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暴君的逃妻 >


  用眼神示意娇妻把妹妹带去其它房间参观,邢孟天尽可能不着痕迹的往外移动,同时压低音量。“你是有婚约的人,一大早出现在那种地方不太好。”

  “我只是跟厂商吃早餐。”

  “那为什么没有跟我们打招呼?”

  “当时不太方便。”

  “如果你跟女人牵扯不清,我不会把妹妹嫁给你。”

  “这个问题你一开始并不关心。”

  “我调查过了,当时你身边并没有固定女伴。”除了心爱的女人,邢孟天唯一挂心的就是妹妹,邢茉心十二岁的时候,父母就先后而过世,他这个哥哥自然肩负起父亲的角色,他怎么可能把妹妹交给一个乱七八糟的男人?

  “我本来就是一个浪荡子,从来不会把心思固定在某个女人身上。”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突然中风倒下来,他没办法眼睁睁看着父亲辛苦奋斗一辈子的日夏食品落入别人手中,现在的他还背着相机四处飘泊,处处为家。

  “过去无所谓,未来你必须把心思放在茉心身上。”

  “你管得未免太多了。”

  “我知道你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你不会辜负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你把我捧上天了也是白费工夫,我是‘甜言蜜语’的绝缘体,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打电话给你,我有个企划案想跟你讨论,我们见个面吧。”

  “我正想约你今晚过来我们新家用餐,茉心也在台湾。”

  略微一顿,夏御风抱歉的说:“晚上我要去工厂,我们再另外找时间吃饭。”

  “后天我和紫英会先回美国处理公事。”

  “很抱歉,下次我再作东请你们吃饭,你把新家的电话和地址传简讯给我,改天我会打电话约邢茉心见面,明天早上你来公司一趟。”

  “你好像忘了,我在日夏食品的百分之三十股权已全数转让给我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我没有立场参与日夏食品的任何事物。”

  “我把话讲白好了,这跟日夏食品没有的关系,我需要你的资金。”

  这个小子太狂妄了,想挖出别人口袋里面的钱也不懂得谦逊一点,不过,他又怎能期待小时候就被人家称为小暴君的家伙懂得礼貌?

  “我很乐于投资,你要我掏钱不难,可是要有足够的吸引力说服我。”他是市侩的商人,有钱赚就OK,没钱赚就免谈。

  “我知道你很会算计,总之明天早上我们见了面再说。”

  结束通讯,邢孟天随即将这里的电话和地址用简讯传给夏御风,接着转身回到屋内,此时邢茉心和夏紫英已经坐在客厅煮咖啡。

  “我喜欢这个味道!”邢孟天撒娇的挨着老婆坐下来。“真可惜,夏御风今天没机会品尝到这么香的咖啡。”

  闻言,邢茉心卡在喉咙快蹦出来的心脏终于归位了,可在这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悄悄生起。如果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摊牌,总好过她老是再三考量,却始终难以寻到恰当的时机。

  “我哥不能来吗?他知道我们后天就要离开吗?”

  “我说了,可是他晚上有公事,只好牺牲我们。”

  “你们后天就要离开了?”邢茉心显得有些惊惶失措,虽然这里是她的故乡,但她在这里一个朋友也没有。

  “别担心,我已经交代严柔好好照顾你,她是我最好的朋友,经营一家轻食小馆,你无聊的时候可以找她,有什么需要帮忙也可以找她。

  ”夏紫英可以了解邢茉心的心情,若非邢孟天放不下工作,她可不想回美国,台湾还是比较有人情味。

  “我想先跟你们回美国。”

  “你要开始准备当新娘子了,什么都别想,夏御风会打电话给你。”邢孟天鼓舞的对她一笑。他了解妹妹,外表看似柔弱,骨子里却很坚强,她很快就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的。

  嘴唇微微颤动,不过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她知道哥哥不可能无缘无故把她卷入他们的交易,可是她非得嫁给夏御风不可吗?她不认为那男人真心想娶她,如果他希望取消婚约,她会跟他站在同一阵线,哥哥最疼她了,一定会支持她的决定。

  可是在这之前,他总要知道她的身份。

  问题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让他知道比较好?

  仔细盘算,邢茉心认为揭发身份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夏御风打电话给她,这也表示,她不能再跑去他的公寓当钟点女佣了。

  因此周末一早,她坚持送哥哥嫂嫂去机场搭机,离开机场后便直奔轻食小馆,拜访嫂嫂的好友严柔。她努力忘了夏御风的“约定”,可是严柔一句话就戳破了她试图掩饰的事。

  “你是不是有事?”见她一脸茫然的模样,严柔笑着解释。“你一直在注意时间,我想你应该还有其它的事情吧。”

  她应该摇头,可是却点了头。就这样,她又从轻食小馆搭上出租车,来到夏御风的公寓,这一刻,她对于自己下意识的冲动懊恼不已,不过,她还是举起手按下门铃,接着,面对大门一开就同时响起的怒骂声。

  “你不想干了是不是?你不能有点时间观念吗?现在都两点了,你是来这里喝下午茶,还是来这里睡午觉?你干么不等到天亮再来?下次再敢迟到一分钟,你给我回家吃自己!”

  轻柔的说了一句“对不起”,邢茉心自顾自的走进屋内,脱下外套,连同背包跟上次一样,摆在玄关的置物柜上,开始动手收拾整理。

  瞪着那道轻巧纤细的身影,夏御风气得头顶冒烟,却又发飙不起来。他不曾见过这样的女人,看起来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可是举手投足沉稳内敛,完全不受他的情绪影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