉,这个丫头就不能留点口德,还叫人家狐狸精,她怎么不叫自个儿泼妇呢?为了毫无威胁的情敌将自个儿搞得如此丑陋狼狈,她真是笨到让人觉得很可怜。

  “你不要装了,我知道这是你的计谋,你就是要我难看!”当她和章家狐狸精大打出手被方钧儒瞧见时,她真的吓坏了,还好哥哥在场,再三请求众人不要闹出去,将此事压下来,之后她身边的丫鬟们都不见了,而她哪儿也不能去的被关在怡情院。

  待静下来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次又一次回想玉梨当时所言,终于想明白了,这是徐卉丹搞的鬼,只是当时自己气昏头了,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一个阴谋。

  徐卉丹真的很想拿根木棍狠狠的敲打她,她能不能稍微当个有脑子的女人?将自个儿的愚蠢算到人家头上,这会不会太超过了?“我可没有教你跟人家打架。”

  “若非你在府里散播方钧儒喜欢章家狐狸精的谣言,我怎可能与她大打出手?”这应该称之为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还是说徐卉英的逻辑有问题?徐卉丹叹了声气,尽可能好声好气的与她沟通。

  “府里的传言只道是方家少爷,并未指名道姓;还有,即使奴才们口中的方家少爷是妹夫,妹夫喜欢章姑娘是否是谣言,我不知道。可是,有一件事我很清楚,此事与我无关,你不要硬栽在我头上。”

  “你以为我如此天真好骗吗?你说无关,就想从此事摘得干干净净吗?”

  徐卉丹真的是无言了,这个丫头不是天真好骗,根本是愚蠢无知!

  徐卉英的眼中迸出强烈恨意。“我不会放过你!”

  徐卉丹摇头叹气,不想理她了,转身走人。

  “徐弁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徐卉英愤恨的在她后面怒吼。

  以前听好友批评某人脑子长歪了,她还哈哈大笑,觉得夸大其词,这会儿她真的觉得徐卉英很适合这个评语。

  “大小姐,三姑奶奶的眼神不太对劲。”碧芳不安的道。

  “即使临水亭的事压下来,她也认定自个儿被冠上妒妇的恶名,一向自认为了不起的她如何忍受这等耻辱?”虽然很想骂一句“脑子长歪了”,但是她可以理解徐卉英的心情,一时冲动在她身上烙下一个印记,无论别人是否知道,妒妇之名将如同影子随着她……唉,所以啊,何必那么冲动,三思而后行难道会吃亏吗?

  “我担心三姑奶奶会做出什么对大小姐不利的事。”

  “她都嫁人了,还能玩什么把戏?”

  “府里还有个大少爷,是她的亲哥哥。”

  徐卉丹摇了摇头。“你太小看徐容道了,徐容道可不是徐卉英那个笨蛋,若非有利可图,他绝对不会与我过不去,何况,我在他眼中还是个傻子,对他毫无威胁可言。”

  虽说她与徐容道没有正面接触,可是从各方收集的资讯显示,此人性格沉稳,不似其母毛毛躁躁,也不似其妹刁蛮任性,是一个有脑子有想法的人。今日若她是男子,无论真傻假傻,徐容道就一定会想法子除掉。

  “三姑奶奶若去求大少爷帮忙,大少爷不可能不帮忙。”

  “徐卉英已经嫁出去了,不是想见徐容道就可以见到,想求徐容道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说,徐容道是一个想做大事的人,忙着结交权贵都来不及了,岂会将心思浪费在这种小事上面?”

  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是,碧芳觉得还是当心一点比较好。“至少大小姐在各院的眼线不要撤了。”

  “福禄院留着,怡情院倒没必要,那儿如今只剩看守的丫鬟婆子。”

  “怡和院呢?”碧芳就是不放心徐容道,不可否认,原先三姑奶奶设计陷害大小姐的事,大少爷也有一份。

  “若是你真的不放心,就将我们撒在怡情院的银子转到怡和院。”

  碧芳终于松了一口气。

  徐卉丹失声一笑。“碧芳,轻松一点,即便上战场,也不是时时都在击鼓。”

  “大小姐可能都忘了,但是奴婢一直记得大小姐第一次落水后的那段日子,若不是靠着二小姐在侯府步步为营护着大小姐周全,大小姐很可能早就没命了。”回想那一段日子,碧芳还心有余悸。

  可怜的孩子,过去的阴影太深了……她不也是如此吗?因为老爸在外面的私生子制造假车祸想向她诈财,从此看老爸那几个私生子女都是诈骗集团。

  “我知道了,我不会掉以轻心的,你可以放心了吗?”

  碧芳噗哧一声笑出来,真的放心了。大小姐聪明机灵,可是正因为如此,总觉得没有任何事会超出掌控之外;这么一来就容易掉以轻心,给了人家算计的机会。

  除了来到这个时代,不时思念再也无法见到的亲友,徐卉丹从来没想到会想念某一个人。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很陌生,因为见不到一个人,就担心——他平安无事吗?他会不会少了一个胳臂断了一只脚?他们还能相见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