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当司明美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我立刻紧张而难过地弯起腰施礼道:“你好,伯母。”

  这个人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吗?

  真的是吗?

  既然养母那么肯定,应该不会是编造的。可如果她是我的母亲,为什么会丢弃我呢?为什么?

  “好久不见了,Sara,刚刚是怎么回事?那位是你的母亲吗?为什么不请她来坐坐呢?”司明美纳闷的问。

  “没什么我妈妈只是找错了地方。”我慌乱的解释着,眼神怀念的看着眼前这位陌生而熟悉的女人。

  “哦。”司明美微笑着点头。

  心是那么的慌乱,我低下头去拿桌子上点心盘里的大象饼干,这时另一只手却突然覆盖住了我的手。

  我抬起头看向皇洺翼,他也明显的愣怔了一下,复杂的情绪在眼底翻涌。

  大象——

  他也是因为这个想起了那些美好回忆里的大象,所以才拿这个的吗?

  “咳咳咳”司明美故意克制的咳嗽声惊醒了我,我立刻脸红的缩回了手。

  回头,就看见司明美有些疑惑的冰冷目光。

  “Sara和洺翼是第一次见面吗?”她轻声问,带带着某种试探的意味。

  “不是哦,妈妈,他们认识很久了。洺翼总是欺负Sara呢。”

  穆莎抱歉的看着我,说,“Sara,上次落水的事情一定是误会,虽然洺翼一直不说,但他现在在这里,不管事情真相是怎样,我希望你都不要介意,我向你保证他以后绝对不会这么做了。”

  我苦笑了一下,穆莎一点儿也不了解,皇洺翼根本一点儿也不需要我的原谅。我看向皇洺翼,只见他皱起眉头,眼神里似乎有些波动。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将脸撇向一边。不可能是对我产生了罪恶感吧,呵呵。那么他是不想看到我吗?

  “嗯。”我勉强维持着笑容。

  “原来Sara和洺翼之间还有不少旁人不知道的事情呢。”司明美的语气突然变得尖锐,不复之前的热情。她直直的看着我,语气里带着戒备,“Sara,你以后一定要多多照顾穆莎哦,不对,我应该拜托洺翼才对,毕竟他已经是穆莎的‘男朋友’了,要多多操心才对。”

  我微微一怔,感觉到司明美的话别有深意。她是在试探和警告呢。看样子,她似乎已经开始怀疑我和皇洺翼的关系了,刚刚就是在警告我皇洺翼是穆莎的男朋友。

  心一阵揪痛,原来这就是母亲保护自己孩子的样子。

  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试图缓解胸口持续的闷痛。

  “好了,穆莎,你不是买下了一幅画要送给洺翼吗?快带他上去看看画。”司明美浅笑着说。

  “嗯。洺翼,那幅画真的好美,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一定要送给你才行。”穆莎像只无尾熊一般抱住皇洺翼说。

  他们之间的亲昵让我有些刺痛的移开目光。

  “Sara,你也一起来看看吧。”穆莎对我招手道。

  看着她热情的目光,我微微点头,然后默默无语地跟着他们走上楼梯。

  金色的雕花楼梯呈现出美好的弧形,木质扶手泛着温暖的光,大理石的台阶在脚下发出轻轻的叩响。

  这间温暖而美丽的别墅里充斥着太多让我目眩心惊的东西,每一个细节,每一次情感,司明美对穆莎的每一次微笑、皇洺翼的每一个眼神流转,都狠狠地冲刷着我记忆的拐角。

  突然间疼痛席卷而来——

  仿佛被猛然扼止,心脏一阵酥麻的颤抖。

  眼睛开始模糊,眼前的台阶被蒙上了浅淡的灰色。脚步跟不上头脑的命令,我踉跄着伸出手撑住扶手,勉强稳住了身子。

  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晕眩感传来,手上的力气渐渐消失。

  我仿佛听见穆莎一声短促的尖叫。

  天旋地转之间,我撞进了一个坚实而温暖的怀抱。

  是谁?

  是谁抱住了我?

  是谁救了我?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滚下楼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昏沉的头脑渐渐恢复清明,眼前的灰雾慢慢淡去,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我,发现自己又一次倒在了皇洺翼的怀里。

  恍惚之间,我仿佛又想起了当时在湖水中看到的景象。

  被浅蓝色包围的我,仿佛沉睡在最甜美最温柔的梦里。

  透过弥漫着斑驳光影的蓝色水面,我隐隐约约地看见了皇洺翼。

  那焦急的神色,那不知所措的慌乱神情,忽远忽近,仿佛是在梦里,又好像近在触手可及的现实中。

  皇洺翼,其实你是在乎我的吧

  近在咫尺的侧脸,皇洺翼不算长但依然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