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这是抖出真相的最好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哥哥有法子将六皇子邀请到我们府上参加赏梅宴吗?”

  “赏梅宴邀请的名单是老太太作主,老太太邀请的应该都是与我们府上有往来的官宦之家:还有因为你的关系,老太太也会邀请辅国公夫人,辅国公夫人会带着府上的公子小姐们前来参加赏梅宴,你在成亲之前就可以见到方钧儒了。”

  提到未婚夫婿,徐卉英害羞的脸红了。“哥哥干么扯到他?”

  “我们与辅国公府向来没有往来,若非你要嫁进辅国公府,老太太不会邀请辅国公府。同样的道理,我们与六皇子素无往来,人家还是个尊贵的皇子,老太太又怎么可能下帖子给他?”

  “除了老太太下帖子,难道没有其他的法子将六皇子带到赏梅宴吗?”

  “我想只有皇亲国戚才有法子将六皇子带到我们府上的赏梅宴。”

  “皇亲国戚……四皇子带芍药去庄子还没有回来,而且我看芍药也不会特地为了赏梅宴回永昌侯府。”

  “四皇子与六皇子两人不合,平日没有往来。”

  徐卉英懊恼的咬了咬下唇。“皇亲国戚……对了,辅国公府也是啊!”

  “方家……这倒是可行,可是,我没有理由让方家出面邀请六皇子。”

  “哥哥一定找得到理由。”

  是啊,他是找得到理由,只要推说想认识六皇子,方钧儒一定会想法子将六皇子带来赏梅宴,可是……徐容道真的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徐卉丹闹了笑话,丢脸的可是永昌侯府,难道你以为自个儿可以置身事外吗?”

  “这种事很快就会过去了。”

  “你何必与徐卉丹过不去?”

  “我就是讨厌死她了,凭什么她可以拥有父亲所有的关爱?父亲也不曾将哥哥放在心上,哥哥不觉得委屈吗?永昌侯府未来是靠哥哥的,可是,父亲几时关心过哥哥?”徐卉英越说越生气。

  徐容道怎可能不觉得委屈呢?无论他如何好学上进,得到众人一句“状元之才”,父亲最多一句“很好”,就再也没有其他言语。父亲明明是深受皇上信任的重臣,可是,他在外人面前从来不提儿子,更别说主动将他引荐给朝中大臣,如今还得靠他自个儿想方设法四处结交权贵,建立关系。

  “哥哥,这是难得的好机会,我们绝对不能放过她!”

  沉吟了片刻,徐容道终于点头道:“好吧,我试试看。”

  当徐容道和徐卉英说话的同时,坐在隔壁暗室看帐册的戚文烨频频摇头,这个丫头可真是坏心眼,竟然如此算计自个儿的姐姐,而这个徐容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放任妹妹算计姐姐,还将不相干的人拖下水……真是不要命了,胆敢算计到他的头上,就算他是疯子,好歹也是皇家的人,岂是他们可以随便羞辱的?

  张晋看着戚文烨,也是频频摇头,真搞不懂他家王爷在想什么,想要降低人家对他的防备,何必非要装得疯疯癫癫?难道没有其他的法子可行吗?也难怪人家要将歪脑筋动到王爷头上,王爷看起来就是一个很好欺负的人。

  直到隔壁的声音没了,戚文烨瞥了戚明赫一眼,戚明赫马上从暗门离开,过了一刻钟,戚明赫再度回来,向主子点点头,表示隔壁的厢房已经清空了,接下来一个时辰掌柜都不会放人进去。

  “张晋,跟着我这样的主子,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戚文烨笑得很天真无害。

  “不敢……不是,奴才再也找不到像王爷这样的好主子了。”张晋所言并非虚情假意,跟着王爷有得吃有得玩,更重要的是,即使他只是一个奴才,王爷也是真心相待,不用担心自己没有价值了就会被王爷一脚踹开。

  “觉得委屈就说出来,我又不会怪你。”戚文烨自认为很有包容力,可以接受批评指教,不过要言之有理,毕竟他不是真的疯子,可以任由人家乱骂一通。

  略微一顿,张晋小心翼翼回道:“奴才真的不委屈,不过,主子这次还是不要跳进去搅和了吧。”

  眉一挑,戚文烨义正词严的道:“你家主子被人家说得如此不堪,你不觉得应该要讨点公道回来吗?”

  若是主子单纯想讨公道回来,那就罢了,事实呢,主子根本是唯恐天下不乱,哪儿能乱,他就往哪儿钴,以至于疯疯癫癫的名声被渲染得完全无药可救了。张晋当然不敢将内心真实的感受说出来,只道:“主子岂会在乎这点小事?”

  “这是小事吗?”戚文烨的声音不自觉沉了下来。

  “……主子的事怎会是小事呢?不过,主子可以让卢方暗中修理他们。”张晋虽是胆小一族,可是脑子转得很快。

  戚文烨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暗中修理他们有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