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你……你居然敢打我!”

  美萱皱起眉头,恶狠狠的盯着穆莎。

  “我就是不允许你这么说Sara!Sara一直当你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说过你的任何坏话,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她呢?你践踏皇洺羽的感情也就算了,我绝对不能让你随便欺负Sara!”

  穆莎几乎是嘶吼着冲美萱喊道,她的双手在身侧紧紧的握成拳头,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哦?你就这么想要保护她么?”

  沉默了半晌,美萱终于缓缓的开口。

  她轻轻的把被穆莎打散的头发塞到耳后,微微挑起唇角,恢复一贯冷艳孤傲的神情。

  “所以——穆莎,我刚才没有说错,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说完,美萱再也不看穆莎一眼,迈开修长的双腿向教室外走去。

  地面上的画稿被她的高跟鞋毫不留情的踩过,仿佛折翼的蝴蝶一般,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和美好。

  同学们无声的分开一条道,美萱从人群中走过,沿着走廊渐渐走远,直至消失在转角。

  我远远的望着她的背影,心中涌起微微的凉意。像有闪着寒芒的针,在一阵一阵不停的戳刺。

  那个回忆里美好的美萱似乎真的一点点走远,再也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城市总是笼罩在浓浓的大雾中。

  如同我心里面的哀伤,沉重的无法驱散。

  我常常望着窗外朦胧的世界发呆,视线里模模糊糊的事物、深深浅浅的颜色,全部和天空连成了一片。

  同学们像是隐隐明白了美萱和皇洺羽之间的事,虽然还是会对我指指点点,却再也没有像那天那样直接的攻击我。

  这天,课间活动时间,我走上楼梯的时候,遇到美萱走下楼梯。

  她与我擦肩而过,冷漠的仿佛我是一个陌生人,或者是根本不存在的透明人,从始至终没看我一眼。

  我轻轻的叹气,心绪有一刹那的恍惚。我转身走向走廊的窗边,打开紧闭的窗户。

  雾气紧随而来,带来悲伤的寒意。

  几个同学经过,像是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肆无忌惮的议论着——

  “其实是美萱吧,皇洺羽喜欢的是美萱吧?”

  “那Sara是怎么回事啊?”

  “传说中的三角恋?”

  “不像是,我亲眼看到了穆莎带来的说是遗物的东西,全部都是画,画的全是美萱,各种形态的,画得可好看了!”

  “那这么说,皇洺羽喜欢的是美萱喽?”

  “那他为什么要为了Sara自杀?”

  “事情好复杂呀……”

  “嘘!嘘!美萱过来了。”

  ……

  我站在窗边,听着那些让人不舒服的流言蜚语,远远的看见美萱再次走过来。

  她的目光清澈如冷泉,衣服整洁干净,头发和妆容一丝不乱,仿佛任何非议和争议都不会影响到她分毫。

  美萱似乎永远都是这样。

  骄傲。美丽。自信。

  当她走到我们这边时,那几个同学自发的闭上了嘴,分作鸟兽散。

  走廊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上课铃适时的响起。

  我关上窗,朝教室走去。

  美萱亦是,走在我身前的背影,显得格外清瘦,却从始至终高昂着头。

  下午,体育课。

  因为天气的原因,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下棋或听音乐都可以。

  由于同学们的疏离,我抱着课本来到学校的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我忽然被身边的议论声吸引。

  “喂,你听说了没?”

  “知道,知道,报纸上都说了。皇洺翼的父亲因为皇洺羽自杀的事情病倒了,听说病得很重,要做手术,手术成功几率很低,而他手术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看到皇洺翼和穆莎订婚。”

  “所以说,皇洺翼要和穆莎订婚了?”

  “是啊是啊,爆炸性新闻吧?”

  ……

  我翻动书页的手指忽然缩了一下。

  订婚……虽然是听说,却有着很强烈的真实感。

  我呆呆的看着书中的文字,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也无法去想,什么也想不明白,只知道在这个瞬间,我的心静寂无声,仿佛有沉重的枷锁压在了我的身上,一时之间,我竟然喘不过气来。

  而那些声音却不肯罢休,仍在继续——

  “你们说的是那个超帅超有钱的皇洛翼?”

  “嗯,就是那个冷酷的帅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