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王凯如双手交握搁在桌上,微微倾身向前。“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和你学长为什么没有交往?”

  怔愣了下,梁思爱一副很困惑的问:“为什么我们两个要交往?”

  “你很喜欢你学长,你学长又很疼爱你,我一直以为你们会交往……即使中间出现了颜敏俊,我还是觉得总有一天你们会变成一对,直到大学毕业,你和他失去联络……对了,现在你们一起工作,有没有可能转变关系?”

  “等一下,你怎么会认为我喜欢学长?”因为心虚,担心别人看透她心底对学长的妄想,她会刻意降低提及学长的次数。

  王凯如暧昧的对梁思爱挤眉弄眼。“不喜欢他,怎么会梦到他要跟你结婚?”

  梁思爱惊愕的瞪大眼睛。“我什么时候梦到学长要跟我结婚?”

  “记得有一次我们约好去逛街,可是你喝醉酒,让我在百货公司外面傻傻等了一个小时,后来我杀到你租赁的学生套房。”

  “我知道,你一进来就劈哩啪啦的骂人,后来看到我抱着头哀哀叫,还心软的帮我煮稀饭。”

  “你吃稀饭的时候,一边嚷着头痛,一边还断断续续的说你作了一个梦,梦到学长说要跟你结婚。”

  她作了一个梦,梦到学长说要跟她结婚……这也许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发生在前一天晚上,只是喝了酒,脑子一片混乱,她错以为是梦。

  梁思爱感觉心跳得越来越快,好紧张好紧张,那一夜的真相看样子就要浮出台面了。“那个……我怎么没有这段记忆?”

  “当时你还没有完全酒醒,说话东一句西一句,也难怪没有记忆。”

  抿了抿嘴,梁思爱追着又问:“当时我还跟你说了什么?”

  “你说你们约定好了,待你年满二十八岁,你学长就要娶你。”

  “我们约定好了?”

  “当时你是这么说的,你们两个还打勾盖章。”

  “打勾盖章?”

  王凯如忍不住翻白眼。“我是在对山谷说话吗?”

  “呃……我只是觉得太扯了,怎么会作这么奇怪的梦?”梁思爱努力扯动唇角挤出笑容。

  “不奇怪,还不是因为你太喜欢你学长了。”

  “作梦这种事又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你听过一句话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对学长绝对没有这种念头。”梁思爱举起右手强调自己绝无虚言。

  王凯如挑衅的扬起眉。“这就奇怪了,那怎么会作这样的梦?”

  不是梦,是真的……梁思爱百分之九十九肯定这是那一夜的真相,只是,学长怎么会与她订下这样的约定?学长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更不会拉着一个酒醉的人打勾盖章,还好几次……这种幼稚的举动绝对出自于她……她觉得头好痛,虽然不是她借着酒醉将一辈子赖在学长身上,可真相还是教人不知所措。

  “干嘛不说话?”

  “我对学长真的没有那种念头,你要我说什么?”

  王凯如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神情一肃。“当时没有念头,现在呢?”

  “……你不要胡思乱想。”

  “虽然我曾经认为你和你学长总有一天会变成一对,可是我也认为你们不会有结果。你学长是孤儿,阿姨应该没办法接受他。”

  “……你想太远了。”

  “你们两个的缘分还真是奇妙,分开好几年了,竟然又纠缠在一起。”

  “什么纠缠在一起?”梁思爱没好气的瞪了王凯如一眼。

  “我说错了吗?你们何止纠缠在一起,关系还暧昧不清。”

  她应该大声反驳,可是说她与学长关系单纯,好像不是这个样子……是啊,关系单纯,怎么会订下一辈子的约定?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已经放弃在此事上面钻牛角尖,没想到闲扯之下,真相就这样浮上台面……现在唯一的疑问是,为什么他们会扯到婚姻大事?

  虽然不清楚那一夜的细节,但是对梁思爱来说,最重要的是真相,于是,她开始想方设法的躲着俞熠安。

  实在不晓得如何面对,只好暂时当缩头乌龟……她真的很令人唾弃,是吗?

  当然,她也知道不可能一直躲着学长,毕竟在同一个地方工作,除了休假日,天天都会见面,而现在她的工作场所主要在三楼,专研设计,负责指导的顶头上司又是学长,两人更是避不开单独相处的情况……若是像上一次一样突然被学长挟持进会议室,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果然,就在她完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强行被俞熠安拉进了会议室,接着往墙上一压……这样的姿势实在暧昧的教人脸红心跳,害她不知道应该先害羞,还是先为接下来将面对的问题紧张。

  “学长……有什么事吗?”梁思爱很想表现得像一只张扬的孔雀,可是气势差人一等,只能当一只遇到野狼就渾身打颤的小绵羊。

  “你在躲我。”俞熠安的声音很轻柔,可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我哪有?”

  “这几天跑得很快,一下班就溜得不见人影。”

  “我赶着回家啊。”

  “是,当然是赶着回家,可是赶着回家做什么?”

  “……陪我妈咪吃饭啊。”话落,梁思爱就想骂自己猪头,八点下班,她回到家都九点了,早就过了晚餐时间……睁眼说瞎话,也不应该这么瞎,这不是明明白白的送了一个话柄给人家,学长这下子更可以大肆进攻了。

  不过,俞熠安显然无意在时间点上纠缠不清,笑得很无害的说:“难得你变得这么孝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