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眉一挑,戚文烨语带自嘲的道:“我看起来不像个皇子是吗?”

  “皇上的儿子也没规定一定要生成什么样子,只是……”皇子应该更臭屁一点,还有阵仗应该再大一点,像他这样子旁边只有跟着两个人,太没气势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有趣的见解——皇上的儿子也没规定一定要生成什么样子,只是什么?为何不接着说下去?”

  “你知道永昌侯府的大少爷徐容道吗?他是庶子,可是他后面至少跟了两名小厮和两名侍卫。”换言之,人家庶出的侯爷之子都比他这位皇子多一倍人手。

  “我不喜欢一堆人跟着,碍手碍脚。”为了让宫里的人忘了他这位皇子的存在,他日子过得又忙又累,何苦招摇的在身后挂上一串葡萄?

  徐卉丹第一次正眼看戚文烨,不错嘛,不喜欢装腔作势。一个没实力的人,就是带上一堆左右手,也不会让他变成很了不起的人,许多亡国君王就是最好的教材。

  “好吧,我们来合作。”她这个人很懂得礼尚往来,他愿意承认自己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六皇子,她当然也愿意承认自己是那个傻子徐家大小姐。

  “既然决定合作,我们是不是应该以真面目相见?”

  “我如今满脸都是麻子,不好见人。”徐卉丹帅气的站起身,丢下结论。“如何与你合作,我会静待你的消息,可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的主意若不合我的心意,我会再考虑考虑。”

  戚文烨强忍着不顾一切伸手扯下她面纱,看清楚她容貌的念头,静静目送她走出厢房。{梦远书城}对她,他不再只是好奇,而是想看明白……他从不想将别人看得太明白,因为看得太明白,很可能会失望,而如今,他竟然想将她看明白,想清楚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迟早,他会将她看明白,还有面纱下的那张容颜。

  戚文烨——当今皇上第六个儿子,过了年就二十了。十六岁封爵,封邑是西北西秦郡,隔年出宫建府,本该同时迎娶正妃,可是,当时上面的四哥连正妃人选都未定,当弟弟的岂能越过去?选妃娶妻一事就此延宕下来。

  戚文烨乃贞妃之子。贞妃早早就失宠了,娘家又没有势力,在后宫的处境一直很艰难,还好与四皇子的母妃香贵妃感情极好,受到香贵妃照顾,日子才好过一些。因为贞妃与香贵妃的关系,戚文烨从小与戚文怀玩在一起,感情还不错,可是两人个性南辕北辙——一个豪迈不羁,一个深沉淡漠,处处显得不和,因此香贵妃病逝后,两人就渐行渐远,不再有往来。

  其实,四皇子迎娶正妃之后,接着就是五皇子、六皇子选妃娶妻了,可是五皇子刚刚选定正妃,太后就病了,六皇子的亲事便再一次被搁置下来。

  徐卉丹专注的听着碧芳从郭清那儿打听来的消息,有一种很深的感慨,皇家没有手足之情,也难怪戚文烨要装疯癫掩饰自己,这是一种生存之道,就如同她一样,装成傻子,以图在这个未知的时代生存下来。

  “太后病了,王爷的亲事就搁置了,这是什么道理?”徐卉丹不以为然的道。

  “大小姐,这种话说不得。”

  “我自言自语,你当没听见。”见到不平,连酸几句都不行,这也太痛苦了。此事任谁都看得出来,若非太后此时无心找个可以掌控的人选送进硕亲王府,六皇子的亲事也不会搁置下来。

  碧芳掀开炕几上的暖笼,拎出茶壶给徐卉丹的茶碗续满了水,语带担心的问:“大小姐真的要与他合作吗?”

  徐卉丹缓缓的喝完手上的茶,冷笑道:“虽然不介意人家当我是傻子,可是,徐卉英这个丫头实在太不可爱了,若不回敬她,我的奇蒙子……我是说,我的心情会很恶劣很恶劣,你知道吗?这样对身体有害。”

  碧芳不知该如何回应,二度落水的大小姐说话方式真教人招架不住。

  “难道你认为我应该放了她吗?”

  “不是,只是,若三小姐闹出什么事,连累大小姐的名声,这就不好了。”

  这个道理她懂,这个时代很重视家族名声,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一个姑娘不好,自然拖累其他姑娘,说白了,同一个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当然一样……这实在有失公允,一只手五根手指长短不同,同一个家庭的孩子也是各有不同,因为上天给每个人的特质和天赋不同,相同的教育方式也不可能将他们变成相同的复制人。

  “你放心,那位皇子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而且我也挑明了,他的主意若是不能教我满意,我们的合作就取消。”

  略微一顿,碧芳说出内心的担忧。“听哥哥说,最好别招惹上皇家的人,否则,被卖了还会帮人家数银子。”

  徐卉丹哈哈大笑,拍手竖起大拇指。“郭大哥说得真是太好了,不过,他岂不是连我妹夫也骂进去了?”

  “哥哥对宁亲王可是非常敬重、赞赏。”

  徐卉丹做了一个鬼脸。“郭大哥可真是现实,如今他算是宁亲王府的人,宁亲王就算一肚子坏水,他也要夸成大善人。”

  碧芳实在哭笑不得。“奴婢只是要大小姐小心六皇子。”

  徐卉丹神情转为严肃。“碧芳,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怔愣了下,碧芳思索后回道:“大小姐聪明机灵,有大将之风。”

  “我喜欢聪明机灵,也喜欢大将之风,不错不错!”徐卉丹很满意得到的评论。

  碧芳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她突如其来的一问用意何在。

  “这么一说,你觉得我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是吗?”

  碧芳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你还用得着担心我被人家卖了吗?”

  碧芳终于反应过来了。“虽然可以打听到六皇子的事,但是终究不清楚他的处事为人,况且他以疯癫闻名,总是教人不放心。”

  “我倒不觉得他是疯癫之人。”

  “传言未必可信,但是无风不起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