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可是,两个大男人无言的坐在这里喝咖啡,你不会觉得很怪吗?”

  “我没叫你坐在这里陪我喝咖啡。”每次结束工作,他总是习惯步行到附近的饭店喝杯咖啡。

  略微一顿,魏钧扬小心翼翼的说:“你忘了吗?你说有个计划想跟我讨论,要我抽空去你的办公室,我说今天要帮Self 香水拍形象照,干脆结束后一起喝咖啡,你说好啊。”

  皱了一下眉头,夏御风仔细回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现在太忙了,难怪会忘记。”魏钧扬连忙帮他找台阶。

  不是太忙忘记了,而是为了那个把他气得半死,却从不生气的女人。他昨晚辗转难眠,早上若不是魏钧扬来电提醒他,他连今天安排的工作都忘得一干二净。

  收拾混乱的思绪,他打起精神道:“我已经决定为日夏食品成立文教基金会,从事公益活动,这么一来,不但可以大大提升日夏食品的形象,也可以让日夏食品的招牌更鲜活,‘日夏文教基金会’的第一个活动就是我的个人摄影展。”

  瞪大眼睛,魏钧扬用力掏了掏耳朵。“我是不是听错了?你竟然决定为日夏食品献出你的‘第一次’?!”

  夏御风没好气的送上一记白眼。这个小子有必要表现得这么夸张吗?

  “以前为了说服你开摄影展,我不惜下跪,可是你连考虑一下都不愿意,现在为了在你眼中一文不值的日夏食品,竟然肯献出你的第一次,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日夏食品在通路、新产品研发方面,已经大大改善,公司的亏损暂时止血,可是在形象和品牌认知方面欠缺独特性,一直很难大大提升销售额改善盈余,因此我必须思考的重点是如何营销日夏食品,想办法擦亮日夏食品这块招牌。”

  “成立日夏文教基金会需要资金。”

  “我有一个财力雄厚的妹夫,已经成功说服他支持我的提案。”

  抚着下巴,魏钧扬若有所思的打量他。

  “看什么?”夏御风横眉一竖。

  “我老实向你招了,当初我根本不认为你有办法把日夏食品经营得有声有色,可是现在我要改变这种错误的认知,你绝对有经商的天份,这一点伯父恐怕也没有想到吧?!”

  是啊,他是他父亲的儿子,身上流着父亲喜欢挑战的血液……如今想起来真是可笑,曾经他那么努力想跟父亲划清界线,好像找出他们之问的不同,他们就不是父子了,根本没想过血脉相连是无法抹灭的事实。

  “对了,伯父现在身体还好吗?”

  “他现在很努力的复健,可以慢慢表达自己的想法了,不过脾气还是很坏,什么事都要我母亲服侍照顾,一向高高在上的大男人怎么可能受得了?”

  “受不了就会努力复健,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你每天都回去看他吗?”

  “有空我会回家陪他们吃晚餐。”

  “你干么不搬回家?”

  “你以为我父亲倒下来了,我们父子的关系就会变好吗?他是个强者,不会承认自己也有软弱的一面,尤其在我面前,他太喜欢摆出架子了,如果不想短命,我们父子两个最好别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魏钧扬良心建议。“你还是赶紧结婚生子,有媳妇和孙子当你们的缓冲剂,你们就可以和平相处了。”说到结婚,夏御风顿时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氛围从四面八方围绕过来。最近,他对结婚的念头越来越抗拒了,所以尽管大脑有个声音一直催促他,他应该尽快跟邢茉心见面,然而他的电话怎么样都拨不出去。

  “你和那个神秘未婚妻见过面了吗?”

  “我还没有连络上她。”看了一眼时间,十点了,小墨今天会来吗?昨晚他把她说得那么不堪,她会不会不来了?不来最好,她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们还是赶紧拉开距离;可是,万一她来了呢?

  “你是不是故意拖延跟她见面的时间?”

  “没有……我有事先走一步,咖啡你请客。”不理会好友错愕的表情,夏御风匆匆忙忙背起背包起身走出咖啡厅,她没有说不来,就一定会出现。

  果然,当他一路飙车回到公寓,她已经蹲在门口,显然等很久了。

  “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今天要过来打扫。”

  邢茉心站起身,可是蹲太久了,脚麻了,她支撑不住的双脚一软,还好夏御风及时伸出手抱住她。

  “你干么傻傻的在这里等我?万一我今天不回来呢?”一开口就声势吓人,这是他的习惯,也是用来掩饰心情的好方法。推开他站直身子,她又是那种教人软绵绵的语调,“对不起,我想你应该不会忘记。”

  “我忘了,我刚好回来拿东西。”他拿出钥匙开了大门,率先走进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