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我的心忽地一恸,然后沉寂无声。

  “姐姐,要不咱们跟摄影师说说,合拍一张婚纱照留念,好不好?”

  穆莎望着我,神情有一些羞涩,还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期待。我的心被砰地撞了一下,睫毛悄悄濡湿起来。

  “好不好?”穆莎期待的眼睛里有无数星星在闪动。

  许久,我轻声回答:“好。”

  可是当穆莎把这个提议告诉皇洛翼和晨勋的时,他俩竟然同一刻摇头——

  “不好!”

  “我不同意。”

  穆莎只好沮丧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不过摄影师还是把我们带到了同一露天场地,让我们等待拍摄。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的目光不时地飘向皇洛翼。他穿着黑色的礼服,似乎廋了许多,隐约有些病容,肌肤苍白得如同褪色的樱花花瓣。

  真央细心地将我的头发梳了一遍,说:“有点散开了,我去叫化妆师过来帮你补补妆。”

  我点点头:“嗯。”

  真央刚转身离开,摄影用的闪光灯架子忽然不明原因地倾斜,朝地面倒下来,而那个方向刚好是穆莎所站的位置。我不加思考地跑过去,用力推开穆莎,自己却来不及闪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暗朝我袭来。

  这时,一个黑影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我。我怔怔地看成着他,他的眸中依然是一片幽暗的冷漠,却令我觉得无限温暖,这一刻,我多想叫他的名字,但穆莎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洺翼!”

  瞬间,我的喉咙里像是卡着了什么东西,难受得发不出声。

  当!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我感觉到皇洛翼的身体猛地一颤。他抬起左手,将闪光灯加子推到一旁,与此同时松开了我,目光中含着不明的探询意味:“你没事吧?”

  他是在对我说,还是在对我身后的穆莎?

  我凝视着皇洺翼,想从他的眸中找到答案,可是他幽深的黑瞳清清冷冷,仿佛是两泓深不见底的潭水,我什么都发现不了。

  只是他的手背上有一道红色的淤痕清晰可见。

  “一定很痛吧?”穆莎轻轻地握着他的手,疼惜地问。

  工作人员迅速赶了过来,一边对我们表示歉意,一边清理现场。

  “没事。”皇洺翼收回手,目光一闪,视线落在我身上瞬间,瞳孔中射出如针尖一般刺人的光芒,“一个意外而已。”说着,他冷冷地一笑,十分不屑和轻蔑,“我只是想过去救你,但是有人比我早了一步,我就顺手帮帮她罢了。”

  我一怔,脸上的表情全部凝固。皇洺翼的话让我失神,我安静地瞅着他那充满冷漠和不屑的眼睛,心疼得再没有任何感觉。

  “Sara。”

  就在我以为我可以痛得沉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的时候,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优雅得仿佛阳光下的泉水。他轻唤:“Sara。”

  这个声音竟在一瞬间让我的心变得柔软。我的脸上浮现起淡笑,声音平静无澜:“晨勋。你放心,我没事。”

  “真的?哪里痛要说出来,不要总是强忍着,让我帮你分担,可以吗?”晨勋的眼眸中有一丝落寞。

  阳光射进他的眼底,他微微地眯起眼睛,轻柔的声音如同飘落的花瓣,在清澈的泉水上徐徐晃动。

  “我不会顺手救你,我会全力以赴保护你。”

  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点点充盈我的胸腔,我暗哑地说:“晨勋……”

  “Sara,虽然我的保护迟了些,但我的这份保护是永远都不会停止的。”说话间,晨勋迎着阳光紧紧地抱住了我,然后趁我还在愣怔的瞬间,他的吻如一阵温柔的风,在我嘴唇上轻轻地掠过。

  “Sara,嫁给我,好吗?”

  银白色的裙纱在微风中静静地飞扬。阳光在白色的台阶上反射着灿烂温暖的光芒。晨勋满怀期待地注视着我,白色的礼服闪着脆弱的光。

  “Sara,嫁给我好吗?等你病好以后,我们就结婚,好吗?”

  轻柔的语气让我的心微微地一动。方才宛若蜻蜓点水般的那个吻,很温暖,好像可以盛放下我所有的绝望和哀伤。

  默然地凝视着晨勋,在我的眼眸中清楚地映出也他的样子。他祈求的眼神,仿佛是隐在我眼底的一粒沙,让我感觉一阵酸涩的疼。

  我缓缓地摇头,声音一点点地低了下去。

  “不能,我不能。”

  晨勋微微地一笑,笑容中有着显面易见的哀伤。他的声音轻轻发颤,说:“Sara,请不要拒绝我好吗?”

  “就是啊,姐姐。”温暖甜蜜的微笑在穆莎的嘴边晕开,她道:“答应吧。这样咱们可以一起举行订婚仪式哦。”

  订婚……仪式:……

  一起……我的眼眸中像是注入了深冬的寒气,刺冷的冰晶在我的眼中绽放成花,呼吸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很轻很轻。

  那个一……

  他要订婚了……

  和我的亲妹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