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勋,谢谢。”我露出了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应该很像在哭泣吧。

  《门德尔松E小调协奏曲》的曲调在阳光柔和的上午回荡在病房中,龚与弦厮磨之间缓缓流淌出柔美抒情的旋律。我静静地站在病房的阳台上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美好的回忆随着音符轻轻地飘过脑海、湖面、病房,融化在空气中。

  “啪啪啪——”我听见真央在我身后轻轻地鼓掌,于是放下小提琴,转过身来。

  “真好听,我都舍不得打断你!”真央笑嘻嘻地走过来,“在想什么呢?琴声听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愉快?是因为想起晨勋吗?

  “真央,我也为你演奏一次吧。”握了握手里的小提琴,我笑着把它重新举到肩头。

  调整到合适的角度,右手的弓平稳的贴合着纤细的弦线。

  牵动手指,拉动手臂,简单而细小的动作,却让悠扬的音符缓缓流淌而出。

  风轻轻地吹起我的头发,我微微闭着眼睛,想起真央明朗的笑脸和晨勋那张永远不知道挂着什么表情的帅气的脸。

  乐声悠扬,和着我的心跳声,我真诚地祈望这一刻的思绪也能够传达到真央合晨勋心里。

  曲调的余韵还萦绕在空气间,我回过头,看到真央有些呆愣的脸。

  “怎么了?”

  “Sara!”真央突然扑过来抱住我的手臂,吓了我一跳。

  “简直太美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美妙的曲子!”

  我单手握住小提琴,空出右手来摸了摸真央的头发:“你喜欢就好。”

  “嗯!爱死你了!Sara果然在拉琴的时候最漂亮,就好像天使一样!以前晨勋就说过,第一次遇见你,就觉得是上帝把天使送到了他面前。”

  最漂亮?像天使一样?

  在我愣怔的间隙,真央的电话响了起来,真央抱歉地朝我笑笑,走到病房外接电话。

  没过一会,真央就走进房间,对我说:“Sara,学校里有事情要我过去一趟,我晚些时候再来看你,你要好好休息哦。”

  我笑着点点头,真央匆匆走出了病房。

  真央离开后,病房又陷入了宁静。

  我坐在病床上抚摸着小提琴,在过去的时光里,每当我心绪烦闷,都会站在阳台上拉响它。

  音乐是最美丽的语言,无论怎样的情绪都能够通过琴弦细微的振颤反映出来。

  那是一种美妙的交流,一种倾诉。

  我抚摸着我的小提琴,一丝丝温暖在胸口萦绕,好像傍晚微微的风,和着旋律一起飞来。

  不知不觉我已经在医院里待了十来天,在我住院期间,最常看到的人就是整日顶着一张帅脸在医院里穿梭的晨勋。很多时候,我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晨勋的笑脸在眼前晃动。也不知道他拿什么买通了护士,明明不是探病时间,也依然肆无忌惮地跑出跑进。

  今天也是——

  “Sara!Sara!”晨勋一把推开病房的大门,兴冲冲地走进来。

  我懒懒地看了兴奋的晨勋一眼,默默地翻了个身,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喂,Sara,你干吗不理我?”晨勋不死心地蹭到床边。

  自从我的身体慢慢有了起色,晨勋每天都会带着各种小礼物闯进我的病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定要我收下,并且一定要我表现出非常开心非常喜欢的样子,否则就闹得我不得安宁。

  截止到今天,我已经收下了十几个各种造型的玩具娃娃、种类各异的鲜花和盆栽、各种口味的蛋糕,甚至还有不知道从那个古董市场挖来的小提琴曲谱。

  这么一大清早他又有什么新鲜花样了吗?

  晨勋还在我的床头不死心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默默地叹了口气,钻出被子无可奈何地看着他。

  “Sara,你能下床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