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十六


  第五章

  瞪着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邢茉心颤抖的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点上镜子,可是,镜面并没有在她的预期下发生波动,换言之,眼前这一切是真的!双脚一软,她抓着洗手台在浴缸的边缘坐下,早上发现自己在夏御风的床上醒过来,她就应该认清楚状况了,可是她不信邪,坚持这是幻象。这会儿怎么办?

  顿了一下,她用力拍了一下脑袋瓜,什么怎么办,她是笨蛋吗?不管是穿上直排轮,还是抹上润滑油,总而言之― 赶紧逃啊!

  咻一声,她健步如飞的冲过去打开浴室门,可是还没踏出去,夏御风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建议你先冲个澡,换下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我的衬衫可以借你。”他坐在床尾,拍了拍折迭在旁边的黑色衬衫。

  “我回家再冲澡就可以了。”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连大门都不好意思踏出去,我可不想被人家当成喝醉酒的臭乞丐。”夏御风起身走出房间,在带上房门之前,又补充道:“你对这里很熟,需要什么东西自己动手,托舍妹的福,现在我家管家每个礼拜会派人过来打扫,浴室里面备用的洗洁用品保证都是新鲜货,你可以安心使用。”

  怪不得放眼看过去,并没有他先前形容的乱七八糟。

  喝醉酒的臭乞丐?邢茉心低头看着身上的衣着,再用力吸一口气……是啊,衣服脱下来当抹布也不会可惜,酒味也有那么一点,可是,没有这么夸张吧。

  不过,真教她以这副邋遢的样子走出门,她确实没有那勇气。

  算了,这会儿就算逃走了,也无法追回发生的事情,更不可能消除夏御风昨晚的记忆。

  今天是假日,又不赶时间,她就冲个澡,这里的洗衣机有烘干功能,只要几个小时……是啊,几个小时而已,她没什么好害怕……害怕?没错,从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何处,她的心就很慌乱不安。虽然喝醉酒,但她不至于对昨晚的事情毫无印象,她和夏御风吻得天昏地暗,如果当时他们是在房间,很可能就……

  甩了甩头,她不要胡思乱想,跟自己再一次强调:昨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走出浴室,取走了床上的衬衫,她再度转回浴室,快速冲了一个澡。

  从头到脚将自己检查一遍,黑色的衬衫适度掩饰好不着片缕的娇躯,她探头探脑再三确认卧室没人,抱着换下来的衣物浴巾走出浴室,送进洗衣间清洗处理。

  这会儿她就专心等着衣服洗好脱水烘干,可是,总不能一直躲在这里等吧。

  走出洗衣间,她不自觉的四下寻找主人的身影,不过还没找到人,倒是先闯进那片美丽的“小花园”。

  这个小花园有六、七坪大,位在和室的后面,坐在和室欣赏后花园的绿意盎然,既不用担心日晒,也不用担心雨淋,累了就躺下来,从外头传来的风儿很舒服,当然,冬天稍嫌冷了点,可是把一旁叶片式电暖炉打开,那就不用担心冷空气会害人着凉。她很喜欢这个小花园,觉得这是都市中最令人着迷的奢侈。

  夏御风无声无息的从后面将她圈在怀里,她的身体瞬间一僵。“夏御风……你……”她的脑子一片混乱,他想做什么?

  “我要你当我的女人。”一直以来,他不允许自己对女人太过认真,从小看着母亲总是痴痴注视着父亲的背影,他就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变成母亲那样的傻子,也许他执意投入摄影领域,过着到处飘泊的日子,就是不想踏上母亲的悲剧,可是人的际遇着实难以预料。

  扯开他的手,邢茉心慌乱的转身看着他。“你……开玩笑的吧!”

  “我要你当我的女人。”他要她的意念如此强烈,老实说,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试图抗拒,不愿意相信他已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着迷,可是他的心却不断的想靠近她,他不想再为难自己,心想也许这只是短暂的迷恋,他不用顾虑太多。

  “你……别闹了……不可以……”心都乱了,她根本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

  “我要你当我的女人,就是要你当我的女人,没有‘不可以’。”夏御风伸手将她勾回怀里,低头贴向她的耳畔。“你也渴望我不是吗?”朱唇轻启,邢茉心想反驳,可是声音卡在喉咙出不来,娇躯却好像在响应似的微微颤抖。

  “我知道你也渴望我。”他的唇舌诱惑的舔吮娇嫩的耳垂,一股酥麻瞬间滑过她的四肢百骸。

  “不可以……”虽然理智还在,她的挣扎却越来越薄弱。

  “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他的气息很强悍,声音却异常温柔,一只手挑逗的顺着她的背脊下滑,一只手从大腿往上滑入衬衫里面,他正一步一步引诱她走进激情的风暴。

  ……

  她真的疯了,怎么会让事情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时光可以倒带重回昨晚,她绝不会贪嘴喝那么多杯红酒,今天早上也不会有机会让情况失去控制……真是如此吗?如果换了另外一个时间点,她就不会在他身下沉沦吗?回想今天早上的激情缠绵,身体还会不禁颤抖,他们从卧室转战到浴室,单纯的泡澡变成一场情欲的嬉戏,她明明已经虚弱无力了,却又轻易的在他的撩拨下**回应。

  洗好澡,以为结束了,用过早午餐,两个人贪得无厌的又激战了一场,她放荡的行径连自己都吓到,可是当下那一刻却又如此自然。

  此时,她还感觉得到他烙印在自己肌肤上的温度,那么炽热、狂烈……

  算了吧,她是在自欺欺人,他早就占有她的心,她的人又怎能逃得了?

  转头仰视身旁高硕俊伟的男人,他一路上笑逐颜开、心花怒放,可她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连扯动唇角一笑的力气都没有。

  想必他已经从哥哥那里得知婚约取消一事,因此才会要求她当他的女人,却万万没想到,这个令他困扰的未婚妻一直在身边,一旦他发现“邢茉心”和“小墨”是同一个人,他会有什么反应?

  每次想起这个问题,她就头痛,根本不敢想象真相大白的那一刻,这恐怕不是大发脾气就可以了事,他绝不会原谅她的欺骗,只是事到如今,她更是难以启齿。踏错第一步,如果不能及时导正,第二步、第三步……就会步步错下去,再也没办法回头了。

  “你在偷看我。”夏御风侧过头,正好捕捉到她的目光。

  两朵嫣红浮上娇颜,她力持镇定的说:“我已经好久没有来夜市了,我在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是吗?那你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他靠过去在她唇上偷了一个吻。

  这会儿哪管得了她看到什么,邢茉心又羞又慌的左右张望,担心他们是否成为人家观赏的对象。

  眉头一皱,他将她的脸转向他。“你不要管别人,看着我就好了。”

  “这里是公共场所,哪有不管别人的道理?”

  “我不管,你只能看着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