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吧嗒——

  轻轻的,是皮鞋扣击地面的声音。皇洺翼来到我身后,我能够感觉到他愤怒灼热的呼吸,急促的,伤痛的……

  我缓缓地抬起头,房间里的停尸床上躺着一个人,白色的床单覆盖住了他的整个身体,让我看不见他的容貌。

  手无端地微微颤抖了一下,一股悲伤的暗流就要从心里喷涌而出。

  那是……

  皇洺羽吗?

  空气仿佛在眼前缓缓地凝固,即使是轻微的动作也清晰得毫无毕现。房间里只剩下和沉默一样凝重的冰冷。

  一层一层,好像结着霜花的严冬。

  皇洺翼绕过我走到床边,轻轻地拉下床单。一张英挺而苍白的脸,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

  呼吸没有了,心跳也在刹那间消失了,我机械地走上前去,目光久久的停留在皇洺羽年轻的脸上。

  他是那么苍白,连唇色也变得浅淡,好像所有的颜色都从他的身体上消失了一样。浓密的眉毛,狭长的眼睛紧闭着,浓密的眉毛好像小小的扇子。

  分明……分明和不久之前一样。

  那时候,依然是这个少年,他害羞地笑着,在夕阳温柔的橙红色光线里,帅气逼人的眉眼被柔和的光芒映得有些不真实。

  他握着画笔,在面前的画架上仔细地涂抹着。他微微侧过头,似乎在看着什么,然后再次低下头去,露出远山一般清淡的笑容,掺杂着外人无法察觉的甜蜜。纤长的手指移动着铅笔,眼睛里的美景就跃然于纸上。

  皇洺羽,他羞涩的笑容、温柔的声音、纯净的眼睛,仿佛还在我的眼前。

  那么清晰,那么真实。

  恍惚间,我觉得皇洺羽只是睡着了。他只是睡着,只是睡得太深、太沉,像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安静的、满足地睡去,任谁也不会再去打扰他的安宁。

  “洺羽……死了。”

  皇洺翼冰冷的声音打破了一直沉默的空气,像一柄利刃,闪着逼人的寒光,笔直地切开了浓白的雾气,却带来更加深沉的黑暗。

  我怔怔的咬紧嘴唇,身子一阵一阵地颤抖。

  皇洺翼缓缓地转过身,修长的影子在地上孤寂地晃动。

  他的眼里一片空茫,却依旧是那么黑、那么深。他的面孔上闪过一抹心痛的神色,声音有些哽咽:“洺羽自杀了!”

  我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不让眼泪滴落下来。第一次,我听见皇洺翼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也是第一次,我知道了,原来他也会害怕,原来他也会伤心。

  “是你——是你杀了他!”突然,皇洺翼大声地咆哮起来,“你这个杀人凶手!”

  他愤怒地盯着我,眼中渐渐浮现隐隐的水光,手早已捏成了一个僵硬的拳头。

  纤细透明的尘埃在空气中漂浮,我安静的仰起头,目光静静地停留在他身上,犹如雕塑一般。除了颤抖着的睫毛、孱弱的呼吸,我仿佛死去了一般。他的目光在半空中和我交汇,他眼睛里的忧伤和愤怒,像一潭疯狂涌动着的湖水快要将我淹没。

  寂静,几乎听不到呼吸声的寂静中,皇洺翼拧起眉头,突然紧紧地扼住我的脖子,把我拖到床边。

  “洺羽那么爱你,你却玩弄他的感情,跟那个宫晨勋在一起!”他的手开始收紧,我感觉到他的手掌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冰冷,有力,却颤抖。

  我的心在抽搐,额角不断沁出冷汗,呼吸也渐渐变得困难,连我耳边皇洺翼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不清。

  窒息的感觉充斥着整个大脑,我看着皇洺翼痛苦愤怒的脸,不禁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他现在更恨我了呢!

  而我是不是要提前离开这个世界了,就在这里?或许当初我承认喜欢皇洺羽的时候,他就该杀了我。

  这样,就不会有现在的痛苦了。

  所以,请结束这份痛苦吧。我凝望着皇洺翼,对他微笑,像失去水分的花朵,枯竭而绝望地微笑。

  “你在笑?你竟然还在笑?是不是因为你喜欢的是宫晨勋,所以一点也不在乎洺羽为你死掉?我不准你笑,不准!”皇洺翼仿佛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用力地掐着我的脖子。

  我放弃了挣扎,不辩解也不喊叫。

  眼前弥漫着挥之不去的白色,整个世界好像蒙在纱里面。

  皇洺翼的眼睛依然灼热地发着光,愤怒和绝望在他的眼瞳中交替闪现。黑暗在我的世界里逐渐蔓延开来,意识渐渐的远离我……

  “洺翼,你在做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