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穆莎,她的声音冷静的不带一丝温度,眼睛里写满了愤怒,而在那愤怒之下却埋藏着无边无际的悲哀。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穆莎将那叠纸举到美萱面前。

  “这些是洺羽的遗物,是在他贴身放置的包包里找到的。”她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最好看看。”

  “皇洺羽的东西为什么要让我看?你真是莫名其妙。”美萱挂着那抹熟悉的笑容,不屑一顾的拍开穆莎的手。

  啪的一声,穆莎手中的纸业从指缝间滑落。

  教室里响起一片吸气声。

  唰唰——

  雪白的纸业好像纷飞的蝴蝶,在冷清的阳光中飞散开去,一张一张的跌落到地上。晨勋拾起一张落在我和他之间的纸,视线刚落在上面,表情便瞬间僵住。

  我看过去,眼底渐渐浮起空洞的白雾。

  恍惚中,瞳眸里映出一幅安静而美好的画面,是皇洺羽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从画板后面偷偷的探出头来,漆黑的眼睛像极了他的哥哥,只是眼神更加柔和温润,泛着玉一样的光芒。

  他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歪着头,细心的在画板上涂抹着,慢慢的打着阴影……夕阳在他身上投下模糊的光影,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可爱。

  ……

  看着晨勋手中的画,我的肩头猛地一颤。若不是爱的深刻,又怎能描绘出如此扣人心弦的作品?

  仿佛每一笔每一个线条都能透露出心中的深情。

  这,大概就是皇洺羽的爱吧。宛如缓缓流淌过青山的小溪,那么清澈,那么温柔,那么……不易察觉。

  时间仿佛静止了。同学们都诧异的目瞪口呆。

  穆莎的声音轻轻回荡在教室里:“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轻松的践踏别人?”

  她说着,俯身去捡地上的画。

  “我践踏谁了?不过是几张废纸,有必要宝贝成这样么?”美萱淡淡的说,甚至没有看一眼地上的画。

  “只是一眼,我以为你看了这一眼,会不一样……”穆莎把画捡起来,说着说着,竟然有些哽咽起来。

  晶莹的泪珠隐隐浮现在她明亮的大眼睛里:“为什么你不看看呢?”

  穆莎再次把画稿递给美萱。

  风很安静,阳光很安静。

  所有人都在屏息注视着美萱。

  “你……”美萱不耐烦的再次打掉穆莎伸过来的手,“没完了是不是?”

  这一次,画稿散落到地面时,周围的同学都倒抽了一口气。

  “那……”

  “这个……”

  “不是……”

  几乎铺满一地的画稿,上面的内容只有一个——

  美萱。

  空气中似乎有寒流经过。美萱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像,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那些画,面无表情,嘴唇却一点点变白。

  然后——

  她抬起脚,毫不怜惜地踩在一张画稿上,狠狠地碾起来。

  同学们都惊呆了,一时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我怔怔地皱眉。

  晨光如水晶般透明。

  美萱还在疯狂地碾着地上的画稿,像疯子一般,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脸色苍白。

  “够了!停止这种伤害吧!”穆莎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皇洺羽……他死了,是真的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连一滴眼泪都没有,还要如此狠心地对待他的遗物!”

  “为什么?”美萱的眼底像是有东西在闪光,可是又混着困惑、挣扎和不知所措。她的语气中带着一贯的嘲讽,大声说,“为什么我要哭?皇洺羽死了我为什么要哭呢?他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他暗恋我,是他自作多情,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这件事从头到尾跟我有什么关系?皇洺羽的死是他自作自受!是他咎由自取!是他活该!”

  说完,美萱瞪着穆莎,狠狠地瞪着,像一头兀自挣扎的野兽。

  穆莎震惊地捂住嘴。

  同学们早已被惊得呆若木鸡。

  此刻,教室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等待下一刻发生什么。

  “笨蛋!”美萱的声音再次响起,“男朋友都要被人抢走了,居然还帮着敌人说话。你千辛万苦地找来这些废纸有什么用?还不如去想想怎么保护自己的男朋友不被别人夺走!”

  听到美萱的话,穆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但还是大声地反驳:“你乱说。”

  我不由得怔住,身体轻轻颤抖。身后的晨勋紧紧地抿着嘴唇,直到原本红润的嘴唇微微泛起青白色。

  “太不可思议了,平日里那么温顺的穆莎居然会打人啊!”

  ……

  细碎的议论声灌入我的耳中,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又一阵的感动,同时也一点点酸涩的抽紧。晨勋似乎感受到了我强烈的情绪波动,更加用力的搂紧了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