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啊,女儿就要嫁进辅国公府,而儿子越来越活跃,与权贵子弟多有往来,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但侯爷严厉的面孔从眼前闪过,那是她不曾见过的侯爷,姚氏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侯爷说了,若是再闹出什么事,我就一辈子待在庄子别回来。”

  “父亲只是吓唬姨娘。”

  “徐卉丹都傻了,你就别再招惹她。”

  “我就是讨厌她嘛!”虽然傻了,那张容颜还是一样刺眼,她真恨不得能够毁了!从小,人人见了徐卉丹总要夸上一句“真是个玉雕的娃娃”,而她却始终是不起眼的存在;父亲看徐卉丹的目光总是温柔宠爱,得了好东西先想到徐卉丹,而她,往往只能招来父亲的皱眉和不悦。

  “你这个孩子怎么如此想不开?”

  “姨娘真的甘心她们母女爬到我们头上吗?”

  略微一顿,姚氏坦白道来。“当然不甘心,可是我们还能如何?”

  徐卉英不怀好意的一笑。“我们找个机会让众人知道她是傻子。”

  姚氏惊吓的瞪大眼睛。“不行,老太太对外宣称徐卉丹身子不好,就是盼着藉由徐卉丹再结一门有利于永昌侯府的亲事,你坏了老太太的如意算盘,老太太绝不会放过你,别忘了,你还得靠老太太拿出私房添妆呢。”

  徐卉英摇了摇头。“姨娘怎么与老太太一样胡涂?老太太盼着徐卉丹为永昌侯府结一门好亲事,可是父亲绝对不会答应。姨娘想想看,一旦徐卉丹嫁过去,她是傻子这件事还瞒得住吗?届时,人家跑来永昌侯府大吵大闹说要休妻,这不过是坏了永昌侯府的名声。祖母如今还想不到这一点,可是一旦人家上门求婚,父亲必会点明其中利害,老太太终究只能帮徐卉丹挑个任人揉捏的人家。”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

  “姨娘跟老太太一样,看徐卉丹就是个宝。”徐卉英不悦的噘嘴,完全忘了她也是如此,若非哥哥徐容道点明其中的利害,如今她还忙着担心徐卉丹嫁得更好。

  徐卉丹毕竟是永昌侯嫡长女……但姚氏不想再惹女儿不快,连忙道:“你有何计划?”

  “不到两个月红梅就要开了,姨娘去求祖母办个赏梅宴吧。”

  姚氏轻蹙眉头。“自从徐卉丹变成傻子,府里就不办赏梅宴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不办赏梅宴,她是傻子的事就不能公诸于世。”

  “老太太就是怕人家看出异样,才会停了赏梅宴,若非不得已,老太太绝对不会再办。”

  “姨娘一定有法子可以说服老太太重新办赏梅宴。”

  姚氏神情转为忧伤。“这次我从庄子回来,老太太对我一直很冷淡。”她自小养在姨母跟前,与姨母情同母女,可是她在管家上面的疏忽,差一点为整个侯府招罪,这无疑碰到姨母的禁忌,姨母不会轻易原谅她。

  “只要姨娘经常在老太太身边伺候,老太太的态度就会转变。”

  “就算重新接纳我,老太太也不会答应。”

  “姨娘无论如何要说服老太太办赏梅宴,听说芍药随宁亲王去庄子住了,如今没有人可以在一旁坏我们的事。”

  没错,若非芍药,她们很可能早就除掉徐卉丹了。

  “我讨厌徐卉丹,就像姨娘讨厌太太,姨娘一定可以理解我容不下她的心情。”

  姚氏不是没有作过成为侯爷夫人的美梦,可是冯氏明明白白警告过她,绝对不可以动孙氏,孙氏必须活着,宠妾灭妻这种事不能发生在侯爷身上,也因此孙氏缠绵病榻之时,即使有许多机会可以除掉孙氏,她也隐忍了下来。她不能对孙氏下手,就更容不下孙氏的女儿,心想,徐卉丹若是出了意外,孙氏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就算老太太对我解开心结,我也没把握说服老太太。”

  “姨娘最了解老太太了,一定有法子说服老太太。”徐卉英信誓旦旦的道。

  沉吟片刻,姚氏终于还是点头同意将此事揽在身上。

  想要收买人需要银子,徐卉丹翻了原主积攒下来的银子,不算少,可是想做大事就不够了,必须攒更多银子,可是如何攒银子呢?

  母亲已经办好手续,正式将玉宝阁划到她名下,从此玉宝阁由她全权处理,而她手上又拥有芍药这个天才设计师,毫无疑问,她想积聚银子就必须从玉宝阁下手。可是如此一来,她就免不了偶尔去玉宝阁走走看看,以便掌握玉宝阁的经营状况,好调整玉宝阁的经营策略。

  不过,这个时代的千金小姐为何出一趟门如此不容易呢?母亲虽然将玉宝阁完完全全交给她了,可是这不代表同意她能任意出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