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徐卉英认定我是傻子,可是,我真的傻了吗?”

  碧芳明白了,大小姐可以装成傻子,六皇子当然也可装成疯癫之人。

  徐卉丹骄傲的扬起下巴。“若他真有本事算计我,我还要对他刮目相看。”二十五岁可以当到跨国集团的CEO,还可以应付父亲私生子女大大小小的算计,她靠的可不是爷爷栽培出来的那群得力助手,而是凭自身的本领过关斩将,坐稳那个高处不胜寒的位子。

  看着眼前比艳阳还令人眩目的徐卉丹,碧芳突然觉得自个儿很好笑,这些日子看着大小姐如何应付三小姐,让三小姐受了罪,还招来一顿责骂,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还开心的说,以后再也不用为大小姐担心了,可是这会儿……“奴婢已经习惯保护大小姐,难免会大惊小怪,大小姐别放在心上。”

  “我明白,你是真心待我好,所以,若是有不放心,或有其他想法,你还是要说出来。我难免有不周全之处,多你一个人,可以多一份见解,于我有益而无害。”

  “是,谢谢大小姐不嫌奴婢唠叨。”

  徐卉丹微微推开窗子,目光落在不知名的远方,充满思念的道:“有人愿意对你唠叨是值得庆幸的事。”她好想念爷爷的唠叨,可是如今只能在梦里回忆,他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了,真担心有一天她会忘了他的声音。

  寒风呼啸而入,碧芳抖了一下,连忙将窗子掩上。“大小姐喜欢奴婢唠叨,奴婢就当个唠叨的丫鬟。”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用不着刻意迀就我。”

  “是,大小姐。”

  徐卉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咯咯笑了。“这几日少了徐卉英,我还真怀念,也不知道她在怡情院有没有闷坏了?”

  碧芳忍不住点头附和。“这种日子对三小姐来说确实不容易。”

  “以后去了辅国公府,日子更不容易,她还是早点适应得好。”她其实很可怜徐卉英,连自个儿要嫁进什么样的地方都不清楚……但愿,辅国公府没有她以为的可怕。

  徐卉英从来不是一个安安分分待在闺阁里面的千金小姐,而且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要嫁人了,若不利用机会好好欺负徐卉丹,实在是不甘心,所以“消声匿迹”数日之后,她就按捺不住出洞了。

  “三小姐,我们真的要去竹芝轩吗?”玉梨一想到老太太的警告就很不安。

  徐卉英恶狠狠的一瞪。“不想去竹芝轩,你可以回怡情院,可是你再也不是我的陪嫁丫鬟。”

  玉梨赶紧闭上嘴巴。

  “以后若敢在我面前废话,我就将你送去老太太那儿。”冷哼一声,徐卉英大大的迈开脚步,可是半路上,她就感觉到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诡异,为何丫鬟婆子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惊慌失措?难道她脸上有东西吗?不对,离开怡情院时,她还特地打扮一番,在徐卉丹面前,她绝不容许妆容有一丝丝瑕疵。

  当她们快到竹芝轩时,她再也受不了了,命令玉梨将一个小丫鬟抓过来。

  “为何见到本小姐像是见了鬼?”

  “没……没有啊。”小丫鬟吓得全身发抖。

  徐卉英狠狠朝小丫鬟的脚一踢,小丫鬟立刻跪下。“不老实招来,你就在这儿跪着别起来。”

  “听说方家少爷跑去承恩寺偷看刑部尚书的千金,被人家抓起来打了一顿,如今躺在床上。”小丫鬟一口气说了,可是并没有因此获救的感觉,反而仿佛有人倒抽一口气,四周的冷空气顿时更显凝重。

  徐卉英神色愀然一变,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平日哥哥口中的谦谦君子是个好色之徒。“哪个方家少爷?”

  “奴婢不清楚,只是说方家少爷。”

  说是方家少爷,可是任何人都相信是方钧儒,要不,方家少爷闹出这样的丑事,与永昌侯府有何关系?传出这样的事,此人就是要她难看。“从哪儿听来的?”

  “奴婢也搞不清楚,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大伙儿都听说了。”

  这很显然是要让人搞不清楚事情从何处传出来,摆明不让她抓到散播谣言之人!徐卉英生气的踢了小丫鬟一脚。“你滚!”

  小丫鬟狼狈的起身告退,可是内心无比欢喜,她获救了,不过,其他人的心情截然不同,感觉好像被推上了断头台,一刀挥下去,小命就休了。

  “玉梨,大伙儿都在传的事,怎么没听你提起呢?”

  玉梨已经冷汗直流。“奴婢也是不久前听说的,心想暗中查探此事的来龙去脉,再向三小姐禀明,可是没想到竟在府里传得沸沸扬扬了。”

  “结果如何?”

  “虽有几个说得出从哪儿听来的,可是追问下去,绝大多数的奴才都如刚刚那个小丫鬟所言,这个听说了,那个也听说了,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是谁先起头。”看着徐卉英那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玉梨赶紧又道:“不过奴婢猜想,此事应该与竹芝轩有关。”不是她卑鄙想陷害大小姐,可除了大小姐,还有谁与三小姐有仇呢?

  是啊,除了徐卉丹,还有谁不想让她好过呢?徐卉英真是气坏了,几乎用跑的一路冲进竹芝轩,可是还来不及对着徐卉丹开骂,徐卉丹已经抢先做出反应。

  “傻子爱哭……傻子爱哭……”徐卉丹害怕的缩在碧芳身后,可是嘴巴一刻也不放松的重复同样的话。

  徐卉英气得两眼暴凸,恨不得扑过去撕裂她,可是被玉梨紧紧抓着,小声提醒了一句“大小姐是傻子”,她才终于记起自个儿在徐卉丹手上吃了不少亏。

  忍住,徐卉英将目光瞪向碧芳。“我问你,是不是你在搞鬼?”

  “嗄?”碧芳真的是莫名其妙。

  “你不要装傻了,除了竹芝轩,还有谁会干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事?”

  “奴婢实在不明白三小姐此话何来?”

  “除了竹芝轩,还有谁恨不得看我笑话?”

  碧芳懒得再回应了,兴师问罪,至少要有头有尾啊。

  “无话可说了吗?”

  “三小姐不说清楚,奴婢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

  “若不是竹芝轩在府里传方钧儒被当成好色之徒狠打一顿的事,府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还传得沸沸扬扬?”

  闻言,碧芳目瞪口呆,而一直低声念着“傻子爱哭”的徐卉丹也怔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