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穆莎摸了摸鼻子,笑着说:“我还以为姐姐睡着了呢,所以只敢在到家的时候和姐姐说话。”

  “到了?”我疑惑的看向车窗外,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

  我和穆莎走出的士,定定的站在穆莎家的洋房门口。

  家……

  这里就是家。

  虽然在这样的雾天里,景象都是朦胧的,但是在这里,家的气息是如此浓烈,如此亲切。我的嗓子忽然一片咸涩的哽咽,眼角泛上湿润的光芒。

  门开了,司明美紧张的冲向穆莎:“怎么不多穿点衣服?也不怕被冻着!妈妈告诉你多少次了,万一感冒了就糟糕了。”

  穆莎不以为然的笑着说:“都到家门口了,而且只是一点点小雨啦……”

  司明美和穆莎进屋。

  我如同石化的雕像,僵直的站在那里。

  清冷的雾将我孤独的身影笼罩。我穿的也很单薄。

  我怔怔的站着,身体孱弱的仿佛深秋的落叶,眼前重叠的影子淡如一团看不清的雾。很冷……很冷……冷得连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

  突然,一只手出现在我面前。

  寒冬蚀骨的凉意让世界忽然变得安静,穆莎无声的向我伸出手,说:“一起进来。”

  我看着她的手,在凄冷的夜中,那仿佛是一簇银色的光芒,真切的在我的眼前闪烁。

  像是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所在,我紧紧的握住了穆莎的手。

  穆莎微笑着拉起我的手,走进温暖的家,走向餐桌。雪白的桌布上,精致的菜品已经整齐的摆放完毕,散发着美好的香气。

  司明美拉开椅子,示意我和穆莎坐下,然后转身走进厨房。片刻后,她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返回。

  司明美简短客气地说:“别客气,喝吧。”

  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却在我的心中变得无比温暖,像手中的热奶,恰到好处的热度从指间一直传递到四肢百骸。

  穆莎笑嘻嘻的拿起另一杯牛奶,抿了一口,然后夸张的吐着舌头:“哇!好烫。”

  “慢点喝。”司明美看了一眼撒娇的穆莎,眸子深处的爱意和满足清晰的流泻出来。

  我静静的坐着,握紧了手中的牛奶杯。

  穆莎放下牛奶,拿起筷子:“好饿哦,妈妈,可不可以先吃点东西,等牛奶不那么烫的时候再喝。”

  “就是要趁热喝呀!”司明美不同意,严肃的强调,“趁热喝才会起作用。”

  “可是妈妈,喝下这么一大杯热牛奶,人家就会饱了,就没办法吃妈妈做的这么美味的菜了。”穆莎开始撒娇。

  明亮的餐厅里,我静默地坐着,久久地望着穆莎和司明美,感受着她们自然而亲切的对话中透出浓郁的暖意。终于,司明美妥协了,同意让穆莎先吃饭,穆莎开心的笑着说:“妈妈真好。”

  说着,她夹了一块肉,放进我碗里:“妈妈煮的肉特别好吃。”

  “别光顾着向别人夸耀妈妈,自己也要吃一点,刚才不是说肚子很饿么?”司明美宠溺的看了一眼穆莎,转过头来看我的时候,眼神中却夹杂着一丝冰冷的质疑。

  心仿佛裂开了一条缝,痛楚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我深吸了一口气,苦涩地笑:“谢谢。”

  “妈妈。”穆莎放下筷子,郑重地说,“Sara不是别人。”

  司明美愕然。

  我怔住,随即对穆莎摇摇头,暗示她不要说。之前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穆莎扬起灿烂的笑脸,说:“Sara是我最好的朋友,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

  司明美伸手宠溺地摸了摸穆莎的头发,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穆莎永远都是这样善良、单纯,只是交朋友这种事情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轻易的就说出‘最要好的朋友’这种话,我不可希望我的宝贝女儿最后后悔呢!”

  胸口仿佛被一个拳头狠狠击中,我微微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好像有千言万语堵在了喉咙里,怎么也无法顺利的倾吐出来。

  身旁的穆沙急切地出声:“不会的!Sara是不会伤害我的。”

  “既然如此——”司明美斜睨我,温情的目光夹杂着冰冷的质疑。“我现在诚挚的邀请Sara小姐参加我家穆莎和皇洺翼的订婚典礼,可以吗?”

  参加……

  不参加……

  仿佛有一层白雾在我眼中凝结,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不真实,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的睫毛无力地颤动着,轻声说:“我去……”

  虽然声音很颤抖,却耗尽了我身上最后一丝力气:“我去参加穆莎和……皇洺翼的订婚典礼。”

  晚餐结束后,穆莎送我到门口。

  清冷的风吹来,路灯下洒下暖黄色的温柔光芒。

  穆莎美丽的小脸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如如玛瑙般晶亮的眸底流动着一种异样的情感:“姐姐,对不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