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二十六


  “我也知道应该力劝你母亲回头,你爷爷三番两次派人抓你父亲,他们被迫四处迁徙,你母亲甚至不敢出现在家人面前,他们的日子一定很苦,可是从她每个月寄给我的信件和照片,他们看起来那么幸福,我也只能给予祝福。”

  “外公外婆在世的时候,一定很怨我父母吧?”

  “怎么可能没有埋怨呢?他们的心肝宝贝被迫过那种日子,当然心痛,可是他们夫妻相继去了,你们兄妹到了美国之后,孟天每个月都从美国汇钱回来孝敬他们,多年来的怨气也慢慢消了。”

  “哥哥从来没告诉我这件事情。”

  “孟天大概认为自己只是代替母亲孝顺外公外婆。”略微一顿,卓云导入重点。“茉心,我只是想透过你母亲的事情告诉你,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我不懂阿姨的意思。”

  “你来这里不是为了逃避某个人吗?”

  她想说不是,可是又不想撒谎。

  “人终究要面对自己的心,逃得了一时,逃不了永远。”

  过了半晌,邢茉心叹了一口气,坦白认了。“我也知道逃不了多久。”

  “那为什么要逃?”

  为什么要逃呢?也许,她是想测试他的反应吧。那男人绝不会料到她会逃婚,生气过后,他会如何回应?不理她,照常举行婚礼,因为她最后一刻一定会现身,她不忍心让他一个人站在红地毯的另一端;还是,天罗地网的追逐她的下落,将她带回去?

  “我想逃,是为了找回我的幸福。”如果他不是出于真心,他们的婚姻是看不见幸福的,不管他如何回应她的逃婚,她想给他的是时间― 确认自己心意的时间。

  “这话怎么说?”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可能会耽误到阿姨的睡眠时间。”

  “说吧,如果没有满足好奇心,我会严重失眠。”

  轻声一笑,邢茉心一点一滴,细细的从哥哥和他的交易道来。

  听完后,卓云若有所思的看着外甥女,语重心长道:“你其实是希望他来这里带你回去吧?!”

  “我……是这样吗?”这是她的期望吗?

  “他是什么样的男人?”

  “他是世界上最爱生气闹别扭,又很大男人的男人,可是在某一方面,他又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总是直率的表达自己,不懂得虚伪。”

  “你很爱他。”

  脸红了,邢茉心不禁回想起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刻。“我不知道,记得从第一次看见他眉宇之间那股淡淡的忧郁后,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惦记着他。”

  “你跟你母亲真的很像。”

  怔了一下,阿姨没头没尾的话教人摸不着头绪,可是她很确定一件事情。“我不像妈妈,妈妈美得像仙女。”

  “无论是外表,还是个性,你跟你母亲可以说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那天你走进这里的时候,还没开口,我就知道你是我外甥女了。”

  “我小时候很胖,经常有人取笑我是爸妈从外面偷偷抱回来的孩子,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后来爸妈告诉我,我是在多么危险的情形下来到这个世界,百分之两百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

  “你母亲小时候也是个胖妞,有机会见了照片,你一定不敢相信是她。”细细再打量了她一会儿,卓云眼中满怀思念之情。“你们两个不仅外貌性情相似,连对男人都一样死心眼,你母亲第一眼就是被你父亲那股忧郁的气质深深吸引,从此再也放不开他。”

  “我记得爸爸最爱逗我笑了,他说笑容会让一个人变得很美很美。”

  “你爸爸是衔着金汤匙长大的贵公子,人家羡慕他,他却不知道快乐的滋味,家里没有温暖、父母貌合神离,他的肩上又被赋予继承家业的重责大任,直到遇见你母亲,他才发现笑容有多美,是你母亲把幸福带进他的生命当中。”

  其实,夏御风也是一个不知道快乐为何物的贵公子,背着相机爬山涉水,不过是为了逃避“家”带给他的失望,他不停的用相机捕捉动人的画面,却没有一个画面让他愿意结束飘泊的日子……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是那一幕教他不愿离去的画面,是他生命中的幸福。

  “你想在这里住多久就多久,可是记住一件事,不要违背自己的心意,认真倾听心里的话,你才会快乐。”

  “我知道,谢谢阿姨。”

  一口气喝掉手上的巧克力,卓云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夜深了,休息吧,你不是说明天想去市区走走,顺便帮我去大卖场买东西好吗?”点了点头,邢茉心起身随着卓云一起回到屋内,同时听着她叨叨絮絮的交代明天去大卖场采购的细节。

  “……阿姨,泡面真的很急吗?改天再买不可以吗?我已经……我知道了,我回头就是了,那我挂了。”

  切断手机通讯,邢茉心伤脑筋的叹了声气,推着推车离开正在排队准备结帐的队伍,回头寻找阿姨临时要她买的泡面。

  阿姨今天是怎么了?一会儿忘了这个,一会儿忘了那个,每隔十分钟打一次电话,连续打了三通,说是犯了健忘症,也太离谱了。

  每次出门采购之前,阿姨总会检查一下采购清单,确定没有遗漏什么东西,因为从民宿到大卖场有一段距离,东西没有买齐全很麻烦,所以不应该发生眼前这种忘东忘西的情况。如果她喜欢疑神疑鬼,一定会以为阿姨故意拖延她回民宿的时间。不管了,她还是赶快买齐东西回去,她不习惯逛街采购的双脚已经快不听使唤,再走下去,两只脚就要磨出水泡了。

  这个时候,夏御风已经在民宿等得快要抓狂,可是走到卓云面前,他还是安份的放低姿态,因为他能不能见到茉心,完全要看这位长辈的脸色。

  “阿姨,可以请你告诉我,茉心现在在哪里吗?”

  “你耳聋了吗?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她今天一早就离开了,你慢了一步。”卓云还是一脸淡然的看着他。

  “阿姨,请你让我见她好吗?”如果不是来此之前,他做好也许会遭到阻斓的心理准备,他绝对没有耐性耗到现在。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继续等下去。”

  “我知道她在这里,我一定要见到她。”他的口气不自觉的转为强硬,若是他平日的作风,早已经楼上楼下、前面后面,四处喊人。

  “你这个小子怎么那么番?又不是听不懂中文,怎么啰唆个没完没了?你要等就等,不要站在这里妨碍我工作!”

  这位阿姨真是个难缠的人物,不过,他夏御风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她想考验他的耐性,他接受。“阿姨,可以给我一杯开水吗?”

  “我这里只提供住宿客人服务。”

  “我会付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