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不是的,我和皇洺翼什么关系都没有。”听到养母的话,皇洺翼的脸色越来越僵硬,我马上上前解释。

  “你骗妈妈吧,你看皇洺翼少爷看在你的份上出手多大方啊,以后,雪莹也要对妈妈大方一点哦。”

  “妈妈”听到妈妈的话,我皱眉,心一点点的变冷。

  难道他没有羞愧的感觉吗?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乞丐一样。

  在我压抑着难过的时候,皇洺翼走到我的养母身边,抓住她拿着支票的手,语气低沉而危险的说:“如果你不想这张支票成为一张废纸的话,就给我赶紧消失。还有,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你会永远消失。”

  养母的眼神惊恐的躲避开皇洺翼的视线,不安的抓紧支票,干笑着对我说:“雪樱,你劝劝皇洺翼少爷,他怎么了?”

  “还没听懂吗?我和你女儿没有任何关系,或许你还是想测试一下我刚刚说的话是不是真的?”皇洺翼眼神无比冰冷地看着我的养母。

  “不用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养母惊慌地抽回手,看也没看我一眼,逃一般的消失在街尾。

  “皇洺翼!”

  轻轻的念着这个名字,我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看向似乎还在生气的皇洺翼。

  寒冰一般冷冽的怒气环绕在他的周围,此刻沉默的他显得更加不可一世和孤傲不羁。

  他刚刚是在帮我吗?

  心有了一次轻微的触动,我朝他走过去,他却转身无比讽刺的看着我说:“你现在的表情是在感激我吗?可笑至极,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养母那令人恶心的嘴脸而已。”

  他的话让我怔怔地待在了原地。

  “怎么?你还不走吗?除了你的养母,我同样不想看到你。哦,或许你想要的也是这个?”

  皇洺翼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支票薄,迅速的写了几笔,然后撕下支票递了过来。

  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

  我怎么会怎么会认为他刚刚是在帮我呢?

  “不用了。”我迅速武装好自己,冷淡的回答:“不用拿你的钱,我一样会消失的。”

  是的。消失。

  永远消失!

  没有多久了,不是吗?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永远的看不到我了。

  皇洺翼的眼底有微弱的光芒闪过,面容依然冷漠倨傲。

  “洺翼!”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穆莎清脆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洺翼!你来啦。”

  穆莎无比亲昵的挽起皇洺翼的手臂,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咦,Sara,你还在这里?刚刚没什么事吧?”

  我猛地抬起头,穆莎歪过头看着我微笑,纯净的眼睛里一片天真烂漫。

  皇洺翼也抬起目光看过来。

  他的眼神依然深沉如水,只是一眼,却仿佛透过我的身体笔直地看到了我的灵魂最深处。

  “没没什么事。”

  我尴尬的躲开皇洺翼的目光,轻轻地侧过头去。

  皇洺翼的目光依然执着地停驻在我身上,他那过于笔直和锋利的目光仿佛要将我隔开或点燃,我的身体渐渐有些僵硬。

  穆莎对皇洺翼和我之间暗涌的情绪似乎毫无察觉,他热情的对我说:“Sara,正好你也在这里,一起到我家去坐坐吧!我刚才就想叫你进去坐坐的,可是”

  马上善解人意地没有说下去。

  拒绝吧!一定要拒绝。

  可是,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答应了。

  是因为屋子里那个高贵美丽的女人吗?是因为我一直渴望见到的亲生母亲在这里吗?我终究还是控制不了想要靠近她的心情。

  即使不能相认,能离她更近一点也是好的吧。

  跟着穆莎和皇洺翼走进别墅,穆莎的妈妈司明美似乎忘记了刚才我们的突然造访给她带来的困扰,短短的几分钟再见到她,依旧是初见时那个优雅而高贵的模样。

  司明美微笑着为我们端来很好吃的点心,嘱咐道:“穆莎,你要好好招待洺翼哦,他可是很少过来呢。”

  当司明美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我立刻紧张而难过地弯起腰施礼道:“你好,伯母。”

  这个人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吗?

  真的是吗?

  既然养母那么肯定,应该不会是编造的。可如果她是我的母亲,为什么会丢弃我呢?为什么?

  “好久不见了,Sara,刚刚是怎么回事?那位是你的母亲吗?为什么不请她来坐坐呢?”司明美纳闷的问。

  “没什么我妈妈只是找错了地方。”我慌乱的解释着,眼神怀念的看着眼前这位陌生而熟悉的女人。

  “哦。”司明美微笑着点头。

  心是那么的慌乱,我低下头去拿桌子上点心盘里的大象饼干,这时另一只手却突然覆盖住了我的手。

  我抬起头看向皇洺翼,他也明显的愣怔了一下,复杂的情绪在眼底翻涌。

  大象——

  他也是因为这个想起了那些美好回忆里的大象,所以才拿这个的吗?

  “咳咳咳”司明美故意克制的咳嗽声惊醒了我,我立刻脸红的缩回了手。

  回头,就看见司明美有些疑惑的冰冷目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