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排行老么,上面两个都是哥哥,她生来就是受尽宠爱的小女儿。嘴一撇,梁思爱不想争辩,毕竟这方面她对自己也没多大的信心。

  “今天带了那么多食物请我享用,是不是与你母亲沟通的结果很满意?”

  梁思爱大大的咧嘴一笑。“对,一年。”

  “我就说嘛,拿出诚意,你母亲也不是无法沟通的人。”

  “老实说,我真的很意外,还以为要费很大的功夫。”现在想起来,她还是觉得不太踏实,妈咪竟然就这么答应了!

  “你啊,总是喜欢为自己划上一道界线,严格的要求自己不可以越过界线,以至于不曾想过,也许越过那条界线,不代表你会失去原来的坚持。”

  没错,不管什么事,她习惯划上一道界线,对她而言,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学长不会吗?”她相信每个人都有自我保护的一道界线,只是每个人给自己划得保护区大小不同,她啊,很平凡,保护区当然是小小一个。

  “会啊,自我保护是人的一种本能。”

  “那你还说我。”

  “但我不认为跨过界线就一定会失去自我,我就是一个失败者。”

  “这有什么不一样?”她真的很困惑。

  “心态不一样。”见她还是皱着眉,想不明白,他接着又道:“举个例子来说,你怎么知道人家在得知你的家世背景之后,眼中看不见你这个人?”

  她无言以对。

  “为什么要给自己设限?这不过说明你对自己没有信心。你认为人家只会看上你的家世,而不是看上你这个人,知根知底就遇不见爱情吗?”

  怔愣了半晌,她结结巴巴的道:“我……觉得,两个人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相遇,比较容易看见真心。”

  “比较容易,但不是绝对。”

  双肩下垂,她很委屈的噘着嘴。“学长,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训话。”

  “这是机会教育。”

  “学长就是对我不满意。”

  “我对你很满意,只是不认同你某些坚持。”

  心,微微一颤,学长对她很满意?这只是随口一说,还是发自肺腑之言?学长一直待她很好,有时甚至会教她生出一种期待——学长会不会喜欢她?可是,学长太优秀了,平凡的她在他眼中只怕一无是处吧。

  “你的小脑袋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俞熠安笑着用手指弹了下她的耳朵。

  缩了一下脖子,她忍不住试探的道:“我在想,学长还真懂得安慰人。”

  “我会安慰人吗?”他似有若无的一笑。

  真是讨厌,他就不能好好面对她的问题吗?

  “肚子好饿,赶快吃吧。”说着,他拿起一块寿司往她嘴巴一塞,见她狼狈的差一点噎到,不由得哈哈大梁思爱恼怒的一瞪,回敬的拿起一块寿司塞进他嘴巴,这会儿也让他尝尝差一点噎到的滋味,可是相同的景况,他却是不慌不忙,优雅的教她更唾弃自己了。

  她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一一他们两个是不是生错家庭了?未免差太大了,他比她更像衔着金汤匙长大的……看到学长,妈咪会喜欢吗?学长虽是孤儿,但是放在一群贵公子当中,他毫不逊色……梁思爱甩了甩头,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学长不喜欢她,妈咪喜欢学长,又有什么用呢?

  最近,梁思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一她错了吗?她的设限,是因为对自己没信心吗?说起来,她也是个美女,典雅的鹅蛋脸,白晳透亮的肌肤,浓长的睫毛,可是,每次妈咪介绍她给人家认识,人家总是会先加上一句“这是你女儿”,后面才是“生得真漂亮”,不知不觉当中,美貌在她眼中不过是身分的附属品。

  是啊,有钱有势,生得普普通通,也会变得光彩耀眼:穷得三餐不得温饱,长得娇艳如花,也会蒙上一层灰。不知何时开始,她的价信建立在身分上面,也越来越否定自己。

  “梁思爱……”王凯如生气的一脚踢过来。“你很没礼貌,约我出来的人是你,你的魂竟然跑去其他的地方玩!”

  “好痛!”梁思爱的脚赶紧一缩。“你干嘛这么粗鲁?”

  “我的喉咙都快喊破了,不粗鲁,你的魂舍得回来吗?”

  “我……我只是闪了一下神。”

  何止闪了一下神,根本是魂不附体……茸了,她也是心神不宁,就别太计较了。“怎么了?是不是相亲相累了?”

  “我有一年的时间不用去相亲。”

  “什么?”

  “我与妈咪达成一个约定---年之内找不到对象,我就会安安分分相亲。”

  王凯如眨了眨眼睛,显然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你怎么会突然跟阿姨达成这样的约定?”

  “你不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吗?”

  “阿姨怎么会答应?”

  “为什么不会答应?”

  “你的倔强传承自阿姨,都是不容易妥协的人。”

  “我们是倔强,但不是死脑筋,与其僵持不下,还不如各退一步。”

  王凯如还是不敢相信,两个人僵持那么久了,怎么会突然同意各退一步?

  梁思爱没有心思纠缠此事不放,苦恼的道:“我是不是错了?”

  “嗄?”王凯如实在搞不懂这没头没尾的一句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