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看着此刻虚弱无力的美萱,以前的事似乎都烟消云散了,我对她展开一个轻轻的微笑,鼓励她说:“美萱,无论怎样,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所以请你一定要好起来。”

  她的脊背僵硬地挺立,眸中却依然没有半点焦距。

  我走出病房,关上门的瞬间,屋内传来痛哭声。

  我的心不禁酸涩地疼痛起来,我捂着胸口缓缓地向走廊深处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一阵虚脱的感觉突然袭击了我。感觉全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离身体,我的眼前陷入了一片迷蒙的白雾中。我挣扎着想开口叫喊,结果却是无声突然地向后倒去……

  嘀、嘀、嘀——

  耳边是机器发出的一成不变的单调声响,鼻尖漂浮着浓浓的氧气味道,和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这里是,哪里?脑子里依然晕沉沉的,身体软绵绵的,好像漂浮在半空的云,舒适,却又夹杂着无法自由活动的焦躁。

  努力聚集起不多的力气,我缓缓的眨着双眼。

  沉重的眼皮被掀开一条缝隙,耀眼的阳光立刻刺痛了原本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

  我不自觉地轻轻侧过头,妄图躲开那条刺眼的光线。

  “Sara……Sara你醒了吗?”

  是谁……是谁在我的耳边焦急地喊着什么?

  眼睛渐渐适应了外界的光线,模糊的视线慢慢清晰起来。

  雪白的天花板,挂着隔帘的墙壁,透明的巨大窗户。

  还有永不停歇的机器,维持着我微弱的血流、心跳和生命。

  我整个人惶惶忽忽的,意识和记忆一样停留在混沌中。

  胸口弥漫着消散不去的沉闷疼痛,这样的疼痛,这些日子以来一天比一天清晰,我默默地忍耐着,习惯着,麻木着。

  突然,原本已经习惯的闷痛变得清晰起来,尖锐而深刻地在胸膛深处炸响。

  我捂住胸口蹲下身体,努力的想要平静下来。

  然后……

  记忆开始消失,思维开始断裂。

  我环视了房间一周,确定了这里是医院的无菌室。

  我……又晕倒了吗?

  轻轻地转动脖子,我看到病床边的晨勋。

  高大的身影有些好笑地裹在水蓝色的消毒服里,戴着口罩的脸看不清表情。

  “Sara。”

  “我……没事……”努力地动了动唇,我看着晨勋眼睛,想要笑笑让他安心,却完全没有力气。

  “Sara……不要死,你不要死……”

  晨勋的眼睛还是那么黑,那么亮,似乎有水一般的光泽在其中流转。

  他低低的呢喃着,好像这么说着,我就真的不会离开一样。

  催眠我,也催眠着他自己。

  “不,我不会死的,我和你约定过的,我们一定会亲眼看到……亲眼看到那最美丽的……樱空之雪。”

  我看着晨勋哀伤的眼睛,仿佛看见了那之后的另一个世界。

  “嗯。”

  晨勋小心翼翼地握了握我的手。

  他那么轻,那么小心,只是浅浅地握住一下,便马上放开了,好像我是玻璃做的,一碰就会碎掉。

  只是这么短短的一瞬,我依然感觉到了他的温暖。

  那么暖,那么热。

  深沉的疲倦向我袭来,海水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我的意识。

  我困乏地眨了眨眼睛。

  晨勋蹲下身子,轻轻地摸了摸我的额头。

  “睡吧,Sara……没关系的。睡吧……”

  晨勋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好听。我在他一声声轻柔的话语中闭上了眼睛,好像即将沉入的梦境,也和他的声音一样那么温柔,那么迷人。

  “Sara醒了,不过她现在依然很虚弱,之后病情会怎么变化,我们都不知道。”

  “让我去见她。”

  “不,不行!”

  “我要见她!”

  “现在我是不会让你见她的,你只会给她带来伤害!你不是恨她么?为什么你现在又要来缠着她?你滚!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我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隐隐约约的,门外传来嘈杂的争吵声,晨勋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

  混沌的意识中,我好像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

  皇洺翼……他来干什么?

  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真央和晨勋都不在。我坐起身,正想为自己倒一杯水,床边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喂?”我用力的喘息了两口,接通了电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