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小妮子 > 樱空之雪② > 上一页    下一页


  “Sara,怎么了?”晨勋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问我。

  我看着晨勋,内心疑惑许久的一个问题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你以前的五亿到底是怎么败光的?”

  我第一次问晨勋这个问题,晨勋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他愣了一下,随即又露出笑容:“怎么?你怎么关心起这件事?”

  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追问:“你是用那五亿请了今天来这里的那些顶级医生吗?可是那些人好像是用五亿也无法全部请过来的吧?”

  “Sara,你不用想太多,安心治病就好了。至于那些钱,我全部捐给希望工程了。晨勋满脸的无所谓,好像那五亿就是五百块。

  “晨勋……”我根本就不相信晨勋的说辞。

  但是当我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晨勋打断了我,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岔开话题说:“我千辛万苦削好的苹果哦,快点吃吧,Sara。”

  我没有接晨勋递过来的苹果,而是沉默地盯着他。我的手指轻轻颤抖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了一丝恐惧的感觉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晨勋,你答应了他们什么?他们……是不是还要你重返家族?”

  晨勋一直在躲避的那些人,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悄无声息地进入晨勋家的那些黑衣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用武器威胁我们,还有他们脸上危险而残忍的笑容,我现在回想起来,身体还是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害怕的战栗感。

  如此玩世不恭的晨勋,原本已经远远地逃离了他们的掌控,开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家族的压力和负担早就被他抛到诸脑后。

  然而今天,晨勋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妥协?我不知道,甚至不敢去知道。

  “你不要多想啦,我才不会理那些家伙呢!”晨勋扬了扬嘴角,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把我滑落到两颊的头发塞到耳后,动作温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风静静地吹起白色的窗帘,病房里的空气夹杂了丝丝了凉意,还带着点绿叶的清新气息。

  我看着晨勋帅气而英俊的脸,半晌,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晨勋,要知道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做出什么牺牲。”

  “牺牲?我怎么会牺牲呢?要是牺牲了就不会在这里给你削苹果吃了啦!快点吃吧,我举着苹果的手都酸了。”晨勋突然把苹果塞到我手中,几乎是有些生硬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有什么东西在我和他的心里沉淀着,坚硬却又冰冷,沉甸甸的,拿不走,也刨不去。

  “Sara,你是我的Sara哦!天使皱起眉头就不好看了。”晨勋做了个拉小提琴的姿势,然后从身后拿出小提琴,“喏,知道你在医院无聊,我把你心爱的小提琴拿来了,别又感动啦,笑一个。”

  厚重的木器质感,微微颤抖的弓弦,一直挥散不去的淡淡松香的味。

  我的手指轻轻拂过每一根琴弦,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美妙的音符婉转地从我的手指下流淌出来。

  这原本是晨勋的琴,却被他扔在家里不起眼的角落,某次被我不小心找了出来,于是晨勋便顺势把它送给了我。

  晨勋,我要怎么来感谢你呢?你常说,我是你生命中的天使。但其实你才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吧,在所有人都抛弃冷落我的时候,只有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晨勋,谢谢。”我露出了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应该很像在哭泣吧。

  《门德尔松E小调协奏曲》的曲调在阳光柔和的上午回荡在病房中,龚与弦厮磨之间缓缓流淌出柔美抒情的旋律。我静静地站在病房的阳台上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美好的回忆随着音符轻轻地飘过脑海、湖面、病房,融化在空气中。

  “啪啪啪——”我听见真央在我身后轻轻地鼓掌,于是放下小提琴,转过身来。

  “真好听,我都舍不得打断你!”真央笑嘻嘻地走过来,“在想什么呢?琴声听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愉快?是因为想起晨勋吗?

  “真央,我也为你演奏一次吧。”握了握手里的小提琴,我笑着把它重新举到肩头。

  调整到合适的角度,右手的弓平稳的贴合着纤细的弦线。

  牵动手指,拉动手臂,简单而细小的动作,却让悠扬的音符缓缓流淌而出。

  风轻轻地吹起我的头发,我微微闭着眼睛,想起真央明朗的笑脸和晨勋那张永远不知道挂着什么表情的帅气的脸。

  乐声悠扬,和着我的心跳声,我真诚地祈望这一刻的思绪也能够传达到真央合晨勋心里。

  曲调的余韵还萦绕在空气间,我回过头,看到真央有些呆愣的脸。

  “怎么了?”

  “Sara!”真央突然扑过来抱住我的手臂,吓了我一跳。

  “简直太美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美妙的曲子!”

  我单手握住小提琴,空出右手来摸了摸真央的头发:“你喜欢就好。”

  “嗯!爱死你了!Sara果然在拉琴的时候最漂亮,就好像天使一样!以前晨勋就说过,第一次遇见你,就觉得是上帝把天使送到了他面前。”

  最漂亮?像天使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