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这种感觉真是郁闷挫败,狮子明明是森林之王,却被关在笼子里,怒吼声再多么气势磅礡,也没有攻击性。

  坐回他情有独钟的单人沙发上,他又重新埋头处理公事,可是眼睛瞄着茶几上的笔电,心思却不自觉的老是转移到那个忙碌的身影上。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不坐在办公室里当花瓶,跑来干这种粗活?越仔细打量她,越觉得她比较像是养在温室的小花朵,而不是靠这种劳力挣钱的人。

  “咳……”邢茉心的咳嗽声不时响起,虽然很想控制自己鼻子和喉咙,不要对周遭环境太过敏感了,可是这男人制造脏乱的本事实在高人一等。

  过了一会儿,夏御风突然站在她前面,递了一个口罩给她。

  “你是小孩子啊!不知道打扫的时候要戴口罩吗?没知识也要有常识,你的脑子里都装稻草吗?”他骂人比背书还流利,一口气说得一气呵成,好像这些骂人的话时时刻刻谨记大脑里。

  “对不起,急忙出门忘记带了。”她还是一贯的柔顺,教人有气也发不出来,嗓门自动缩成一半。

  “你的脑子老是搬家吗?”

  停了三秒钟,她婉转的道:“对不起,脑子搬家就没办法活命了。”

  他笑了,豪迈的哈哈大笑。这个女人还真有幽默感!

  那一瞬间,她情不自禁的闪了神,原来他也是一个会大笑的男人。她喜欢这样的笑声,很阳刚,很有感染力。

  显然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夏御风的笑声突然止住,转身走回沙发,状似专心的把注意力集中在笔电上面,而邢茉心也赶紧戴上口罩工作。

  不到三分钟,他又忍不住偷偷打量她的一举一动,她做起事来慢条斯理,不是很利落,却像个优雅的艺术家,真搞不懂,她怎么会从事这一行?

  很奇怪,越看她,越有一种熟悉感,彷佛曾经在哪里见过……

  摇了摇头,不可能,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识人”的功力,见过一次,他就不会忘记。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喜欢摄影有关,如果见过她,就算不清楚她的身份,他也可以确定他们是旧识。

  也许,因为她的气质跟某个人很相似,他才会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吧

  忍不住拿下口罩,邢茉心实在不习惯,感觉快透不过气来。

  这时,她感觉到四周的氛围变了,不自觉的一颤,缓缓抬起头,视线正好对上夏御风,心跳猛然加速,半晌,她才平稳的吐出声音——

  “夏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迅速回过神,他的语气中有一种刻意的疏离。“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略微一顿,她暗示的说:“你可以称我‘小茉’。”

  皱了一下眉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姓“墨”的人。“你是墨子的后代吗?”

  她怔住了,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怎么会突然扯上墨子呢?

  摆了摆手,他根本不在意她是不是墨子的后代。“以后你固定周末来这里打扫,别再迟到了,这种坏习惯没有一个老板可以忍受。”

  “我是……”话到了嘴边又卡住了,她在这种情况下表明身份实在不恰当。

  “你有意见吗?”他横眉一竖。

  “不是,对不起,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算了吧,她就耐心的等到适当的机会。譬如,他决定找邢茉心的时候,真相自然会大白。

  “‘对不起’是你的口头禅吗?”从她走进来到现在,她说“对不起”已经超越他过去二十八年使用这三个字的次数。

  微微一怔,她腼觍的一笑。“我的口头禅不好吗?”

  “我不喜欢,这三个字适合没脑子的人,如果你的脑子没有搬家,就不要老是挂在嘴边。”

  “我会记得老板的教训。”

  “那最好,我可不喜欢扯着嗓门骂人。”说起来,他的脾气已经收敛不少了,尤其接下日夏食品之后,他必须适应一大堆脑子不灵光的人,如果火气还不知道降温,他没呛死别人之前,就先烧死自己了。

  不喜欢吗?她倒觉得他已经骂人骂上瘾了。

  “还有,除了打扫,以后这里的采购也要交给你。”

  “采购?”

  “我没有时间逛大卖场,有时候想吃碗泡面解饿,却发现食物柜里面连蟑螂屎都没有。我会列清单给你,你按着买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钟点女佣兼任采购,这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可是这种越陷越深的感觉实在令人不安。

  “还有,动作快一点,不要拖拖拉拉,摸鱼打混也要有限度。”如果她的动作可以敏捷一点,他就不会老觉得她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害他没办法专心工作。

  呆怔了半晌,邢茉心的口气带着说不出的无奈。“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会加快动作,不过,也请你让我安安静静的把工作完成。不打扰你了,我进去书房打扫。”如果他不拉着她说个不停,她这会已经结束工作了。

  望着她的背影,夏御风有一种陷入流沙的感觉。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不管他如何出招,她总维持一贯的温顺,说她没个性,又不见她有那种唯唯诺诺的胆怯样……

  她让他觉得像是水做的女人,好似没有任何形状,可以是圆形,是长方形,是三角形,一点原则也没有,却又坚持的顺势而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