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是因为那天听到我和美萱的对话吗?是啊,皇洺羽怎么可能承受得了那样的真相呢?

  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被利用与无爱的世界里——这样的真相他怎么承受得了!

  所以对他来说,死亡就变得如此突然和……必然。

  我晃了晃闹到,妄图甩掉令人晕眩的幻觉。

  “哟,这不是star吗?”一道尖锐的声音破空传来。

  面前的人群缓缓分开,美萱慢慢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你居然还敢来学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来学校上课?雪樱,你果然生死star了,才会对过去的人没有一点感情。”

  淡淡的云在天空慢慢的飘过,一次次投下阴影。美萱笔直地站在我面前,目光冰冷尖锐地直射过来。人群在她身后缓缓地聚拢,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那些愤怒鄙视的目光让我忽然觉得疼痛彻骨。

  我拼命握紧双手,克制住浑身的颤抖和自脚底升起的寒意,艰难地颤动着双唇说:“不会的,皇洺羽他不会死的……”

  “呵呵。”美萱残酷地笑着打断我,“非常遗憾地告诉你,皇洺羽他真的死了。”

  她的语气依然那么冷漠,就像在谈论昨天的晚餐:“他死了,从你返校那天开始,他就有些失常,郊游那天甚至可怕地伤害自己……”

  空气中仿佛涌动着寒流,美萱的声音让我觉得越来越冰冷,像是大雪天里置身于开着冷气的空调屋内。我想走上前,找到开关,关掉这份寒意的来源。

  可全身却像不受控制似的,动也动不了。

  同学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冰冷的质疑,我只能僵硬地站着,任由美萱伸出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纤长食指,笔直地指向我:“你不想知道皇洺羽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话是陈述,不是问句。我不能点头也不能摇头,只有默然,十指僵硬地绞在一起,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头,直面美萱的逼视。

  像是还不满足于我的表情,她故意拉长了声音,语调却依然冷漠。

  “就在我们野营的那天晚上,皇洺羽的精神病突然发作,做出了伤害自己的事情,然后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他自杀了!等皇洺翼和穆莎感到的时候,他已经抢救无效死了。”

  睫毛在脸颊上映下淡淡的影子,我没有说话,只是从美萱散发着冷意的眼眸中看到从我眼中流淌出的静静忧伤。如同一抹缥缈而悲凉的雾气。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结束和美萱之间的对话,穿过重重人群走进教室的。

  教室里的同学看到我时,反应并没有比路遇的那些同学好多少,他们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着,还不时地冲着我指指点点。

  可是,我已经无力去关注那些流言蜚语了。

  所有的嘈杂喧嚣似乎都被我自动过滤掉了,我怔怔地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着窗外越来越阴沉的天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风和日丽的晴空突然乌云密布,渐渐沥沥地下起雨来,老师兴致勃勃拿着厚厚的课本一边念一边摇头,同学们边听边认真地记着笔记。

  我似乎对课堂上的一切都浑然不觉,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轻柔而透明的雨幕,雨丝从窗外飘进来,打在我的睫毛上,眼睛似乎都被湿润了。

  一切都是那么投入。

  所以,当教室门呯的一声被踹开时,所有人都怔住了。

  老师如念经一般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位同学,你这样出现,知不知道会打扰大家上课?”

  我略略侧头,门外那个颀长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睛。

  皇洺翼?

  他站在教室的门口,修长的身影带着教室外雨水湿润的冷意。我的身体微微一颤,目光中有一刹那的恍惚。

  教室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目瞪口呆,惊诧的目光全部投注在皇洺翼的身上。他没有回答老师的话,沿着座位间的过道朝我走来。

  他脸上阴沉得没有任何表情,眼睛沉郁黯黑,如同凝结的冰块。我可以感觉到他走过来的脚步,一步一步,紧迫沉重的让我透不过气。

  咬紧的嘴唇带来轻微的疼痛感,我很轻很轻地念出他的名字:“皇洺翼……”

  教室里到处弥漫着潮湿的空气。

  寂静非常。

  窗外,传来哗哗的雨声。

  就在他走到我的面前,定定地看着我的瞬间,好脾气的老师终于容忍到了极限,再次开口:“这位同学,有事情要解决的话,请放学以后……”

  我的手被猛地抓住!

  窗外的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皇洺翼低低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出来!”

  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却包含了太多的冷意,我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站起来,怔怔地看着他,手在不由自主地用力,想要甩脱他,却被他用更大的力道反扣住。

  带着冰冷的愤怒,皇洺翼原本就深邃的眼睛轻轻地眯起,眼瞳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英挺的眉毛紧皱着,他一字一顿地强调:“你、立、刻、给、我、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