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却在我的心中变得无比温暖,像手中的热奶,恰到好处的热度从指间一直传递到四肢百骸。

  穆莎笑嘻嘻的拿起另一杯牛奶,抿了一口,然后夸张的吐着舌头:“哇!好烫。”

  “慢点喝。”司明美看了一眼撒娇的穆莎,眸子深处的爱意和满足清晰的流泻出来。

  我静静的坐着,握紧了手中的牛奶杯。

  穆莎放下牛奶,拿起筷子:“好饿哦,妈妈,可不可以先吃点东西,等牛奶不那么烫的时候再喝。”

  “就是要趁热喝呀!”司明美不同意,严肃的强调,“趁热喝才会起作用。”

  “可是妈妈,喝下这么一大杯热牛奶,人家就会饱了,就没办法吃妈妈做的这么美味的菜了。”穆莎开始撒娇。

  明亮的餐厅里,我静默地坐着,久久地望着穆莎和司明美,感受着她们自然而亲切的对话中透出浓郁的暖意。终于,司明美妥协了,同意让穆莎先吃饭,穆莎开心的笑着说:“妈妈真好。”

  说着,她夹了一块肉,放进我碗里:“妈妈煮的肉特别好吃。”

  “别光顾着向别人夸耀妈妈,自己也要吃一点,刚才不是说肚子很饿么?”司明美宠溺的看了一眼穆莎,转过头来看我的时候,眼神中却夹杂着一丝冰冷的质疑。

  心仿佛裂开了一条缝,痛楚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我深吸了一口气,苦涩地笑:“谢谢。”

  “妈妈。”穆莎放下筷子,郑重地说,“Sara不是别人。”

  司明美愕然。

  我怔住,随即对穆莎摇摇头,暗示她不要说。之前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穆莎扬起灿烂的笑脸,说:“Sara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

  司明美伸手宠溺地摸了摸穆莎的头发,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穆莎永远都是这样善良、单纯,只是交朋友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轻易的就说出‘最要好的朋友’这种话,我不可希望我的宝贝女儿最后后悔呢!”

  胸口仿佛被一个拳头狠狠击中,我微微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好像有千言万语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无法顺利的倾吐出来。

  身旁的穆沙急切地出声:“不会的!Sara是不会伤害我的。”

  “既然如此——”司明美斜睨我,温情的目光夹杂着冰冷的质疑。“我现在诚挚的邀请Sara小姐参加我家穆莎和皇洺翼的订婚典礼,可以吗?”

  参加……

  不参加……

  仿佛有一层白雾在我眼中凝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不真实,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的睫毛无力地颤动着,轻声说:“我去……”

  虽然声音很颤抖,却耗尽了我身上最后一丝力气:“我去参加穆莎和……皇洺翼的订婚典礼。”

  晚餐结束后,穆莎送我到门口。

  清冷的风吹来,路灯下洒下暖黄色的温柔光芒。

  穆莎美丽的小脸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如如玛瑙般晶亮的眸底流动着一种异样的情感:“姐姐,对不起。”

  “嗯?”我有些不解,伸手摸着穆莎的头发。

  “我知道要姐姐来参加我和洺翼的订婚仪式,对姐姐来说是件很为难甚至很过分的事情,毕竟你和洺翼曾经那么相爱。”

  我的笑容变得暗淡,但随即绽放的更大:“傻瓜,你都说是过去了。”

  “不,或许洺翼还一直喜欢着你呢。”穆莎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与慌乱。

  我上前抱住她:“你真是傻瓜,不要管那么多,毕竟现在他身边站着的是你,你就是他的一切。”

  听到我的话,穆莎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天真而温暖地看着我说:“姐姐,你知道吗?因为洺羽的事,皇伯父病倒了,他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洺翼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洺翼非常恨爸爸用情不专令妈妈抑郁而终,但其实伯父在伯母死后,一直希望能得到洺翼的原谅。我知道洺翼还是爱着自己的父亲的,所以才会答应伯父举行订婚仪式。”

  他喜欢的人?

  我的眸中闪过一抹黯然,心里一阵空落落的疼痛。

  “姐姐,我真的很爱洺翼。我希望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有妈妈的,还有你的。”穆莎微微侧头,像一个美丽的布娃娃,大大的眸中闪着透明的光芒,“我最亲爱的姐姐。”

  “我?”嘴唇微微嚅动,我的喉咙里一阵灼烫一阵冰凉,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

  “嗯!姐姐。”穆莎的声音清澈而舒缓,笑容甜蜜,像是沉浸在最美丽的梦里,“祝福我,好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冬末夜晚的空气带着一丝凉意,混着湿润的水汽,缓缓流进肺里。我点点头,说“祝你永远幸福,我的妹妹。”

  说完,我缓缓地闭上眼睛,身体孤独而僵冷。

  春天,快到了吧?

  窗外,天空灰暗阴沉。

  室内,灯光温暖明亮,一架黑亮的钢琴在灯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晨勋坐在钢琴旁,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指尖的黑白琴键,然后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我,幽黑的眸中落满星光。

  他缓缓地说:“是G谱号,这里绝对是高音,不可能是低音。”

  我安静地扬起唇角:“我记得音乐老师说,这段开始是F谱号。”

  “应该是低音,高音上去的感觉很奇怪。”真央也附和道。

  此时的音乐教室里只有我们三个,宁静如港湾。灯光下,晨勋再次舞动手指,每一个随着黑白琴键飘散出来的音符都仿佛带着翅膀,悠扬的漫天起舞。

  一曲终了,晨勋说:“Sara该吃药了,或许我应该建议医生给你再加点治疗记性不好的药。”

  然后他站起来,修长的身体斜倚着黑亮的大钢琴,戏谑地笑看着真央:“至于你,真央,该吃什么药呢?医院似乎没有治疗盲目附和的药。”

  “是吗?该吃药的人应该是你吧,治疗狂妄自大的药,不晓得哪里有卖。”真央伸出手在晨勋眼前晃了晃,好心地提醒道,“你最好快点找到良药,免得传染给大家,就罪孽深重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