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俞熠安突然觉得有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这个丫头的譬喻法学得真是糟糕,不过,倒是很令他满意。

  “烈女怕男缠,过些日子你就不会觉得是鸡同鸭讲了。”

  梁思爱不服气的斜睨着他。“学长还没见识过我的固执吗?”

  “你知道吗,遇见爱情,一个人的自我会变得很渺小。”

  顿了一下,梁思爱不安的咬着下唇。“这是学长的经验吗?”

  “这是爱情的共同之处。”

  “原来如此……遇见爱情,一个人的自我会变得很渺小吗?”松了一口气,梁思爱不禁细细品味这句话其中的含意,对学长口中的爱情有着好奇,也有着向往。

  她很理智,这点完全承袭妈咪,正因如此,她未与一个人建立关系之前,就会为对方贴上标签一一这个人在她生命中是属于哪一类的人。对别人来说,这可能很可笑,没有经过相处,人与人无法建立关系,可是,她就是用这种方式一直在处理自己的人际关系……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样,她没给爱情打开过机会之门,当然找不到那个单单爱她,而不在乎她身分的人。

  俞熠安深深打量了她好半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好啦,别再为难你的小脑袋瓜,咖啡冷掉了,赶快喝吧。”

  梁思爱举起手上的咖啡放到唇边,脑子不断的想着一一若她将每一个人身上的标签都撕了,这是不是也包括学长?可是,一且撤掉她与学长之间的保护线,她会不会因此失去学长?过去四五年,学长并不在她身边,她却没有失去学长的感觉,总是相信他们会再相遇,如今,若因为撕掉所有人身上的标签而失去学长,那是真正彻底的失去,她可以承受吗?

  如今,她才知道自己是一个胆小鬼,难怪遇不到爱情……记得好友说过这么一句话:爱情需要冒险犯难的精神。当时,她鄙视的笑了,搞不懂谈恋爱怎么会变成买卖股票?现在,她可以明白好友这句话的含意了,因为她宅在安全的城堡里面,危险份子“爱情”当然不受欢迎,可笑的是,她从来不自知,还日日看着窗外问:我的爱情在哪里?

  * * *

  梁思爱向高院长道了声再见,慢慢走向育幼院的大门口,可是没几步路,脚步不自觉停下来,接着举起右手往脑袋瓜猛敲……不要再想了!没错,她不应该继续宅在安全城堡里面,可是要从胆小鬼变成勇者无惧,这就好比从吐鲁番洼地走到喜马拉雅山——遥不可及!是啊,不过,若认为不可能走得到,她便一辈_抖了一下,梁思爱甩了甩头,不对,基本上,从胆小鬼变成勇者无惧是一件事,而她能不能走进学长的世界是另一件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这么说也不全对,没有前者,后者永远只能停留在想象阶段……言而总之,她连勇敢都还做不到,其他的就别说了。

  梁思爱再次举起手敲着脑袋瓜,还两只手一起来,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别再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还好今天不是帮小朋友上课,只是解答课业上的问题,要不,今天的课她一定上得乱七八糟。

  “一只手敲脑袋瓜不够,再补上一只手,你是担心不够笨吗?”俞熠安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停放车子的地方走过来,将她的双手拿下来。

  梁思爱怔愣地瞪着俞熠安,半晌才有了反应。“学长怎么会在这里?”

  “今日来送儿童节礼物,听说你在这,我顺道送你回家……忘了问你,你应该是搭公交车来的吧?”

  梁思爱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学长是在嘲笑我吗?明知道我手脚不太协调,连脚踏车都不会,不靠大众交通工具,难道用双脚走来这里吗?”

  “手脚不太协调与骑脚踏车没有关系。”

  “……是吗?”

  俞熠安伸手弹一下她的耳朵。“明明是胆小,怕摔痛了,还找借口。”

  张着嘴巴,可是梁思爱一句反驳都出不了口。没错,她最怕痛了,打个针可以哭天喊地,好像受虐儿,妈咪觉得丢脸,每一次打针都将她丢给爹地,爹地不敢违抗懿旨,只能苦哈哈求她闭嘴……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不小心将这些都说出来了,不过,学长干嘛还记着?

  “上车了。”俞熠安率先往车子走去,梁思爱赶紧跟过去。

  坐上车,梁思爱决定弥补受损的形象,正樣危坐扮演大家闺秀,以至于他们来到莺歌,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学长不记得我家在哪里吗?”学长曾经送她回家,可是好几年了,学长忘了也不奇怪,可是跑到莺歌,这会不会差得太远了?

  “记得,可是我想先来这里取货,顺道让你做陶瓷。”

  梁思爱两眼都亮了,比天上的星星还灿烂。“可以吗?”

  “我们不是已经来了吗?”俞熠安催着她下车。

  下了车,梁思爱像个小孩似的在俞熠安前蹦蹦跳跳。“学长知道吗?我一直很想来莺歌做陶瓷。”

  “我知道,你说过。”

  闻言一怔,梁思爱完全没有这个印象。“我说过吗?”

  “对,你说过。”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搁在心上。

  学长说她说过,她就一定说过,因为她对酒精毫无招架之力,一瓶啤酒就会哇啦哇啦的说个没完没了……

  这也是听学长说的,毕竟喝醉酒之后的事,她这个脑袋空白的当事者不会有记忆……总之,还好她很谨慎,唯有学长和家人面前,她才有胆子碰啤酒,要不,连她家小花猫半夜溜出去与野猫偷情,都会传得天下皆知。

  “学长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想来做陶瓷吗?”

  “为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