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二十二


  喝着热茶,她背靠着饭桌,凝视玻璃窗外的夜景,今晚的月色温柔迷人,散发着沉静之美,可是寒冬的冷风却毫不温柔,吹动枝叶摇曳作响。

  放下手中的热茶,她走过去打开通往花园的落地门,踏进夜色当中。

  她知道自己必须阻止婚礼,不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嫁给他,可是,怎么阻止呢?

  难不成要她逃婚吗?

  全身好似窜过了一道电流,邢茉心顿住一僵。逃婚?

  没错,除了逃婚,恐怕找不到其它的方法可以喊停了。

  如果她逃婚,夏御风肯定气坏了,可是过些日子,当他冷静下来,会明白她的苦心,问题是她唯一的藏身之处已经被剿了,她还可以躲到哪里?

  脱下室内鞋,她赤脚踩在草皮上,走过来走过去,想借着脚底窜上来的凉意,教自己冷静下来。她可以躲到哪里呢?她在美国认识不少台湾前去求学的朋友,可是交情不深,而记忆中,她也不曾听过母亲提过任何亲人。

  “你这样子很容易着凉哦!”夏紫英悄悄的来到落地门边。

  邢茉心慌乱的转过身。“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

  “不是,我晚餐吃太少了,肚子一直嚷着要吃宵夜,我想看看厨房有没有好吃的东西,可是还没找到吃的,就先看到你了,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我睡不着,你想吃乌龙面吗?”

  闻言夏紫英两眼闪闪发亮,咽了口口水,很用力的点点头。

  邢茉心穿上室内鞋,回到屋内,进了厨房煮了两碗乌龙面,两个人各自拿着一碗坐在落地门前面的台阶上,边吹着带着淡淡花香的冷风,边享受热呼呼的乌龙面。

  “我以前都不知道乌龙面这么好吃。”夏紫英满足的拍了拍肚子,很有义气的主动提议。“为了答谢你的乌龙面,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谢谢,我暂时不需要。”她总不能拜托嫂嫂帮她逃婚吧。

  虽然不清楚邢茉心脑子在想什么,但是在旁边观看了那么多天,不难猜到她和哥哥之间发生了一些状况。夏紫英婉转的说:“如果是跟我哥哥有关,我一定站在你这一边,他是我哥,你是我的好朋友外加小姑,你比他多了一层关系,我当然挺你。”

  迟疑了一下,邢茉心忍不住问了,“你认为我应该嫁给他吗?”

  略一思忖,夏紫英反过来问她,“你可曾想过你哥为什么把你卷入他们的交易中吗?”

  她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哥哥很疼我,他不会无缘无故把我卷入这场交易里。”

  “我问过他,他说,我哥是他妹妹的心上人。”

  怔愣,然后邢茉心缓缓的转头看着她。

  “对你哥而言,父母死后,你是妹妹,更是女儿,你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全力满足你,当他察觉到你的心上人是我哥,他当然要想办法把他送到你面前,虽然这种做法有待商榷,但是那份疼爱你的心却令人羡慕。”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说,夏御风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夏御风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之前,连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难以忘怀的眷恋,哥哥竟然早就察觉到了。

  “你应该问自己,你想嫁给我哥吗?如果你不想接受这样的安排,你可以告诉你哥,你哥唯一在乎的就是你的幸福。”

  停了三秒钟,邢茉心老实道来,“我不是不想嫁给他,而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结婚。”接着,她娓娓道出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一看到你的照片,他就说出你的下落,当时我还觉得奇怪,饭店工作人员那么多,他怎么可能对一面之缘的人这么有把握?”

  “我们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结婚,可是现在的他完全没办法沟通,看样子,除了我逃婚,好像没有其它的方法可以阻止他。”

  “那就逃婚啊。”夏紫英超级爽快的说……何止爽快,她根本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这会儿邢茉心又怔住了,她没想到夏紫英会支持她逃婚。“新郎新娘摆着一张臭脸走红地毯,拍出来的照片怎么会好看呢?又不是要结好几次婚,你一定要当个开心的新娘子,所以还是等我哥冷静下来,认清楚你对他的意义就像生命一样重要,慎重向你求婚之后,你再当他的新娘子,传送消息的责任就包在我身上。”

  “可是,我不知道能逃去哪里。”

  “你们在台湾没有亲戚吗?”

  “我不知道,从有记忆开始,我在台湾的生活圈子就脱离不了夏家的别墅,从不知道自己有个爷爷在美国,还家财万贯,如果不是因为他反对爸妈在一起,以我爸爸的学识和才干,我们也不可能过那么穷苦的日子。”

  “我去问孟天好了,他大你八岁,我听他提过小时候的事情,六岁之前为了躲避你爷爷的搜寻,你父亲每半年就会带着他和你母亲搬家,他应该知道你们在台湾有什么亲戚。”

  “就算我们在台湾真的有亲戚,我也不能冒冒失失的跑去投靠人家。”

  “这件事情还是一样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帮你找到藏身之处。”拍了拍胸脯保证,夏紫英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肩膀。“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赶快进去睡觉。”

  “谢谢你,嫂嫂。”

  邢茉心随手收拾摆在一旁的空碗筷,夏紫英见了立刻抢过来。

  “这个交给我就行了,你赶快进去休息。”

  两人随即互道了一声晚安,邢茉心关上落地门,回到房间,夏紫英则捧着碗筷进厨房清洗。

  “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鼓吹茉心给自己的哥哥难堪!”邢孟天悄悄的从后面抱住老婆。

  吓了一跳的夏紫英差一点摔破手上的碗,冲掉手上的泡泡后,她恼怒的转身一瞪。“你干么三更半夜跑出来吓人?”

  “做贼心虚。”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她回咬他的手指一口。

  “下次你让我吓吓看。”

  “不要转移话题,你不觉得这样子有点过份吗?”

  撇了撇嘴,她用手指戳他的胸膛。“你很没礼貌,怎么可以偷听人家说话?”

  “如果我半夜失踪不见人影,你难道不担心吗?”

  “你又不是小孩子,难不成会掉进马桶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