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痴皇恋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小喜儿!”惊吓往后一跳,傅妍君抓住小喜儿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怎么知道?”小喜儿也不知所措的看着夏儿。

  “哎呀!我想到了!她一定是掉下山崖的时候,把脑袋给撞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柳寒岳说。这女子的运气实在好得不得了,因为正好掉在草丛里,所以才保住性命,可是她的头部撞到一颗大石子,流了好多血。

  “那……那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找大夫来啊!”

  “对,找大夫。”小喜儿连忙点点头,拔腿往房外冲去。

  “我是谁……”眉头皱得都快打结了,可是夏儿依然找不到答案。

  看到夏儿那副痛苦的模样,叫人好心疼、好舍不得,一股怜惜之情油然而生,傅妍君不由自主的伸手抱住她,安抚道:“不要想了,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是你活下来了,以后你可以慢慢再想,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

  无助的望着傅妍君,夏儿像在自言自语的道:“我会想起来……”

  鼓励的一笑,傅妍君信心满满的说:“对,你一定会想起来,你不要担心,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安心住下来,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你叫我妍君,我叫你……我想想看……我就叫你夏儿好了,我想了夏彤一定是你的名字,否则你身上不会带着这块玉佩。”说出这么感人的话,傅妍君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夏儿?”

  “嗯,我觉得这名字很适合你,你喜不喜欢?”为什么对夏儿这么好,傅妍君自个儿也搞不清楚,只是看着她,就很自然的想疼惜她。

  柔顺的点点头,夏儿心情显然平静了不少,轻声一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事说来话长,我再慢慢解释给你听。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这会儿肚子一定很饿,我让仆人帮你准备一些吃的。”

  “谢谢。”

  “说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姐妹,不要对我客气,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进来。”说完,傅妍君即像阵旋风似地往外头跑去。

  傅妍君一离开,夏儿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我是谁?可是回答她的,始终是一片空白。

  “夏儿……夏儿……是朕……你不要离开朕……夏儿……回来……”双手不断的在空中飞舞,赵祯急切的想拉住那离他越来越远的身影。

  “皇上、皇上!”捉住他的手,江少卿担忧的看着正在梦里挣扎的赵祯。

  惊吓的坐起身,赵祯慌张的语无伦次,“朕抓不住她……夏儿走了……她的眼神好奇怪,好陌生,好像不认得朕……”

  “皇上,您刚刚是在做梦,不是真的。”

  怔了怔,赵祯疑惑的看着江少卿。

  “皇上,我们明天就可以回到汴京了,夏儿姑娘一定在宫里等着皇上。”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皇上这几天老是做恶梦,而且都跟夏儿姑娘有关,皇上都快相信夏儿姑娘真的出了什么事。

  终于清醒过来,赵祯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朕在做梦。”

  “皇上,这一路奔波,把您累坏了。”

  “朕很好,朕一点也不累。”摇了摇头,赵祯迫不及待的起身着装。

  已经整整十天了,他好想夏儿,想到心都会痛,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不知道她是不是时时刻刻也惦记着他?如果她知道赵绫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她一定很高兴,以后,她再也不用替赵绫担心了。

  “皇上,您再歇会儿吧!天刚亮,时候还很早。”

  “不了,朕已经休息够了,你去看看洪逸他们醒了没?”

  他现在归心似箭,哪里还睡得着?

  “洪逸他们都醒了,这会儿大概在喂马。”

  “你叫洪逸他们整理一下,我们即刻起程。”

  “这……皇上,用完早膳再赶路吧!卑职看您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再这样子下去,我们好不容易赶回宫里,您人也病倒了。”

  看到江少卿忧心忡忡的样子,赵祯缓了口气,愧疚的说:“朕让你们担心了,是不是?”

  “皇上,离开宫里的时候,夏儿姑娘还特别交代我们,要好好照顾皇上,她若是看到皇上瘦了,一定很舍不得。”

  一抬出夏儿,赵祯就投降了,“好吧!朕听你的,用完早膳再走。”

  望着映照在池子里那张粉雕细琢的容颜,夏儿痛苦的蹙起眉头,她为什么一点记忆也没有?她究竟是谁?

  拿出挂在胸前的玉佩,夏儿一次又一次的摸着刻在上头的字,她真的叫“丁夏彤”吗?“祯”又是谁?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你又在胡思乱想了是不是?”在夏儿身边坐下,傅妍君像是对小孩子训话似的说:“哎呀!告诉过你多少次,想不起来就不要想,要不然你又要头痛了。”

  “我没法子不想,我好想知道自己是谁。”夏儿充满渴望的说。

  “我知道,我也很想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可是你也听到大夫说的话,你这是无药可医,一切要看你的造化,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会突然想起来,也许这一辈子都想不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