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三十二


  看到她那犹豫不决的样子,夏紫英赶紧补充道:“你至少要等他登门求你原谅,否则太便宜他了。”

  “我知道了。”刚刚还教她大人有大量,别跟他计较了,这会儿却教她不可以太便宜他了……她果然是夏御风的妹妹,兄妹两人的逻辑一样搞得她头昏脑胀。

  “家里还有没有你上次煮的乌龙面?”夏紫英嘴馋的咽了一口口水,心情太好了,胃口也跟着大开……其实最近她没有一天胃口不好,再继续进补,很快就会变成小胖子,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有啊,你等我,我去煮。”邢茉心拿起红酒瓶和酒杯站起身。“我来帮忙。”夏紫英也起身跟了进去。

  晚上六点我在饭店的一二○二号房等你。

  下午三点收到夏御风传来的简讯,邢茉心就紧张得像只跳蚤一样,一刻也没办法安静下来。虽然嫂嫂说得没错,他应该先登门请求原谅,可是这几天他音讯全无,她每天守着手机,守到心都慌了,真担心他会不会就此不理她,没想到他今天会突然传简讯给她。

  他为什么要用简讯约她在饭店见面?这是好还是不好?

  抓着手机,她真想直接打手机问清楚,可是又忍不住退缩。万一是不好的事情,怎么办?想想,不管是好事还是不好的事,两个人总不能在电话里面谈论,终究要面对,她就勇敢的赴约吧。

  当她到达指定的地点,正准备举手按门铃,房门就开了。

  你看我,我看你,两个人好像多年不见,贪婪的直盯着对方,直到夏御风伸手将她拉进来,关上房门。

  “台北的饭店那么多,你不担心我走错饭店吗?”

  “我想你应该知道简讯上指的是哪家饭店,我就是在这里正式认识你。”

  没错,因为一二○ 二号房,她很自然的就认定是这里。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来吗?”

  “我知道你不会狠心让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你为什么叫我来这里?”她怯怯的问出口。

  “我们在这里正式认识,我想在这里正式求婚。”

  “……求婚?”邢茉心被眼前的情况搞胡涂了,他不是为了学长的事情很生气吗?现在不气了?看着眼前的他,他不但不生气,看来还心情相当愉悦。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的态度为什么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紫英那个丫头曾经提醒我,我欠你一场浪漫的求婚,可惜我这个人不太懂得耍浪漫,你就将就一下吧。”夏御风转身拿起放在沙发上的玫瑰花,玫瑰花里面放了一枚叶子编织而成的戒指。

  清了清嗓子,他把花束递给她。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实在很不自在。“真正的戒指在你手上,只好编一枚戒指代替。”

  怔怔的看着他带来的惊喜,邢茉心久久无法言语,感觉好像作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呢?

  “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还是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这几天你都没有消息,我还以为你后悔了,不想跟我结婚了……”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要定你了,我不会把你让给其它男人,一定会把你娶回家。”

  “你不会有情敌,因为我眼里、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她鼓起勇气,脸红说出自己的保证。

  “那你还不赶快答应我的求婚。”

  “我们结婚的日子不是都订好了吗?”

  握起她的右手,夏御风把叶子编织而成的戒指套进手指,正好卡在钻戒上面。“你不跟我生气了吗?”

  他拉着她在床尾坐下。“我去了轻食小馆。”

  “你干么跑去那里?”

  “李珣浩也常常到那里去。”

  “这是当然的,因为他女朋友是轻食小馆的老板,他们也要约会啊。”

  “我今天中午才发现,原来轻食小馆的老板是紫英最要好的朋友,正巧李询浩今天休假,他也去了那里,我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

  “你认识严柔姊姊?”

  “我们在紫英的婚礼上见过面。”

  “早知道你认识严柔姊姊,我就告诉你那是她的店。”

  “其实轻食小馆是紫英和严柔合伙开设的,如果我这个哥哥可以多关心妹妹,我早就知道轻食小馆,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误会。”

  虽然这个误会解开了,可是不代表再也没有误会了,他的性子太急躁,星星之火他可以瞬间烧成熊熊大火,她必须好好的跟他沟通。

  “没有学长,还会有其它人,难道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夏御风将她手上的玫瑰花束放到一旁,在她面前蹲下来,大掌将小手轻柔包裹,很坦诚、很慎重道来。“我有一个很严重的缺点!没有安全感,我想要的,就会死命的抓住,不容许稍微放松,更不容许威胁存在,这是不是很糟糕?我知道,可是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慢慢调整自己。”

  “不安是灵魂的一部份,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避不安带来的恐惧,学习乐观面对每一件事情,就不会再感受不安的威胁。”

  “我会努力,可是你要时时刻刻守在我身边,时时刻刻提醒我。”

  “你要先跟我打勾勾。”邢茉心抽回自己的手,比出打勾勾的手势。

  “为什么要打勾勾?”虽然不解,他还是跟她打了勾勾。

  “这是你跟我的约定,以后心里有疑惑就要提出来,不可以搁着,否则疑惑就会变成误解,伤神又伤心,这实在太笨了。两个人要永永远远在一起,一定要彼此坦诚,否则没办法一起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会把事情闷在心里。”

  她低下头靠向他,两个人的额头相抵。“你知道我哥为什么要跟你交易吗?”

  “为什么?”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邢孟天,他没有给他明确的答案,但时间已经解开他一半的疑问,邢孟天很爱紫英,因此紫英成了他们交易的新娘之一;可是茉心又为何会卷入这场交易中,他还是不清楚。

  “因为早在第一次相遇,嫂嫂就落在邢孟天的心里,而夏御风也……落在邢茉心的心里。”

  两眼瞪得好大,他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这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明确的答复他,只是万般缠绵的说了一句“我爱你”,便深情的吻住他,用行动诉说绵绵的情意。此时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了,最要紧的是他们彼此相爱,在这场为爱进行的交易当中,他们四个都是赢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