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姐姐,呜呜呜……”穆莎仍是摇着头哭着,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哽咽着问道,“那姐姐会……这件事,洛翼知道吗?”她始终是不忍心提到“死”这个字眼。

  “不,他不知道。”我摇摇头,在心里补充道,即使知道了,也只是遂了他的心愿吧。他那么恨我,如果我死了,他就不用再那样深刻地憎恨一个人了,会变得轻松吗?

  可是我还是不想让他知道。毕竟,我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再和他牵扯出任何联系了。

  “穆莎,别告诉他好吗?”

  “姐姐……”穆莎美丽大眼睛里的情绪从痛心与难过,变成了无尽的怜惜与不舍。终于,她点了点头。

  我轻轻呼出一口气,仿佛连压抑在心上的重量也一同呼出了,整颗心变得轻松起来。

  天色暗下来,夕阳渐渐泛出金色的光芒。城市的喧嚣和宁静、善良与罪恶、爱与恨、告别与重返间次到来,一如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我讲视线从穆莎身上移到窗外。天边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抹乌云,遮住了落日。

  也许,很快又要下雨了。

  断断续续的雨折腾了一整夜,最终在第二天黎明降落时停止。

  然而既然雨停了,冬天的天空依然一片暗灰,没有一丝生气。

  一大早,我提着书包走在通往教学楼的林荫道上。我告诉自己要看上去尽可能轻松一些,那些已经过去的事就让它慢慢过去。

  可是当我推开教室门时,头顶上忽然一道阴影落下——

  我本能地朝门边一躲,一盆水从木门上方泼来,水花溅到我的校服上。

  “唉,居然失败了。”

  教师里,不知是谁抱怨了一句,接着有人用鄙夷的口吻接腔。

  “昨天皇洛翼把她带着肯定是替弟弟报仇,结果她却好发无伤,就知道她有多厉害了,这种小伎俩怎么可能伤到她!”

  我站在教室门口,脚下是一片水渍。

  班上的同学都在用不友善的目光打量我。

  我紧紧咬住嘴唇,不敢用力呼吸,一股悲凉感在我血液里流淌。

  “你们……”我努力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声音像是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无法平静地发出来。

  啪——

  一枚鸡蛋砸在我的身上,水蓝色的外套被蛋汁染脏。

  还来不及看清是谁扔的,我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尖刻阴冷的声音:“哇,好好的一颗鸡蛋就这样浪费了。”

  我抬起头,看到美萱走进教室。他冷冷地看着我,说:“如果洛羽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应该会痛心吧。”

  她缓缓的走过桌子,表情忧郁的走到我面前,“真是没想到,你这个杀死皇洺羽同学的凶手,竟然还可以坦荡的来上课。”

  凶手……

  我握紧了书包带。

  教室里寂静无声,几乎每个人都摆出了看好戏的表情。我眼神幽静的望着美萱,一言不发。

  “你以为你不说话就可以逃避了么?”美萱的嗓音猛地拔高,尖锐的刺透了我的沉默。

  同学们跟着谴责起来——

  “不要以为装出一副善良的样子就可以掩盖罪恶!”

  “就是说啊。”

  “亏大家那时候还去医院探望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坏,害死皇洺羽。”

  ……

  教室里忽然变得喧嚣,我的脑中一片混乱。

  凶手——皇洺翼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是害死他弟弟的罪魁祸首。现在,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了。

  我的鼻子忽然一阵酸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我抱着自己的书包向座位走去,仿佛那里有我的保护层,只要抵达了,我就不会再被伤害。

  可是才向前走了几步,我的腿忽然绊到了旁边的椅子,整个人摔倒在地,手中的书包掉落在身旁。

  同学们依然在指责我,没人同情我,更别说过来扶我。

  腿被扭得生疼,我咬咬牙努力的爬起来,然后弯下腰想要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包,只听见哗的一声,一盆冰冷的水冷不防的从我的头顶浇下。我的头发在瞬间被浇透,衣服也完全被淋湿。

  我抬起头,美萱挂着轻蔑的笑容看着狼狈无比的我,神情不屑冰冷。

  水珠从我湿透的头发上滚落……我的脸上,身上全是水,我伸手擦去脸上狼狈的水珠,站直身子,咬着唇直直的看着美萱

  “你是杀人凶手,竟然还敢这样看着我?”美萱怒视着我,从拎着的袋子里拿出一个柿子,劈手朝我砸来。

  柿子在我的视线里逼近,然后狠狠地砸在我头上。红色的液体顺着我的头发滴落,遮挡住我的眼睛。

  “你们也试试,用柿子教训杀人凶手。”美萱偏头对其他同学说。她的眼神那么凌厉,仿佛有控制人心的魔力。

  有一两个怯弱的同学向前,在美萱赞许的视线中拿起柿子朝我扔了过来。

  啪!

  柿子在我的眼睛上方开花,我的脑子一阵晕眩。

  好痛,我的心好痛。

  渐渐的,所有的同学都拿起了柿子,像是被这种“正义”的氛围煽动,也一个接一个地朝我扔出了柿子。

  “杀人凶手!”

  “去死吧!”

  “滚出我们班!”

  “凶手!”

  ……

  耳边回响着指责与咒骂,校服上沾满了粘稠的液体。我陷入绝望的深渊,那些丢过来的柿子如洪水猛兽一般撕咬着我,而我的手居然连握紧的力气都没有。视线渐渐模糊,我真的好想睡过去,这样,等醒来的时候,就会发现,此刻的一切不过是场梦。

  这样想着,身体不由自主地随着意识向地面倒去……

  忽然——

  一双温暖的手。

  一阵熟悉的气息。

  在那一瞬间,抱住了我,笼罩了我。

  同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那声音在我模糊的意识里犹如天籁。

  我深情地凝望着面前的人,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似乎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

  我喃喃出声:“晨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