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这只是假设,我的重点是一一戏还没开始,不要急着想结局。人生不是靠想像猜测过日子,而是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

  梁思爱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欢靠想象猜测过日子的人,却忘了,人生是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想得再多再周全,一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原先设想的局面就会全面翻盘。

  * * *

  是啊,既然无法收回感情,无法不去喜欢,为何不好好爱一回?梁思爱突然有了全新的领悟,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心情,眼里心里只有他,再也没有那些现实的利益。

  可是,她的心意已经定了,学长却不再有进一步表示,好像那日的告白只是她的幻觉,这下子可教她着急了,只能不时在他附近晃过来晃过去,不过,他彷佛没瞧见似的,搞得她很郁闷。

  学长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那日的告白不具任何意义?“我喜欢你”可以随便乱说吗?梁思爱越想越闷,索性也对他视而不见,可是就在这时候,俞熠安突然将她拉进会议室。

  “我和学长之间又没见不得人的事,学长干嘛老是将我拉进来会议室?”梁思爱满肚子的火气终于找到机会发作了。

  “你觉得这种事适合在众人面前做吗?”俞熠安随即俯身堵住她的嘴,给了她霸气而缠绵的一吻。

  呆愣了半晌,梁思爱緩緩闭上眼睛,沉溺在他挑起的激情中。

  许久,俞熠安终于放开梁思爱,额头抵着额头,语气难掩宠溺。“若不想羞得不敢见人,以后上班时间别在我附近打转。”

  “……我哪有在学长附近打转?”娇颜羞答答的红了,梁思爱绝不承认自己有多担心他改变心意。

  俞熠安似笑非笑的挑起眉。“难道是我眼睛花了吗?”

  “说不定就是学长眼睛花了。”

  “我两眼的视力没有2.0,也有1.8,怎么会眼花?”

  “就是啊,真奇怪,学长怎么会眼花呢?”梁思爱一派天真无邪。

  俞熠安彷佛想到什么似的恍然大悟,笑了。“我知道了!”

  吓了一跳,梁思爱语带不安的问:“知道什么?”

  “我满脑子都是你,看到任何人都变成你。”

  刚刚淡去的嫣红重回娇颜,梁思爱娇嗔一瞪。“学长越来越会耍嘴皮子了。”

  “那你倒是说说看,为何我走到哪儿都会见到你?”

  “……我怎么知道?”梁思爱懊恼的伸手一推,慌张的想落跑。“现在是上班时间,与工作无关的事,学长还是等到下班再说。”

  俞熠安在梁思爱跑出会议室之前,右手一抓,将她拦截下来。“你又不是偷油吃的小老鼠,干嘛跑得这么急?”

  “不是说了,与工作无关的事,待下班后再说。”

  “我是老板,我都没意见了,谁敢说闲话?”

  “老板也要公私分明啊。”

  “如果,我就是不想公私分明呢?”

  梁思爱闻言一怔,没想到学长会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

  俞熠安见了莞尔一笑,左手突然多了一串钥匙,塞进她左手。“这个给你。”

  梁思爱怔愣的看着手上的钥匙。“这是什么?”

  “这是四楼的钥匙,给你,以后下了班你先上去四楼等我。”

  换言之,这是学长个人休息室的钥匙……梁思爱心跳加速,真是令人害羞,可是又觉得好开心。

  “还有,上班时间最好与我保持距离,要不然,若是我失控做出什么令人害羞的举动,这就是你的错。”

  俞熠安松开右手,越过她,打开会议室的门走出去。

  张着嘴巴,梁思爱终究没有出声反驳,确实是她一直在他附近打转,可是从现在开始,她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她欢喜的将手上的钥匙贴在胸前,学长的心意已经透过这串钥匙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了。

  升上大三那一年,她与学长去看日出回来之后,病得很严重,连出门的力气都没有,学长只好为她这个病人准备三餐。原本她打茸将套房的钥匙交给学长,方便学长进出,学长却道,钥匙只能交给未来另一半,若他之于她不是未来另一半,她就应该收好钥匙。

  如今学长将钥匙交给她,这就表示他视她为未来另一半……梁思爱忘情的咧着嘴傻笑。

  “小梁妹妹,别在里面傻笑了,赶紧下楼帮忙,楼下忙翻天了。”

  轰!梁思爱瞬间从头顶红到了脚趾,匆匆忙忙将钥匙放在口袋,低着头快步走出会议室,到了门边,不忘了狠瞪纪慕希一眼,纪慕希见了哈哈大笑,忍不住调侃的唱起老歌“爱神”,羞得梁思爱用逃的冲下楼。

  这是梁思爱第二次踏进俞熠安的休息室,只是前后两次所在楼层不同,至于格局和布置,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差别在于紧闭的房门此时全打开了。

  学长很重视私人空间,每次去他与同学合租的公寓,他卧室的门总是关上,有一回她问能否参观学长的房间?学长则开玩笑的回答她,他的私人空间很小,除了他,最多只能容纳亲密的另一半。

  如今她在学长心目中应该是未来另一半,钥匙可以给她,房门当然也不必再关上了,这么说,她是不是可以走进去参观?

  梁思爱举起脚步,可是尚未踏出又缩了回来,她和学长的关系终究没名没分,未经同意就闯进去,总是太失礼了。

  不过,整个休息室都逛过了,就差一个主卧室,实在很好奇。

  踟蹰了半晌,梁思爱终于忍不住向前迈开脚步。

  学长的房间真是干净整齐,看起来就像饭店的客房,一目了然,实在没什么好参观,不过就在她转身想退出去的时候,目光瞥见一面墙上挂了许多裱框的素描,双脚不知不觉一转,就走到那面墙前面。

  每一幅素描的署名都是“Tony”一一她记得学长的英文名字就是Tony,难道这些素描都是学长的作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