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二十一


  “我想解释,我想让你知道这是无心之过,可是你愿意好好听我说吗?”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你并不是直中心想听我解释。”

  “我有权决定要不要相信你的解释,但是你有责任向我解释清楚。”没错,他不是真心想听她解释,只是想看到她急于辩解,担心他误解的样子,这难道不是她当下应该有的反应吗?如果她在乎他,她一定很担心他误会。

  此时,邢茉心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没有婚约,她是不是邢茉心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我们还是解除婚约吧。”

  眼神转为锐利,他好像要揍人的握紧拳头。“你说什么?”

  “我哥不应该拿日夏食品的经营权逼你娶我,我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扰,现在我能够为你做的事情就是取消婚约,让一切回归原点。”

  “你就这么想解除婚约吗?”

  “我只是想回归原点。”

  “是吗?我看你应该是有其它的男人吧!”

  怔了半晌,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什么意思?”

  “你急着取消婚约,难道不是因为有别的男人吗?”

  他的口气不是质疑,而是指控,她的心彷佛被狠狠划上一刀,痛得让她觉得呼吸都很困难。“你真的认为,我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瞧了她一眼,夏御风冷酷的道:“我一点也不了解你!”

  身体一晃,她连忙抓住沙发椅背稳住快瘫软的身体。

  “难道不是吗?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跟‘墨子’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真正的名字叫邢茉心,你是邢孟天的妹妹!”今天早上,当邢孟天和夏紫英风尘仆仆来到办公室,送上她的照片,他好像被最亲密的人从后面偷袭,狠狠打了一棍,震惊又难以置信,不清楚情况的夏紫英还取笑他被美色迷得张口结舌。

  邢茉心无奈的苦笑,此“茉”非彼“墨”,他会产生如此大的误解并非她的原意,可是现在任何解释都是强词夺理,不管如何,她并不是没有更正错误的机会。其实“小茉”是“小茉莉花”的简称,这是父母对她独有的昵称,父母总是戏称她是一朵小茉莉花,洁白柔静的散发着淡雅的香味,因为小茉莉花是在脐带绕颈的情况下来到这个世界上,出生时可以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父母因此格外珍惜疼爱。

  父母总是说,她是他们最钟爱的宝贝,或许正因为如此,当初会脱口请他称呼她小茉,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成为他最钟爱的宝贝吧。

  “是啊,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不深,还是解除婚约比较好。”

  闻言,夏御风的愤怒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不要,我们立刻筹备婚礼!”

  无声的一叹,邢茉心知道盛怒中的他很难沟通,这种时候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附和他,待他怒气消退,再慢慢解释。

  可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决定终身大事,她会觉得自己好像在骗婚,眼前的她只能用拖延之术让此事暂缓下来。

  “你不要为了跟我闹脾气,仓皇作出这么重大的决定,等你冷静下来想清楚我们再来讨论好不好?”

  可是,这会儿他的态度更强硬了。“我们过完春节就举行婚礼。”

  天啊!她好像把事情越弄越糟了,现在他完全气昏头,没办法沟通了!

  第七章

  虽然过了快一个礼拜了,躺在床上,邢茉心还是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拉开被子,她有气无力的坐起身,回想过去这段时间,像是作了一场梦,很不真实,又清清楚楚的摆在眼前。

  低下头,她摸着右手上的钻戒,这是货真价实、闪闪发亮象征着永恒,每个女孩子期待的爱情誓言,可是对她而言,这只是夏御风赌气之下的错误。

  他果然说到做到,那天他们离开饭店之后,她就在他的主导下搬回兄嫂的别墅,三天后,他选好黄道吉日,同时带她到珠宝店挑了一枚钻戒,隔天他们就前往婚纱店挑选结婚礼服,并安排好一个礼拜后拍婚纱照。

  既然决定结婚,这些过程当然免不了,可是接下来他进一步要求她辞掉饭店的工作,美其名是要她专心准备当新娘子,但她不愿意,表示很喜欢饭店的工作,他竟然再一次用那种冷酷的指控中伤她。“我看你喜欢的不是饭店的工作,而是饭店的工作伙伴吧。”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不想无所事事的成天闷在家里,工作和结婚并不冲突,你不也是像往常一样上班吗?”

  “你要工作可以,你来日夏食品当我的助理。”

  “我读的是旅馆管理,饭店才是我可以发挥专业的地方。”

  “你在我身边工作不好吗?”

  “我不想当花瓶,我想当一个有价值的人。”

  “你想当花瓶,还是当有价值的人,取决在于你的工作态度。”

  “也许,但是主事者的态度也很重要,你并不是真心想借用我的长才。”

  “你要我借用你的长才,你总要先进入日夏食品,否则,我又怎么知道你有哪一方面的长才?你听好,如果你不辞掉工作,我会出面帮你把工作辞掉。”

  这个男人真的快把她逼疯了!“难道你不能讲点道理吗?”

  “我想怎样就怎样,从来不讲道理。”

  “我真的不是故意隐瞒身份,你错把我当成清洁工,而我阴错阳差取代因为受伤无法前来打扫的人,这是巧合,我也曾经想要告诉你实情,可总找不到适当的时机,后来更不知道如何开口。”

  “你现在才想要解释清楚,以为可以改变什么吗?”

  “你至少可以冷静下来听我解释。”

  “不管错误是如何开始,这期间你有太多机会可以说明白,可是你没有,这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确实如此,所以她还是屈服的把饭店的工作辞掉了,只是很对不起帮她安排工作的学长。

  情况演变至此,她不认为夏御风真正在意隐瞒身份一事,倒像是为了跟她赌气,因为她想取消婚约,他只好硬着头皮坚持结婚。

  今生她只想当他的新娘子,不管他是抱着何种心态,她都无所谓……是啊,她可以用这种理由说服自己披上白纱,可是她做不到,因为他不是真心想跟她结婚,将来他一定会后悔。长声一叹,双脚移下床,她跟着室内鞋,起身拿起披在梳妆椅上的外套穿上,走出房间。

  借着墙上艺术夜灯的指引,她来到饭厅,为自己冲了一杯热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