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二十五


  “如果你敢拿邢孟天对天发誓,我就相信你。”

  “……我又不是傀儡,凭什么你教我发誓,我就要发誓?”她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你少装模作样了,你根本没胆子发誓。”夏御风走到单人沙发坐下,双脚大刺刺的往茶几一摆。“你不愿意老实招来,我也没办法,那只有一个方法喽。

  “什么方法?”

  她不由得全身起鸡皮疙瘩,有一种不祥的预戚。

  他从西装外套口袋抽出邢茉心的照片,挥了挥,这是那天邢孟天给他的,他一直随身携带。“登报重金悬赏逃妻,如果有人帮我找到逃妻,我就赏他一百万,在这么不景气的时候,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抢着帮我找到人。”

  瞪大眼睛,夏紫英不可思议的摇着头。“你疯了吗?”

  “你不觉得这个主意很棒吗?”

  “这根本是疯子才会做的事情!”

  “你不知道我本来就是一个很疯狂的人吗?”他笑得好像得到最棒的赞美。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打消哥哥这个念头。这时邢孟天正好从二楼走下来。“你们两个在吵什么?”

  救星出现了,夏紫英立刻跳起来,跌跌撞撞的扑过去,邢孟天连忙趋上前扶住她,以免她摔跤。

  “老公,我哥疯了,他竟然要登报悬赏逃妻!”

  “登报悬赏逃妻?”邢孟天眼中闪过一抹兴味,这个家伙脑子动得很快嘛!

  “这太疯狂了,你教他不要登报啦。”

  “夏御风,你听见了吗?我老婆快被你吓死了。”其实他比较想看热闹,可是老婆的请求不能置之不理,他只好出声声援,同时抱起软绵绵的老婆回到沙发坐下。

  “你们坦白说出邢茉心的下落,我就不用大动作找人。”夏御风一副很好商量的把照片放回口袋。

  “我没意见,一切尊重我老婆的决定。”邢孟天根本身在曹营心在汉。

  闻言,夏紫英狠瞪了老公一眼。他根本是越帮越忙,这不是等于承认他们夫妻俩知道小茉心的下落了吗?

  “你可以说了吧,还是要我登报?”

  半晌,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我只知道她在宜兰。”

  “为什么跑去宜兰?”

  她正想用“不知道”搪塞,邢孟天却抢先一步道出更明确的信息。“我有一位阿姨住在宜兰,她好像开民宿。”

  “还有呢?”

  “我就知道这么多,其它的你必须靠自己想办法。”

  他不相信邢孟天会只知道这样,继续再问:“你总要给我对方的名字吧。”

  “卓云,卓别麟的卓,不是昨天的昨,她是我母亲的姊姊。”

  夏紫英毫不客气的爆笑出声,当然,立刻招来夏御风恶狠狠的一瞪。

  别扭的道了声谢谢,夏御风迫不及待的想冲去找征信社,夏紫英连忙唤住他。

  “哥,小茉心外表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很刚强,她不是那种任你操弄的傀儡娃娃,如果你不是真心想跟她携手共度未来,不管她有多爱你,都不会委屈自己跟着你。麻烦你动一下脑子,女人很容易讨好,一场浪漫的求婚,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愿意被套牢。”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他随即像一阵旋风似的从他们眼前消失不见。

  “不听良心的建议,你最好碰一鼻子灰……邢孟天,你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出卖自己的妹妹?”

  夏紫英转头瞪着身旁的男人,故作生气的抓起他右手手肘狠咬一口,他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女人就不能对老公温柔一点吗?

  叹了一声气,他将她搂进怀里。“你看不出来吗?他很爱茉心。”

  “经过苦难,才会更懂珍惜。”她的口气却明显软化下来。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哥哥是一个自我保护很强烈的人,讨厌人家入侵他的城池、碰触他的东西,可是即便最心爱的相机惨遭她的毒手,他顶多扯开嗓门臭骂一顿,这意谓他并没有真正在乎的事物,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疯狂。

  “你不用替他们担心,他们会欢欢喜喜的步上结婚礼堂。”

  “如果小茉心怪罪下来,你要出面承担哦!”

  “茉心不会怪任何人。”

  “也对,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脾气好得不象话,她啊,正好跟我哥相反,常言说得好,一物克一物,我哥那个小暴君注定要栽在小绵羊的手上,真好奇他们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双面人吗……”夏紫英越说越小声,最后竟然闭上眼睛睡着了。

  邢孟天见了微微一笑,小心翼翼的抱着老婆回房睡觉。这个女人怎么还没发现自己怀孕呢?原本是想让她自己发觉,看样子不能再等了,他必须找个时间主动告诉她。

  坐在花园的秋千上,邢茉心轻轻用脚推动秋千,前后缓缓摇晃,今晚的星星没有乌云的遮蔽,一闪一闪的,好亮好美,就像她手上的钻戒。

  低下头,看着那枚钻戒,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不取下来,一看到它,总是忍不住想到夏御风,因为她的逃婚,他肯定正大发雷霆,他一生气发脾气,胃口就会变不好,晚上也不容易入眠……唉!她根本是在自我虐待。虽然一直教自己不要牵肠挂肚,可是人的心不听使唤,总忍不住思念惦记,她,好像注定摆脱不掉这个男人了……

  “这里的夜晚是不是很美?”卓云端着两杯热巧克力走了过来,一杯递给邢茉心,她走到另外一个秋千坐下。

  “是啊,我喜欢这种宁静的感觉。”她用双手捧着热巧克力啜了一口,巧克力的香气在口中散开来,寒冷的身体也随之温暖起来。

  “我就是爱上这里的宁静,才会游说老公在这里开民宿。”喝了一口巧克力,卓云坦白的说:“我本来还担心你受不了这么沉闷无聊的生活。”

  “在这里的日子很好,很轻松,很惬意,没有充满压迫感的高楼大厦,能够一直住在这里是一种享受。”

  “我很欢迎你住下来,可是,你在这里真的快乐吗?”

  一怔,邢茉心避重就轻的道:“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步调。”

  “喜欢不见得等于快乐。”沉默了下来,是啊,她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她没有一刻是快乐的。“你母亲从小就特别聪明,一路第一名读上大学,最后还领奖学金出国留学,顶着洋硕士的光环回到家乡,她是我们全家的骄傲,我们相信她前途一片光明,个性好,有学识,又漂亮,将来没嫁入豪门,也是大公司主管的老婆。”

  是啊,妈妈个性好,有学识,又漂亮,是她梦想中的仙女。

  “可是,她却一天一天的消瘦下来,就像人家所说的纸片人,一问之下,我才知道你父亲的存在,因为你爷爷的逼迫,她不得不离开你父亲回到台湾。我劝她想开一点,没有得到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可是,就像钻进了死胡同,她根本走不出来。后来姊夫追来台湾,她更是义无反顾的跟定他了。”

  母亲曾经说过,虽然跟着父亲很辛苦,但是她从不后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