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这一次,画稿散落到地面时,周围的同学都倒抽了一口气。

  “那……”

  “这个……”

  “不是……”

  几乎铺满一地的画稿,上面的内容只有一个——

  美萱。

  空气中似乎有寒流经过。美萱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那些画,面无表情,嘴唇却一点点变白。

  然后——

  她抬起脚,毫不怜惜地踩在一张画稿上,狠狠地碾起来。

  同学们都惊呆了,一时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我怔怔地皱眉。

  晨光如水晶般透明。

  美萱还在疯狂地碾着地上的画稿,像疯子一般,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脸色苍白。

  “够了!停止这种伤害吧!”穆莎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皇洺羽……他死了,是真的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连一滴眼泪都没有,还要如此狠心地对待他的遗物!”

  “为什么?”美萱的眼底像是有东西在闪光,可是又混着困惑、挣扎和不知所措。她的语气中带着一贯的嘲讽,大声说,“为什么我要哭?皇洺羽死了我为什么要哭呢?他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他暗恋我,是他自作多情,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这件事从头到尾跟我有什么关系?皇洺羽的死是他自作自受!是他咎由自取!是他活该!”

  说完,美萱瞪着穆莎,狠狠地瞪着,像一头兀自挣扎的野兽。

  穆莎震惊地捂住嘴。

  同学们早已被惊得呆若木鸡。

  此刻,教室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等待下一刻发生什么。

  “笨蛋!”美萱的声音再次响起,“男朋友都要被人抢走了,居然还帮着敌人说话。你千辛万苦地找来这些废纸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想想怎么保护自己的男朋友不被别人夺走!”

  听到美萱的话,穆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还是大声地反驳:“你乱说。”

  我不由得怔住,身体轻轻颤抖。身后的晨勋紧紧地抿着嘴唇,直到原本红润的嘴唇微微泛起青白色。

  “太不可思议了,平日里那么温顺的穆莎居然会打人啊!”

  ……

  细碎的议论声灌入我的耳中,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又一阵的感动,同时也一点点酸涩的抽紧。晨勋似乎感受到了我强烈的情绪波动,更加用力的搂紧了我。

  “你……你居然敢打我!”

  美萱皱起眉头,恶狠狠的盯着穆莎。

  “我就是不允许你这么说sara!sara一直当你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说过你的任何坏话,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她呢?你践踏皇洺羽的感情也就算了,我绝对不能让你随便欺负sara!”

  穆莎几乎是嘶吼着冲美萱喊道,她的双手在身侧紧紧的握成拳头,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哦?你就这么想要保护她么?”

  沉默了半晌,美萱终于缓缓的开口。

  她轻轻的把被穆莎打散的头发塞到耳后,微微挑起唇角,恢复一贯冷艳孤傲的神情。

  “所以——穆莎,我刚才没有说错,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说完,美萱再也不看穆莎一眼,迈开修长的双腿向教室外走去。

  地面上的画稿被她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踩过,仿佛折翼的蝴蝶一般,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和美好。

  同学们无声的分开一条道,美萱从人群中走过,沿着走廊渐渐走远,直至消失在转角。

  我远远的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涌起微微的凉意。像有闪着寒芒的针,在一阵一阵不停的戳刺。

  那个回忆里美好的美萱似乎真的一点点走远,再也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城市总是笼罩在浓浓的大雾中。

  如同我心里面的哀伤,沉重的无法驱散。

  我常常望着窗外朦胧的世界发呆,视线里模模糊糊的事物、深深浅浅的颜色,全部和天空连成了一片。

  同学们像是隐隐明白了美萱和皇洺羽之间的事,虽然还是会对我指指点点,却再也没有像那天那样直接的攻击我。

  这天,课间活动时间,我走上楼梯的时候,遇到美萱走下楼梯。

  她与我擦肩而过,冷漠的仿佛我是一个陌生人,或者是根本不存在的透明人,从始至终没看我一眼。

  我轻轻的叹气,心绪有一刹那的恍惚。我转身走向走廊的窗边,打开紧闭的窗户。

  雾气紧随而来,带来悲伤的寒意。

  几个同学经过,像是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肆无忌惮的议论着——

  “其实是美萱吧,皇洺羽喜欢的是美萱吧?”

  “那sara是怎么回事啊?”

  “传说中的三角恋?”

  “不像是,我亲眼看到了穆莎带来的说是遗物的东西,全部都是画,画的全是美萱,各种形态的,画得可好看了!”

  “那这么说,皇洺羽喜欢的是美萱喽?”

  “那他为什么要为了sara自杀?”

  “事情好复杂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