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嗯?”我有些不解,伸手摸着穆莎的头发。

  “我知道要姐姐来参加我和洺翼的订婚仪式,对姐姐来说是件很为难甚至很过分的事情,毕竟你和洺翼曾经那么相爱。”

  我的笑容变得暗淡,但随即绽放的更大:“傻瓜,你都说是过去了。”

  “不,或许洺翼还一直喜欢着你呢。”穆莎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安与慌乱。

  我上前抱住她:“你真是傻瓜,不要管那么多,毕竟现在他身边站着的是你,你就是他的一切。”

  听到我的话,穆莎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天真而温暖地看着我说:“姐姐,你知道吗?因为洺羽的事,皇伯父病倒了,他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洺翼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洺翼非常恨爸爸用情不专令妈妈抑郁而终,但其实伯父在伯母死后,一直希望能得到洺翼的原谅。我知道洺翼还是爱着自己的父亲的,所以才会答应伯父举行订婚仪式。”

  他喜欢的人?

  我的眸中闪过一抹黯然,心里一阵空落落的疼痛。

  “姐姐,我真的很爱洺翼。我希望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有妈妈的,还有你的。”穆莎微微侧头,像一个美丽的布娃娃,大大的眸中闪着透明的光芒,“我最亲爱的姐姐。”

  “我?”嘴唇微微嚅动,我的喉咙里一阵灼烫一阵冰凉,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

  “嗯!姐姐。”穆莎的声音清澈而舒缓,笑容甜蜜,像是沉浸在最美丽的梦里,“祝福我,好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冬末夜晚的空气带着一丝凉意,混着湿润的水汽,缓缓流进肺里。我点点头,说“祝你永远幸福,我的妹妹。”

  说完,我缓缓地闭上眼睛,身体孤独而僵冷。

  春天,快到了吧?

  窗外,天空灰暗阴沉。

  室内,灯光温暖明亮,一架黑亮的钢琴在灯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

  晨勋坐在钢琴旁,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指尖的黑白琴键,然后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我,幽黑的眸中落满星光。

  他缓缓地说:“是G谱号,这里绝对是高音,不可能是低音。”

  我安静地扬起唇角:“我记得音乐老师说,这段开始是F谱号。”

  “应该是低音,高音上去的感觉很奇怪。”真央也附和道。

  此时的音乐教室里只有我们三个,宁静如港湾。灯光下,晨勋再次舞动手指,每一个随着黑白琴键飘散出来的音符都仿佛带着翅膀,悠扬的漫天起舞。

  一曲终了,晨勋说:“Sara该吃药了,或许我应该建议医生给你再加点治疗记性不好的药。”

  然后他站起来,修长的身体斜倚着黑亮的大钢琴,戏谑地笑看着真央:“至于你,真央,该吃什么药呢?医院似乎没有治疗盲目附和的药。”

  “是吗?该吃药的人应该是你吧,治疗狂妄自大的药,不晓得哪里有卖。”真央伸出手在晨勋眼前晃了晃,好心地提醒道,“你最好快点找到良药,免得传染给大家,就罪孽深重了。”

  我坐到钢琴前,不死心地辩解道:“这段是要表现哀伤的感受,如果用高音的话,那样脆弱的感情似乎表达不出来。”

  晨勋面对着我,优美的唇角绽放着轻柔的微笑:“要不要打电话问问音乐老师?事实会证明我是对的。”

  “你敢打赌吗?”真央不服气,“如果我和Sara说得对,麻烦你去影楼拍几张狂野的写真照,放到校园BBS上供同学们瞻仰。”

  “死人才要瞻仰。”晨勋头疼地揉揉额角,“用词不当!年纪轻轻就口齿不清,到老了可怎么办?”

  “你!”真央气结。

  我轻轻地笑:“如果我们赌输的话,就让真央去拍一套性感的写真照放到校园BBS上。”

  “Sara!”真央顿时气得头顶冒烟,“损友。”

  事实证明我健忘了,给音乐老师打电话求证后才发现,原来那段曲子真的是G谱号,而作为打赌输的一方,我被晨勋和真央拉着去影楼拍写真照,这是举手投票的结果,我想该抱怨交了“损友”的人是我才对,明明说的是真央拍写真,哪知道这两个家伙竟然意见一致地把“魔爪”伸向了我。

  我几近崩溃地站在步行街的影楼前,看着橱窗里洁白美丽、仿佛沐浴着星光的婚纱……

  这里分明是——

  婚纱影楼。

  “走错了。”我果断地转身,正要离开,却被晨勋拉住手腕。

  我诧异地望着他:“这是婚纱影楼。”

  晨勋的眼底像水一样清澈的光芒闪过:“是婚纱影楼,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啦!在这里拍也是可以的啊!”

  他的声音很轻,我突然有些不忍拒绝。

  “晨勋,你是预谋好了要跟Sara拍婚纱照吧!”真央开玩笑地说着,眼底却闪过一丝黯然。

  我注意到真央眼底的黯然,刚想拒绝晨勋的请求,却没想到真央已经推开店门,率先走了进去。

  我也只好任由晨勋牵着我的手走进去,拱形的玫瑰花门后是一个如梦似幻的童话王国,连空气里都弥漫着浪漫的甜蜜气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