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既然知道会吓到她,干嘛做这种事?梁思爱勉为其难一笑,无所谓的耸耸肩,问道:“有事吗?”

  “你真的原谅我了,对吗?”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讨论过了吗?”梁思爱忍不住皱眉,他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跑来找她吧。

  “你都不接我的电话,我以为你还在生气。”

  “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若没什么重要的事,还是不要联络比较好。”梁思爱承认自己是缩头乌龟,遇到事情,第一个反应是逃避,说她孬种也不为过,不过,一且必须面对问题,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心软的人……这种时候,她终于有身为妈咪女儿的自觉,母女就是母女,即使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在彼此身上还是可以找到对方的影子。

  “你都还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

  “你不再是当初的你,我也不再是当初的我。”

  “没错,我们都不是当初的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但是可以重新开始。”

  “对我来说,你只是我大学同学。”换言之,她不想跟他重新开始。

  “你还是没有原谅我。”

  梁思爱实在很苦恼。“这跟过去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知道我和江美馨是青梅竹马吗?”

  梁思爱闻言一怔,不明白他为何扯到这里,可是更多的是惊讶,她还真不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

  “从我们爷爷那一代开始,两家就经常往来。小时候,我们双方父母就开玩笑说将来两家要结为亲家,因此江美馨无形间将我视为结婚对象,甚至认为我的心意与她一样,对她来说,没有人可以抗拒她具备的条件。偶然之间,她得知我们在交往,感觉遭到我背叛,一气之下便四处宣传你的身分,闹得满城风雨之后还火上加油跑去跟你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她还真错怪了江美馨,当初还以为她存心搞破坏。

  “因为江美馨的自以为是,你连辩解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就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这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没错,但这不是重点。“无论是否公平,都已经过去了。”

  “你就这么狠心,连一次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

  梁思爱觉得头好痛。“我刚刚说得很明白了,过去已经过去了,重新开始也回不到当初的起点,如同冲泡过一次的茶,再冲第二次也没有原来的味道。”见颜敏俊的神情明显缩了一下,梁思爱知道自己的说法很残酷,可是事实如此,他们再也找不回初恋的滋味。

  怔愣了下,颜敏俊苦笑道:“我从不知道你是这么残酷的人。”

  “我是理智。”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嗄?”

  “若不是有喜欢的人,我绝对不会放弃。”

  是啊,她有喜欢的人,可是只能默默喜欢,连说都不能说,因为他们之间困难重重……不,再也不是困难重重了,只要学长心意与她相同,就茸妈咪无法接受学长孤儿的出身,她也会为学长抗争到底……总之,这些她都不能说,万一这个家伙跑出去乱说,此事传到妈咪那里,她连待在学长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不要这么固执。”

  “你不也一样吗?”

  “我……你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我们两个绝不可能的。”

  “理智如此,感情却是另外一回事,我会重新打动你的心。”

  “你不要闹了……”

  “我很认真,从来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

  梁思爱苦恼的好想抓头发,这位同学怎么有理说不通呢?“为什么你非要抓着过去不放?”

  “我不想让过去的遗憾一直存在心里。”

  梁思爱一时为之语塞,若是有个遗憾一直悬在心头,她是不是也会这么不管不顾的想挽回?也许她也会任性的放手一搏,唯有努力过,过去的遗憾才会消失。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规劝的话,但是有必要表明立场。

  “我没办法为你做决定,但是必须告诉你,你只会白费功夫。”

  “未来的事没有人知道。”

  这会儿梁思爱完全无言以对了。是啊,未来的事没有人知道,因此可以怀抱着不切实际的梦想,她会进思念小屋工作,不也是如此吗?

  算了,她该说的都说了,他听不进去,也不是她的责住。

  最近,俞熠安发现自己染上偷窥的坏习惯,梁思爱走到哪儿,他的目光就悄悄跟到哪儿。说起来,这真的很丢脸,可是理智从来管不住心思意念,而眼睛往往随着心思意念起舞。

  偷窥这样的行为不但丢脸,还会带来副作用——胡思乱想。见她笑了,就猜想她在笑什么:见她皱眉,就猜想她在苦恼什么:见她抿着嘴不理人,就猜想她在生气什么……其实直接上前问她不就知道了,何必费心猜测呢?可是,做贼就是会心虚,再简单的道理也会变得很复杂。

  不行,到此为止,若是教人发现了,他的形象岂不是土崩瓦解?

  可是,勉强拉住视线,却拉不住耳朵,尤其当她接听手机,对着另一边的人展现娇憨的樽样,他的耳朵更是不自觉的竖得又直又锐利。不过,除了她银铃动人的笑声,他什么也听不见。

  是颜敏俊吗?虽与颜敏俊不熟,可他是系上学弟,又是风云人物,当然有过几面之缘,也耳闻不少他的事迹。无论相貌、条件,或者各方面评价,这位学弟都是深具威胁的对手,更重要的是,这位学弟正嚣张的对梁思爱发动攻势。见梁思爱讲完手机还意犹未尽的笑个不停,俞熠安再也控制不住渐渐高涨的情绪,大步走过去。“上班时间不可以讲手机,你不知道吗?”吓了一跳,梁思爱不知所措的看着神色不悦的俞熠安。“我……对不起,因为他赶着去搭飞机,没办法等我下班再打电话过来。”

  “若是遇到紧急状况,可以请对方打电话到店里。”

  “我不知道店里的电话。”

  “什么?”

  “我一直忘了问。”

  “你到了一个新环境,首要记住的就是电话和地址,这是基本常识,怎么可以来了一个礼拜也不知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