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我看着距离我一步之遥的皇洺翼。他倏地停下脚步,直直的站在那里。

  下一个瞬间,我越过皇洺翼的肩膀,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一群人。

  熟悉的校服,熟悉的面孔,被熟悉的身影包围在中间的人,有着更加熟悉的脸。

  即使在哭泣着,也依然那么清秀美丽。

  穆莎!

  说话声突然停止了,连原本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我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这样呆呆的对望着,静静的望着对方许久不见却依然亲切熟悉的脸。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眼神与眼神交汇,暗自交缠着怎样的欲说还休?

  “Sara!”围着穆莎的同学首先回过神来。

  “你还敢来医院?”

  “你怎么还敢出现在穆莎面前?”

  “那是皇洺翼吧?”

  “对!没错!皇洺翼果然是跟你一起来了!”

  “Sara,你这个混蛋!穆莎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什么都为了你着想,帮助你,袒护你,你居然这么对她!”

  “是啊!那么重要的订婚典礼,你居然抢走穆莎的未婚夫,把它一个人丢在典礼现场!你知不知道穆莎有多难过?”

  “Sara,你太没良心了!”

  ……

  一声声斥责穿透我的耳膜,溅起猩热的血液。

  穆莎低着头,没有看我,也没有看我身边的皇洺翼。

  她只是低着头,刘海遮住了她那双永远清澈的眼睛,一滴一滴的泪水,沉重的砸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也深深的砸在我鲜血淋漓的心口。

  我站在原地,内心一片巨大的荒芜。

  脚底仿佛生长出巨大的根系,伸展着将我钉死在这块小小的地板上。

  穆莎——

  我终究还是……伤害你了吗?

  愤怒的言语仍在继续着,人群慢慢的向我围拢来。

  肩膀被推搡着,我沉默的闭上眼睛,默默地忍受着。

  突然,身边咻地刮过一阵风,我猛地睁开眼睛,只见皇洺翼黑色的背影挡在我面前。

  “滚开!”皇洺翼用身体隔开我和人群。

  “不许伤害Sara!你们谁害她受伤的话,我要他死!”皇洺翼的语气里含着森冷的杀意,人群倏地安静下来。

  穆莎无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底弥漫着浓重的悲伤,晶莹的泪珠堆积在她的眼中,柔软的睫毛一动,便是一场暴雨落下。

  穆莎低头,将所有的雾气藏在被刘海遮住的阴影里,然后转身离开。

  她脆弱颤抖的背影像利刃狠狠刺痛了我的心,她一定恨死我了吧?可善良的她,却不忍对我有一点责怪。

  “皇……洺……翼……”嚅嗫着,我躺在这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后面。

  皇洺翼的身影阻隔了所有的伤痛,那么坚定地挺立在我的面前。

  那么安全,那么坚毅。

  站在这个背影后面,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风和日丽,没有任何风雨可以伤害和动摇我。

  进入病房后,入眼是一片刺眼的白色,医院的白炽灯让人感觉愈加寒冷和绝望。

  如同此刻母亲的手,冰凉颤抖。

  我深情地看着妈妈的脸,那张原本洋溢着幸福的满足的脸,那张美丽而高贵的脸,此刻显得那么苍白,那么虚弱。

  我的心突然颤抖着疼痛起来。

  妈妈……

  我的出现带给你太多的沉痛和痛苦,是不是我不存在了,才是最好的呢?

  自责还内疚充斥在我的心间,我咬了咬下唇,扭过头去。

  离开吧。

  离开吧……

  只是这一眼,就足够让我余下的生命变得温暖而充实。妈妈的样子,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力——温暖的手,有力的怀抱,温柔的话语,就让那美丽的笑容,带着幸福和满足永远停留在您的眼睛里吧!

  就在我转身离去的一瞬间,手上突然传来了温柔的触感。

  我吃惊的回过头,只见妈妈用力地捂住了我的手。

  虽然她的手指依然冰冷,发着抖,却还是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没有一丝犹豫。

  “妈……妈……”我喃喃地唤她。

  妈妈的脸颊上缓缓地过一道绵延的湿意,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沉默着,眼泪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手指也一点一点地用力将我的手握紧。

  “妈妈!”

  那么久的期待和期盼,当这俩个字从我的口中喊出时,我不禁有些哽咽了。

  梦中经常念叨的俩个字,在这个时刻竟然如此厚重,那是朝思暮想的期盼的重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