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不小心?俞熠安差一点爆笑出声,她以为喝醉酒和搭错车一样吗?算了,真要醉了,大不了他牺牲一点,将床让给她,改睡地板。

  俞熠安不再限制她只能喝一瓶啤酒,梁思爱进了便利商店就不客气的往提篮扔啤酒,若不是俞熠安喊停,她很可能将整个冰箱的啤酒都买走。

  买好了啤酒,两人进了校园,找了一处台阶坐下。

  俞熠安还真料中了,梁思爱是个没出息的,一瓶啤酒下去,醉态尽现,还好,她只是变得很聒噪,并没有做出令人傻眼的举动。

  “学长,我是不是很笨?以为遇到期待已久的白马王子,还得意洋洋,没想到竟然是一场笑话!”梁思爱又开了一瓶啤酒,便往嘴巴灌下去。

  “你不要喝了。”

  “我要喝……江美馨说我天真的无药可救,脑子里面装稻草……是啊,我真是笨得好可怜,竟然相信颜敏俊真的喜欢我这个人……若妈咪知道了,肯定得意的哈哈大笑,不是早告诉过你了吗?若非灰姑娘身上有值得图谋的好处,白马王子绝对看不上灰姑娘,可是一亮出白雪公主的身分,成堆的白马王子任你挑选。”

  略微一顿,俞熠安给了一句评语。“你母亲是现实主义者。”

  “现实、势利、虚伪!她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我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一个人能吃多少穿多少用多少?

  为什么她永远嫌钱不够多呢?有钱了还要更有钱,钱钱钱,不觉得人生很俗气吗?”

  “人生本来就很俗气。”

  梁思爱继续朝第三瓶啤酒迈进,咕噜咕噜,无比畅快,一张嘴巴更是呱啦呱啦的没完没了。“不要,我不要,不要像妈咪一样,嫁个门当户对的老公,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活,逢人一定要强调一句一一我很幸福……这茸哪门子的幸福?自欺欺人就可以得到幸福,这世上还有不幸福的人吗?”

  这会儿俞熠安可不知如何搭话了,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总不能因为达不到自己的标准,就认为人家虚伪或阿Q吧。

  “学长,我的要求很高吗?只要真心爱我这个人就够了,这真的很困难吗?”梁思爱双肩垂下来,手上的啤酒摇摇晃晃。“妈咪说,如果我是三餐不继的穷小孩,根本没有人会多看我一眼,我有这么糟糕吗?”

  虽然看她的样子已经醉了,俞熠安还是很认真的回答她的问题。“我相信你母亲不是要否决你,只是想告诉你,无论你的家庭是富裕还是贫穷,都是你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那我不就一辈子摆脱不了我的家庭?”

  “没有人可以摆脱家庭,难道你身上不是流着父母的血?”

  一顿,梁思爱再度将手上的啤酒干了,轻轻的打了一个酒嗝,那张小嘴又滔滔不绝了。“是啦,我脑子不灵活,没本事,更没志气,谁教我是老么,从小被当成笨蛋在手心保护,可是,这不代表我一无是处,我可以吃苦,也可以耐劳,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大不了,我不要结婚,一辈子待在家里跟妈咪大眼瞪小眼。”

  “孩子气。”

  “不然难道要嫁给我妈咪属意的对象吗?”

  “若是你满二十八岁之前还寻不到如意郎君,我娶你。”

  梁思爱偏过头看着他,眨着茫然的双眸。“嗄?”

  “年满二十八岁你还没嫁人,我娶你。”

  梁思爱又眨了眨茫然的眼睛,努力集中精神将进入耳中的每个字组合起来,塞进脑子,可是好一会儿,依然只有三个字。“我娶你?”

  俞熠安轻声笑了起来,纠正道:“不是你娶我,是我娶你。”

  “我娶你……”梁思爱的脑子还是不管用,继续绕着关键词打转。

  “我娶你还是你娶我都没有关系,总之,我们结婚。”

  经过三秒钟的沉默,梁思爱很苦恼的敲着脑袋瓜。“学长,我好像喝醉了,你说要跟我结婚一一有这么一回事吗?”

  “对,等你年满二十八岁还未找到属意的白马王子,我娶你。”

  “学长要娶我?为什么?”

  “你认为一个男人想娶一个女人会是什么原因?”

  “有人是为了爱,有人是为了钱。”

  “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可是,学长为什么要娶我“这个问题不重要,你只要点头说好。”见梁思爱攒眉蹙额,很努力的想要弄清楚怎么一回事,俞熠安索性直接按着她的头点了几下,接着又拉着她的手打勾勾盖印章。

  梁思爱显然觉得打勾勾盖印章很好玩,又拉着他做了好几次。

  “够了,我们说好了,我就绝对不会忘了,现在,你必须回去睡觉了。”俞熠安将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强行拉着陷入苦思的梁思爱回去。

  俞熠安的思绪渐渐从那一年拉回现在。

  无论过去或现在,他总是想很多,很喜欢,却碍于种种考虎不敢直接表白,只能选择守护在一旁。如今危险逼上门了,领悟到一件事一一她的世界不可能因为他毫无行动,就停留在原地。他不能再静静等候了,必须有所行动,可是突然向她表白,若吓得她跑去躲起来怎么办?眼前只能暂时将人放在身边,就近盯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她,再慢慢教她明白他的心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