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想了三日,她实在太好奇了,索性趁着上玉宝阁巡视时,顺道去聚宝斋找戚文烨,很巧,戚文烨今日正好也“我与徐姑娘越来越有默契了。”戚文烨显然很开心见到她。

  她怎么觉得戚文烨很像诡诈狡猾的狐狸?是她最不想打交道的那种人,这种人会害她浪费太多脑细胞,所以,她不想跟他有什么默契,不过,此时她不想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纠缠不清,只闷道:“你如何将章姑娘引到临水亭?”

  戚文烨也不想隐瞒她,很爽快的回道:“一首诗。”

  “什么诗?”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邶风、静女。”

  “是,署名——临水亭。”

  原来如此!徐卉丹顿时明白过来,微微挑起眉。“章姑娘心仪的公子是谁?”

  “你只要知道章姑娘早就入了荣贵妃的眼,准备给太子当侧妃。”

  徐卉丹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章姑娘心仪的男子是不是戚文烨?徐卉丹左看看右看看,除了疯疯癫癫,戚文烨实在无可挑剔,不过刑部尚书大概不愿意将才貌双全的女儿嫁给一个以疯癫闻名的皇子吧。况且,未来太后看上的人,谁敢抢?也难怪方钧儒喜欢章姑娘,却不敢求父母去提亲,所以他最后是娶徐卉英还是其他女人,大概都觉得无所谓吧。

  “没见过你这样的姑娘,哪有这样子盯着男人看的?”他是在责备她吗?怎么口气听起来有一丝丝甜蜜?

  从小她所受的教育是——没有直视对方很失礼。这种话她当然不敢说,只是继续追着先前的问题问道:“章姑娘心仪的人是你吗?”

  “不可胡言乱语,小心隔墙有耳。”

  隔墙有耳?她敢说这里被他防得滴水不漏……算了,这种事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倒是有一件一直搁在心上的事,正好可以藉着他们如今建立起来的交情打听一下。

  “你认识文华?”这应该是肯定句。

  “文华啊……”戚文烨好像犹豫不决是否认识此人。

  “一个很神秘的商人,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商人。”

  “我知道,他的买卖遍及整个大梁。”

  徐卉丹两眼闪闪发亮。“你真的认识他吗?”

  见到她的反应,戚文烨突然觉得很吃味,她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她怎么可以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你想认识他?”

  “想啊,我对会赚钱的人特别感兴趣!”

  戚文烨闻言皱眉。“姑娘家不应该说这种话。”

  她实在不知要作何反应,总不能开课讲解兴趣有很多种,而她的兴趣与他理解的兴趣差太远了……还是左耳进右耳出,继续她关心的事好了。“可以让我见他一面吗?”

  “不行。”

  怔愣了下,她没想到他这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为何不行?”

  “为何要让你见他一面?”瞪着他半晌,徐卉丹终究只能挤出一句。“你还真是小气!”

  戚文烨看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别扭的孩子”,一笑置之。

  “文华是不是生得比你还俊?你嫉妒他,不想让我见到他,是吗?”

  唇角抽动了一下,戚文烨皮笑肉不笑的道:“激将法于我无用。”

  “这是事实,要不,为何不让我见他?”徐卉丹挑衅的扬起下巴。

  这个丫头真是一个不懂得服输的人,不过,这一点倒是很合他的胃口。

  “好吧,你要见文华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不做无利可图的事,你要见他,就必须先让我见你的庐山真面目。”他知道她和四嫂是双生子,但碍于明面上他和四哥要保持距离的关系,所以他至今仍未见过四嫂的卢山真面目,原本以为在赏梅宴上可以看见她的容貌,可是那天她推说脸上起疹子,只能戴上面纱见人,以至于他至今未见过她的真面目。

  “……我满脸都是麻子,你看了会作恶梦。”他已经知道她的身分,她也没必要再蒙着面纱见他,可是一想到没有面纱的阻隔,就是有着说不出的不自在,好像,她很可能因此被他看透,而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这是不是很可笑?为何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还是要见你。”她若真是个麻子,也一定是个可爱的麻子……他怎么对她如此有信心呢?

  “若你是麻子脸,你喜欢被人家瞧见吗?”

  “我们如今是在谈条件,无关喜欢与否。”

  “……不能换其他条件吗?”

  冷哼一声,戚文烨没好气的道:“你索性打消对文华不该存有的痴心妄想。”

  “我对他没有痴心妄想……”她想与文华合作赚钱,这算是一种痴心妄想吗?

  “我已经提出条件,接受与否,你可以慢慢思量。”

  “见到我的庐山真面目,你就真的可以让我见到文华吗?”

  “你信不过我,又何必找我?”

  是啊,他给她的感觉像只诡诈狡猾的狐狸,可是很奇怪,她就是相信他,是因为他们此次一起合作反将徐弃英一军吗?

  “若是你想喝茶,就留下来,要不,今日到此为止。”

  “我不喜欢茶,我喜欢……”有多久没有喝咖啡呢?以前,那是她每天至少要喝上一杯的玉液琼浆……她突然悲从中来,觉得好委屈,为何自己会来到这个毫无自由可言的地方?没有咖啡,没有电脑,没有智慧型手机,出门还要钻狗洞,偷偷摸摸搭上曹掌柜派来接应的马车……徐卉丹越想越气闷,孩子气的起身就走了。

  没有一声招呼就走了,张晋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忍不住要嘀咕一下。“王爷实在太宠徐姑娘了,瞧瞧,宠得都不像样了。”

  戚文烨闻言一怔,是啊,为何不曾发现他如此宠她?自己虽不受宠,但还是皇子,尊贵的身分不容轻慢,他的心眼也从来容不得任何无礼,可是从初相遇,这个丫头对他就只有无礼可以形容,他却不曾想过纠正她,仿佛理所当然的纵容她,他是怎么了?难道他……戚明赫冷眼射向张晋。笨蛋,难道看不出来王爷喜欢徐姑娘吗?

  张晋接收到戚明赫投来的讯息,如同被雷劈中,王爷喜欢那个麻子脸的傻子?!

  戚明赫忍不住摇头。无知,徐姑娘绝非麻子脸,更非傻子。

  戚文烨无视身边两人“眉来眼去”的无声交流,深深陷入蓦然发现的惊骇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