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晨勋微微地一笑,笑容中有着显面易见的哀伤。他的声音轻轻发颤,说:“Sara,请不要拒绝我好吗?”

  “就是啊,姐姐。”温暖甜蜜的微笑在穆莎的嘴边晕开,她道:“答应吧。这样咱们可以一起举行订婚仪式哦。”

  订婚……仪式:……

  一起……我的眼眸中像是注入了深冬的寒气,刺冷的冰晶在我的眼中绽放成花,呼吸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很轻很轻。

  那个一……

  他要订婚了……

  和我的亲妹妹……

  今天是他们一起拍婚纱照的日子,很快他们就会结婚,然后……应该很幸福吧。

  我静静地站立着,静静地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凝固冰冻,但我的痛苦不可以明显,不可以。哪怕是再做掩饰。这样地警告自己,我握紧了手指,喉咙哑下来,说:“好。”

  晨勋的眼睛顿时闪亮。

  穆莎用手捂住嘴,惊喜的笑容浮现在她清秀的脸颊上:“恭喜姐姐。”

  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气息,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美好。

  这样也好,不是吗?所有人都很开心,得到想要的。那么小小的我的感觉,就可以变得不重要。

  忽然,“咣当”一声巨响,打破了此刻的安宁和美好。所有人都惊讶地睁大眼睛望去——

  皇洺翼一脚踢翻了身边的座椅。金属的椅子飞到一边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噪音。

  我第一次见到皇洺翼的脸上出现这样愤怒的表情,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眼睛危险地眯起来,下颔的肌肉也紧绷着,整个身体散发着逼人的魄力。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我和晨勋。

  然后,他看也没看被吓得呆立在一边的穆莎,甚至没有换掉身上的礼服,就这么转身朝出口走去。

  “洺翼……”

  穆莎显然被这样的皇洺翼吓坏了。眼泪一滴一滴砸在雪白的婚纱上,被白色的缎面布料吸干,变成一颗圆圆的水渍。她呆呆的,无助地呢喃着皇洺翼的名字。

  “洺翼……洺翼……”

  我突然有些愤怒,提起裙摆向门外跑去。

  “Sara!”

  背后像是传来晨勋的呼唤声,但我却全然没有理会。清冷的空气扑上我的眼帘,口中呼吸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冰冷。

  眼前的影象变得模糊,一块块好像碎裂的彩色拼图。

  只有一个身影,在几步之遥的前方。

  漆黑的,明亮的。

  永远那么坚定,那么清晰。

  那是——

  皇洺翼……

  我努力朝他跑去。

  “你!”

  终于在店门口,我追上了正要打开车门离去的皇洺翼。

  忍住颤抖的身体,我紧紧咬住嘴唇:“你怎么可以……”

  我话还没说完,手臂忽然被拉扯进车里,用力地摔上了门。

  “开车。”

  皇洺翼依然隐隐含着愤怒的声音冷冷地命令驾驶座位上的牧彬。牧彬不发一言地踩下油门,黑色的轿车划开清冷的空气,箭一般地驶了出去。

  车内弥漫着窒息的气氛。

  皇洺翼忽然扣住我的手腕,我的心中一阵恐惧。

  “为什么?明明是你害死我的弟弟,我竟然……”

  皇洺翼没有继续把话说完,只是紧紧握住我的手腕,他的手指灼烫似火,我的心口重重地跳了一下。

  “你这身婚纱十分美丽,别致……”皇洺翼将身体靠近我。

  我僵住,他高大的身体低低地伏在我的面前。

  依然是那张冷酷的脸,英挺的眉毛轻轻地拧着,漆黑的眼睛深处,愤怒的红色火焰在灼灼地燃烧。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牵连起下颚的线条更加紧致而锐利。

  我呆呆地看着皇洺翼愈加逼近的脸,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他宽阔的胸膛下。

  皇洺翼的愤怒……

  铺天卷地地袭来。

  我不禁有些颤抖。

  他想……干什么?

  “撕拉——”一声脆响,肩膀上突然感觉到冰冷的凉意。

  皇洺翼一把握住我的衣领,毫不留情地用力,一下撕开了我的领口。

  “但是,在我眼里,这婚纱非常刺眼。”他的眼神倔强,有种不顾一切的神情。

  我愕然,使劲摇头,嘴唇苍白:“不……不要……”

  我用力扭动身体挣扎,白色的婚纱摩擦着皇洺翼黑色的礼服发出刷刷的声响。

  皇洺翼依然沉默着,全然不理会我的挣扎。

  我用力的推拒着皇洺翼坚实的胸膛,扭动着在后座挣扎,想要逃开这可怕的愤怒。

  然而,皇洺翼毫不容情地更加逼近。

  雪白的婚纱,美丽的蕾丝,被他毫不吝啬的撕扯开,细线串成的珍珠绷散开去,霹雳啪啦地掉了一地。

  原本象征着纯洁与甜蜜的婚纱礼服,此刻却狼狈不堪地变成了皇洺翼愤怒的牺牲品。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眼前模糊晃动的都是皇洺翼愤怒的脸。

  绝望地抬起头,后视镜里,牧彬的眼睛一闪而过。

  那双眼睛里,藏着那么深、那么深的歉疚。

  那么浓、那么浓的焦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