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此事确实不是从徐卉丹这儿传出去的,只能说戚文烨太厉害了,不但知道方钧儒心伩刑部尚书的千金,还将刑部尚书夫人带女儿去承恩寺祈福的事巧妙的传进方钧儒耳中,让方钧儒按捺不住的跑去承恩寺,原是想与美人巧遇,没想到巧遇没成,反倒被当成了偷窥犯。正巧,这日去承恩寺祈福的还有许多权贵官宦之家,事情就此从各个管道传进了永昌侯府,也难怪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

  见到碧芳好像真的不知道此事的样子,徐卉英更是气急败坏。“你还想耍赖吗?!”

  “三小姐不说,奴婢也不知道此事。”

  “府里传得沸沸扬扬,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

  “奴婢刚刚从下面的丫鬟口中得知此事,还来不及告诉碧芳姐姐。”一直护在徐卉丹后方的秋莲忍不住插嘴道。

  这会儿徐卉英傻了,万万没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秋莲向前走了一步,以徐卉丹和碧芳可以听见的音量将听见的事说了一遍,碧芳随即温婉的道:“奴婢以为三小姐还是先查清楚究竟是谁在搬弄是非,以免生出不必要的误解。”

  徐卉英像是失了魂似的,最后究竟是如何走出竹芝轩的也不知道,但竹芝轩的人也不是很在乎,总之,徐卉英一离开,徐卉丹一鼓作气的冲进内室,踢掉鞋子,跳上床,钻进被子,然后放声大笑,碧芳进来瞧见的就是一座鼓鼓的小山抖个不停,伴随着一阵阵笑声。

  “大小姐,够了吧。”碧芳真的很担心她笑到断气。

  徐卉丹实在控制不住,这太好笑了。

  “大小姐,闷在被子里面不太好吧。”

  半晌,徐卉丹终于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了,双手紧紧捂着嘴巴,直到笑声止住,才松开双手道:“徐卉英真是可怜,还没嫁过去,未来的老公就给她唱这出戏,这会儿她可成了京城的大红人。”

  “大红人?”

  “你没看见吗?她气得整张脸都涨红了!”

  顿了一下,碧芳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巴,因为差一点就爆笑出声。

  徐卉丹忍不住摇头叹气。“这个方钧儒是不长脑子吗?好歹是辅国公府的公子,怎么会干出这般蠢事?见到佳人又如何?难道他可以因此不娶徐卉英吗?”

  “方家这位少爷想必很喜欢那位刑部尚书的千金吧。”

  “红颜祸水啊……最厉害的还是这个六皇子,怎么可以安排得如此巧妙?”虽是刚刚得知此事,但是毫无疑问,此事乃出自戚文烨的手笔,昨日戚文烨找上碧芳的母亲,托她进来送信,告知好戏开锣了,至于是什么好戏,很快就会揭晓了……寘的很快,一日之内就可以闹得如此盛大。

  “大小姐的麻烦还没过去。”碧芳提醒道。

  徐卉丹无所谓的摆摆手。“大不了成为京城的笑话,不过,应该比不上徐卉英。”

  “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了。”

  “六皇子不是说好戏开锣了吗?这只是一个起头。”

  “六皇子接下来会怎么做?”见到今日这样的事,碧芳还真的不能不担心,六皇子若是下手太狠了,因此拖累大小姐怎么办?

  徐卉丹想了想,摇摇头。“我猜不出来,他很可能等到最后一刻再送消息给我。”她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担心她拒绝合作,索性拖至最后一刻再知会她?

  “大小姐要不要先询问六皇子有何计策?”

  “不了,你不觉得像今日这样的结果更有趣吗?”戚不烨不会害她,这就够了……真奇怪,为何对他如此有信心?第一眼见到他,明明觉得他很臭屁,就是她最讨厌的那种人……不对,他们相见的第一眼是在马车上,只是第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也许因为那双带着淡淡忧愁的眸子,得知他真实的身分,她对他的感觉就变了。

  “大小姐就是喜欢看热闹。”

  没有热闹可以看,人生多无聊啊,尤其是这个女人没有多大价值的时代。徐卉丹什么也没说,下床穿鞋,重新回小书房看书。

  方钧儒闹了这么一出戏,徐卉英真正在永昌侯府消声匿迹了,也迎来永昌侯府少有的和乐日子,不时可见几个丫鬟婆子们聚在一起说说笑笑。

  过完除夕,在迎来正月十五元宵之前,永昌侯府先迎来赏梅宴。

  这一日永昌侯府上下都在忙,就是噤若寒蝉好些日子的徐卉英也活跃起来,只有徐卉丹清闲得提笔练字,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说是无关,也确实无关,老太太因为她是傻子的关系,唯一耳提面命的就是安静不要说话,还嘱咐碧芳紧盯着她。

  在现代,因为爷爷很重视她的教育,毛笔字不见得写得比如今这个身分来得少,而她也很喜欢写毛笔字,这是练习耐性的方法。

  “大小姐如今的字越来越有二姑奶奶的味道了。”碧芳评论道。

  “芍药的字有女子少见的大气,我难以与之相提并论。”虽然她们只是透过书信往来互动,可是她对原主的这位双生子妹妹已经有某一种程度的了解,此女子乃巾帼英雄般的人物,她不想当这种人物,只想赚钱,堆积很多金元宝。金元宝啊金元宝,为何你生得如此迷人呢?

  “大小姐,你怎么又在画金元宝了?”漂亮的字帖上突然多出一个胖胖金元宝,碧芳真的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大小姐是不是对金元宝太过迷恋了?

  “……不好意思,控制不住。”她嘿嘿一笑。

  “大小姐怎么会如此喜欢金元宝呢?”

  徐卉丹笑而不语,继续练字,练完字,迎客的时辰也到了。

  徐卉丹今日的使命只有一个,一睹刑部尚书千金的容貌——这位令方钧儒失了分寸跑去偷窥的女子应该生得国色天香……说起此事,她就不解了,发生了承恩寺的事,徐卉英为何没有阻止老太太对刑部尚书家的邀约?难道与她想法一样,徐卉英也想知道那位千金有多美吗?若是她,可不想看情敌长什么模样,这不是存心呕自己吗?

  她满怀期待,脑海深深刻划着“国色天香”四个字,可是一看,只觉得满天都是啊啊啊的乌鸦,不是不美,实在是她的姿态让人浮现一种动物——孔雀,容貌的吸引力瞬间荡到谷底。她突然觉得方钧儒是一个严重缺乏审美观的男人,也好,这样的男人配上骄蛮任性的徐卉英说不定正是天生一对。

  “大小姐,我去一下茅房,你待在这儿吃点心果子,不要乱跑。”{梦远书城}碧芳随手帮徐卉丹拉了一下身上玫瑰紫的大氅。既是赏梅宴,今日的宴席当然设在遍植梅树的雪红亭——雪红亭其实分为左右两个,原本就是为了区分男女,有点距离,又不会太远,方便男女互相打量,眉目传情。此时两边亭子的四周都搭起暖棚,还摆了许多火盆,且人人几乎揣着手炉,倒也不见寒意,可是徐卉丹喜欢四处乱跑,碧芳坚持她不可以脱下大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