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浓重的酒气打消了我不安的猜疑,却带来了更多的愤怒。

  “你怎么喝成这样?”

  “雪樱……”皇洺翼的声音第一次有些颤抖,带着粘糊糊软绵绵的腔调。

  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皇洺翼……

  他的呼吸中带着扑鼻而来的酒气,混合成一种浓郁的蛊惑的味道。

  他的眼神散乱、迷茫,好像天空最深处的黑洞,能够把一切都包容吸收。

  我被这样的眼神盯住,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呼吸。

  “雪……樱……”皇洺翼呢喃着,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

  “嗯,我在。”我轻轻的回答。

  “雪樱,你说,我是不是……错了……”他俊美的面孔上出现痛惜的神情,黑眸中的光芒渐渐变深。

  “雪樱,对不起……”他的声音很轻。

  我愣住了。

  “我不敢去承认,不敢去面对……因为我害怕……”皇洺翼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皱起眉头,“那个曾经恨你……伤害你的我……好讨厌!讨厌那样的自己……”

  皇洺翼反复呢喃着“讨厌”,却不知为何让我伤感的想要落泪。

  “雪樱……”皇洺翼支起身子抬起脸,鼻尖几乎触碰到我的鼻尖,“是我害的……对不对?是我害的……我害得你病了……害得你要离开……”

  皇洺翼……

  看着他漆黑的眼睛被一大片雾笼罩,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他的呼吸有些烫,轻轻呵在我的唇上,异常温热。

  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我竟然轻声对他说:“忘掉那些吧,让你讨厌的记忆,就那样忘掉吧。不管以前的一切,你能不能陪我看樱花呢?”

  皇洺翼没有回答,突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他轻轻的呼吸带着扑鼻的酒气吹到我的脖子上,半晌没有回应,似乎是睡着了。

  我颤抖了一下。怀里的重量突然加大,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扶起终于睡过去的皇洺翼,轻轻的把他放在沙发上,又仔细的检查了他的手掌。

  我细致的帮皇洺翼包扎好手掌上的伤口,又清理完地上的玻璃碎片。皇洺翼仍然沉浸在深沉的睡眠中。

  我慢慢的在他身边蹲下,静静地看着沉睡中的他。他的黑发散乱着,俊秀的脸微微陷了下去,不知道梦见什么了,眉头紧紧地皱着。

  不自觉的伸出手去,轻轻梳理了一下他的额发,我把手放在皇洺翼的额头上。

  皮肤接触的微妙触感让人心神宁静,皇洺翼也渐渐放松了眉头。

  我收回收,半趴在沙发上,鼻尖都是皇洺翼含着酒气的呼吸。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安静下来。

  忽然,眼角督到的一道微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那是一颗流星。

  没想到这样的天气里竟然也会有流星出现……

  我望向玻璃窗,看着那道光芒消失在夜幕尽头。

  都说对着流星许愿能让梦想成真,可是当我发现它的存在时,它已经消逝了,速度快得仿佛从不曾在夜空出现过。窗外的狂风仍在不停的肆虐着,我站直身子,走过去拉上窗帘。

  即使是流星也不能带给我奇迹。

  一切早已成了定局,不是么?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

  良久,当我都已经忘记刚才提出的约定时,皇洺翼的声音如夜雾般轻轻响起:

  “好。一起去看樱花。”

  我立即转身。他依然双目紧闭。我有些自嘲的淡淡笑了。

  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梦。

  脖子传来麻麻的痛感,我皱了皱鼻子,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

  恍惚中,意识在一点一点回归。

  等等——

  我昨晚不是睡在床上的。

  猛地清醒过来,我睁开眼睛。咫尺之间,一双漆黑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

  那么深邃,那么宁静,有种夜风般的沉默。

  我避开他的眼睛,他却紧紧地凝视着我,只是语气一如平日的疏离和冷淡:“醒了?”

  “嗯……嗯。”

  “起来吃饭。”简短地说着,皇洺翼从沙发上起身,看也不看我一眼,便走进了盥洗室。

  他……醒了多久了?

  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吗?

  还是说,他已经忘记昨晚的事情了?

  皇洺翼,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好?

  “收拾好了就跟我出去。”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梳洗完毕,刚刚走出浴室,就看见皇洺翼斜斜地靠在一边的墙壁上,冷冷地对我说。

  坐在那辆熟悉的跑车里,我看着沿途飞速晃过的美丽风景,静静地发着呆。

  近郊的空气清新美好,树木遮天蔽日,散落在路边的零星小别墅,有着白色或红色的外墙。

  “老板,菜式和往常一样,不要辣椒。”

  皇洺翼带着我走进一家装修别致的餐厅,没有看菜谱,他直接对站在一旁的店主吩咐道。

  “餐后加一分红豆抹茶西米捞。”停了一会儿,皇洺翼又补充道。

  我抬起头看了皇洺翼一眼,又沉默地低下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