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低调富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巧克力可以做成喜饼?”这还真是稀奇!“思念小屋也卖手工饼干。”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她不好意的吐了吐舌头,拍了一下脑袋瓜。“现在的喜饼重视外在包装,里面不是手工饼干就是巧克力。”

  “你在这儿做什么?”他不是故意杀她个措手而不及,而是礼尚往来关心她。

  “嗄……这里中庭咖啡的蛋糕很好吃。”她努力撑住差一点垮下来的脸,干嘛又扯到她身上?

  俞熠安似笑非笑的扬起眉。“你是来相亲的吧。”

  轰!娇颜瞬间染红,梁思爱恼羞成怒的一瞪,学长真的很可恶!

  彷佛没瞧见她的不悦,俞熠安自顾自的接着又道:“相亲的都是先知道对方家世背景,这样找得到那个只爱你这个人的对象吗?”

  若是她可以厚着脸皮,绝对会坚持今日不是来相亲,问题是……梁思爱双肩垮了下来。“你以为我喜欢相亲吗?

  还不是被我妈咪逼的。”

  “我还以为你很有个性,竟然有人可以逼得了你。”

  “我妈咪说不好好相亲,就让我的工作做不下去,我还能如何?”

  俞熠安明白的点了点头。“面对强权,很少有人可以不屈服。”

  这是在讽剌她孬种吗?梁思爱很不服气的嘴一噘。“若是我丢了工作,学长要给我工作吗?”

  “你对做巧克力有兴趣吗?”

  她对任何工作都没有意见,只要正正当当就好了,不过,她可没忘了思念小屋清一色的型男。“学长不是只用男性吗?”

  “思念小屋并没有明文规定只招男性,只是那儿的工作比较吃力,男孩子又相对有力气,不知不觉就挑选男性了。”

  不难理解,若她是老板,应该也会有这样的考虎。

  “我的力气很小,学长用我这样的员工很吃亏。”虽然每天在巧克力的氛围中工作很不错,可是她不能跟学长一起工作。

  “我不怕吃亏,只怕你吃不了苦。”

  “学长……”她正想反驳,手机响了,连忙致歉,接听手机,“喂”一声,母亲大人的怒吼就像机关枪射过来,劈哩啪啦,完全不让她有辩驳回嘴的机会,害得她差一点将手机扔掉。

  疲劳轰炸完了,梁思爱还是没有回过神,妈咪骂人的功力也太吓人了。

  见她傻不隆冬的完全无法回过神,俞熠安关心问:“怎么了?”

  怔愣地回过神来,梁思爱赶紧道了声再见,匆匆离开饭店。妈咪限她三十分钟之内必须回到家,要不然,她就别想保住工作。

  这一次她真的惨了,是啊,没有人会像她一样将相亲的对象忘在咖啡厅,说要去化妆室,却再也没有回来,这不是落跑,是什么?可是冤枉啊,她不是故意的,怎么知道会遇到学长呢?聊着聊着,就把那个不重要的人忘了……总之,相亲的对象火大的跑了,还打电话向妈咪告状,这会儿她麻烦大了!

  惨遭一顿臭骂,再接到最后通牒,梁思爱也只能乖乖相亲,可是,如何让相亲按着妈咪的意思“顺利”完成,却没有结果,这可就令人伤透脑筋了。

  想来想去,琢磨再琢磨,显然只有一个方法一一当只呆头鹅。

  不过,当了呆头鹅之后方知,装傻装笨原是苦差事,不由得教她对那些演呆子的演员心生敬意。

  言而总之,每一次相亲,她都好像被脱了一层皮,累得像化成一滩烂泥。

  梁思爱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完全无视周遭的目光。

  “小姐,这里是公共场所,起来啦。”王凯如恼怒的用手指狠戳梁思爱的手臂,原本笑盈盈的娇颜此时僵硬如面具。真的好丢脸,没见过这么没规没矩的人,这里又不是那种平价咖啡馆一一有些人读书累了,往桌上一趴睡觉,也不奇怪。

  “我好累。”

  “很累干嘛不在家里休息?”

  “不是你约我喝咖啡吗?”

  这位小姐很懂得推卸责任,明明闷到爆了,想找人发牢骚……算了,今日她主要目的不也是为了挖八卦?“服务生在看了,你还是先起来再说……真是的,既然相亲那么痛苦,你还是找人合作吧。”

  “你怎么又来了?”梁思爱坐直身子,可是看起来依然软趴趴的。

  “你想想看,难道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救你脱离苦海吗?”

  梁思爱哑口无言了,她现在还真是身在苦海,长此下去,真会成了一只呆头鹅。

  “你不要只会发牢骚,解决向题比较实际。”

  “是啊,不过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我找谁合作?”

  “你先仔细想想,认识的朋友当中是否有适合的对象?”

  梁思爱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幼儿园的工作,能够接触到的异性不是孩子的父亲就是阿公,至于以前的同学,也没有那种可以合作的交情。”

  略微一顿,王凯如小心翼翼的道:“你还记得颜敏俊吗?前几天我遇见他,他请我问候你。”

  皱眉,梁思爱长这么大最想抹去的记忆就是这号人物。“干嘛提他?”

  “他还没有交女朋友。”

  唇角抽动一下,梁思爱的声音变得更冷了。“这与我何干?”

  “你可以找他合作啊。”

  这个女人欠揍吗?梁思爱的神情越来越阴沉。“我又不是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