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玉梨害怕的抖了一下,徐卉丹怜悯的悄悄看了她一眼,遇到自私自利的主子,她们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冯氏——打量了四个孙女儿一眼,神情转为和悦。“今日叫你们过来,是有事告诉你们,明年正月初十,府里要办赏梅宴,明日红绣庄和绮华阁的掌柜会过来,我准备给你们一个人做两套衣裳,打两套头面首饰。赏梅宴之前,你们就待在房里多读点诗文,多练点字,我们永昌侯府的千金可都是颇有才学。”

  徐卉丹听碧芳提过,永昌侯府的小姐皆要上两年闺学,可想而知,这等程度还称不上颇有才学……在现代,从小学到研究所,她接受了十六年教育,是个跳级生,她都不敢自称有才学,不过说到赚钱能力,倒是很得意。

  “还有,别忘了你们是主人,不要带头坏了规矩。”

  老太太这话显然是说给徐卉英听的,因为只有这个丫头会带头破坏规矩。徐卉丹探头看了徐卉英一眼,正好接到徐卉英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看就知道这个丫头怀着阴谋,她飞快的回送一个鬼脸。她突然觉得这个丫头真像一条蛇,还是有毒的蛇,成天想着咬人……好吧,放马过来,不过,究竟是蛇咬死人,还是人打死蛇呢?

  徐卉英只要想到徐卉丹,胸中就有一把火在烧,她竟然被一个傻子耍得团团转,这像话吗?赏梅宴是将徐卉丹生病的真相公诸于世的好机会,不过,只是教大家知道徐卉丹是个傻子,这还不足以消她心头之恨,她还要毁了那个傻子!

  如何毁了那个傻子呢?

  她琢磨数日,渐渐有个主意成形,可是靠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根本无法执行,这事只能找哥哥帮忙了。于是这日,徐卉英便缠磨着哥哥带她来天香楼用膳。

  “你都要成亲了,为何不能安安分分待在府里绣嫁妆?”虽是一母同胞,徐容道可不喜欢这个妹妹,不长脑子,偏又喜欢招摇,可若放着不管,又担心她会闹出更多的蠢事。

  “为何连哥哥都在对我唠叨?”徐卉英不悦的噘着嘴,老太太威胁将她身边的丫鬟卖到窑子,如今看她们,一个个都像叛贼似的,赏梅宴的事可是非常隐密,她不能不谨慎,只好拉着哥哥来这儿商议。

  “这是为你好,此时若有不好的消息传出去,辅国公府会如何看你?”

  “不过是与哥哥来天香楼用膳,能闹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不带丫鬟出门,就是有哥哥在,也容易招来闲言闲语。”

  “我还不是防着那几个丫鬟。”

  徐容道闻言皱眉,觉得很不安。“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我只是要让京城的人都知道那个傻子生病的真相。”

  徐容道神情转为严肃。“不行,你若是将此事闹出来,老太太生气,父亲也不会原谅你,说不定姨娘还会因此被送回庄子,一辈子再也别想回来了。”

  徐卉英不慌不忙的一笑。“若是此事与我无关呢?”

  剑眉一挑,徐容道显然明白她的意思。“她怎么可能自个儿抖出真相?”

  “我会帮她找个帮手。”

  “帮手?”

  徐卉英笑得眼睛都眯成两条直线。“哥哥知道六皇子吗?”

  “你是不是忘了要嫁的是辅国公府,而不是硕亲王府?”徐容道又忍不住皱眉,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打听别的男人,这太不像话了。

  徐卉英不理会他的不悦,自顾自的又问:“听说六皇子疯疯癫癫,是真的吗?”

  “你究竟想做什么?”

  “哥哥先回答我,我一定会给哥哥满意的答覆。”

  “我没见过六皇子,可是关于他疯疯癫癫的传闻,倒是听到不少。”

  这会儿徐卉英的兴致更高昂了。“他都做了什么事?”

  “喝醉酒就会拿着酒瓶喊着要上战场杀敌,要不就爬到屋檐上睡觉;夏天时,一定见得到他光着脚丫子满院子抓蝉,然后将它们烧烤了;还有,一年总要为凋谢的花朵举办四次的葬花仪式……我也说不清楚,他的事比你的嫁妆单子还热闹。”

  听起来真是个恐怖的人,可是徐卉英笑得可开心了,两眼还闪闪发亮。“若六皇子与徐卉丹碰在一起,是不是会很有趣呢?”

  “你想藉着六皇子的嘴抖出徐卉丹生病的真相?”

  “哥哥是不是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略微一顿,徐容道摇了摇头。“你还是将这个念头打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