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加了柠檬的红茶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菜肴精致美味,每一样都是我爱吃的。餐后甜点也配合得恰到好处,微苦的抹茶配上香甜的红豆,是我惯常的吃法。

  亲切熟悉的味道夹杂着心口微微的暖意一波一波地袭来。

  我偷看着对桌的皇洺翼,那张帅气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微笑,没有柔情。

  什么也没有。

  可是,即使是这样,这个看上去冰冷又无情的人,却一直记得我爱吃的菜肴、喜欢的甜点和喝茶的习惯。

  我的心湖,又一次被风吹过。

  “你……经常来吗?”用柔软的餐巾擦拭着嘴角,我轻声问道。

  “还好。”

  “郊区也有这么好吃又特别的饭店,真的很意外。”

  “嗯。”皇洺翼不冷不热地回答着。

  窗外突然传来悠扬的乐曲声,小提琴的音乐,那么轻柔,那么美妙。

  “小姐你喜欢吗?我们这边的小剧团经常会有演出的,不过都是乡下人,随便玩玩而已。”店老板乐呵呵地开口。

  “小提琴……”我闭上眼睛,欢乐的音符顺着风声从未关上的窗外飘进来,带着花园里玫瑰花的香气,熏陶着我。

  “想看吗?”皇洺翼简短地问道。

  “嗯。”稍稍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心。

  “走吧。”皇洺翼拉开椅子,向门外走去。

  跟着皇洺翼的步子穿过一整片玫瑰花园,弯腰穿过一个小石门,眼前是一间小小的剧场。

  悠扬和谐的乐曲正是从这间有些破旧的房子里传出来的。

  我闭上眼睛,任由脑中美丽的音符跳跃着、奔跑着,像一个个可爱的精灵,连绵成一副绝美的图画。

  可是,突然——

  痛!

  来自心脏的一阵莫名抽痛将沉浸在音乐中的我生生拉回现实。我皱紧眉头,努力咬住下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忍耐,忍耐……

  我不想在皇洺翼面前发作,不想让他看到那样的我……右手用力地握成拳头,死死地抵住胸口,我咬牙忍耐着,希望这阵疼痛能尽快捱过去。

  忽然,左手背传来一阵温热。

  一只手默默地将我冰凉颤抖的手握进掌心里。

  皇洺翼的右手,握住了我的左手。

  像是最温暖的潮水将我包裹其中,皇洺翼的右手带给我安心的温暖……

  医院的走廊一直都是这样。雪白的墙壁,惨白的白炽灯,踩起来会发出冰冷叩击声的大理石地面。

  偶尔有担架车飞驰而过,穿着白衣的护士和医生步履匆匆,不知道是死神还是天使栖息在拐角的黑暗里,等待着未知的绝望或希望。

  皇洺翼的脚步稳健而有力,黑色的皮鞋踏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

  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此时的住院部很安静,走廊上只有我们俩的脚步声。

  拐过尽头的楼梯口,妈妈的病房就在那里。

  我抬起头,看着皇洺翼沉默的黑色背影。这个人,分明说要囚禁我,要惩罚我,分明说着恨我,不在乎我,却依然禁不住我的央求,带我来了这里。

  “穆莎你不要担心啦!”

  “是啊!伯母会没事的。”

  “你也不要一直哭啦。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突如其来的喧闹声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看着距离我一步之遥的皇洺翼。他倏地停下脚步,直直的站在那里。

  下一个瞬间,我越过皇洺翼的肩膀,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一群人。

  熟悉的校服,熟悉的面孔,被熟悉的身影包围在中间的人,有着更加熟悉的脸。

  即使在哭泣着,也依然那么清秀美丽。

  穆莎!

  说话声突然停止了,连原本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我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这样呆呆的对望着,静静的望着对方许久不见却依然亲切熟悉的脸。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眼神与眼神交汇,暗自交缠着怎样的欲说还休?

  “sara!”围着穆莎的同学首先回过神来。

  “你还敢来医院?”

  “你怎么还敢出现在穆莎面前?”

  “那是皇洺翼吧?”

  “对!没错!皇洺翼果然是跟你一起来了!”

  “Sara,你这个混蛋!穆莎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什么都为了你着想,帮助你,袒护你,你居然这么对她!”

  “是啊!那么重要的订婚典礼,你居然抢走穆莎的未婚夫,把它一个人丢在典礼现场!你知不知道穆莎有多难过?”

  “Sara,你太没良心了!”

  ……

  一声声斥责穿透我的耳膜,溅起猩热的血液。

  穆莎低着头,没有看我,也没有看我身边的皇洺翼。

  她只是低着头,刘海遮住了她那双永远清澈的眼睛,一滴一滴的泪水,沉重的砸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也深深的砸在我鲜血淋漓的心口。

  我站在原地,内心一片巨大的荒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