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米米拉 > 爱我请发声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你不是喜欢夜光神吗?”易冰心笑着说,“我从YS学院的同学们那里听到了很多很多关于你和夜光神的故事。他们说你喜欢他喜欢好久好久了,还有人告诉我去年的365天里,你天天都会到这里来向这棵假树祈祷,祈祷你能够和他在一起,哪怕一天,哪怕一次约会都可以。所以呢,既然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用你身上的血液拯救我的妹妹,那么我是不是应该也帮你一点点小忙呢?”

  “帮我的忙?”我忍不住颤抖,我从易冰心完美的笑容里感觉到了阴森的寒气。

  “是啊!等我杀掉你了,就把你藏在许愿树的里面。”易冰心残忍地微笑着对我说,“中午,我和夜光神在这里约会的时候,我会要他和我当着许愿树祈祷。而这时其实他也是当着你的面,跟你祈祷。而且我还会安排一个小小的节目,离开这里一会儿,让他可以单独和你在一起,这就相当于是你和他一起约会了啊!而且是在这么美的地方,死后还能够跟最爱的人约会,你不觉得很美好吗?”

  她这是什么逻辑啊……

  这哪里算是约会啊!

  望着残忍微笑着的易冰心,我不相信她居然还能笑出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这么可怕的女人?

  “砰!”

  突然一声巨响,我转头望向响声传来的地方,看到明太子一脸的倦怠,撞开天台的大门,出现在我们面前

  刚才的响声是明太子撞开许愿塔的大门冲进来的声音。他揉了揉撞痛的左肩走了过来。

  “太子……”易冰心惊讶地叫,明太子走过来二话不说就夺过易冰心手里的针管,把它丢到了一边。

  “想不到我会出现吧!要怪只能怪你关我的房间的门太好弄开了!”

  明太子夺下针管后,立刻跑到了我的身边。他俯下身。我看到他明亮的双眸今天是一片灰蒙蒙的混沌,眼睛下面还有浓重的黑眼圈和浮肿的眼袋。

  “太子。”

  “久音,对不起,我来迟了。”明太子说着话,开始解我手上缠绕的胶带。

  “太子!你要做什么?”易冰心冲过来,掰开明太子的手,愤怒地朝他吼道,“你干什么?事到如今,你要放她走吗?”

  “我想昨天在你用迷药把我也迷晕之前,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让你伤害久音的。是的,接近久音的计划是我提出来的,靠近她,催眠她,抽取她的血做试验,害她贫血晕倒的人,都是我!但是……冰心,这可是杀人啊!”明太子抱住易冰心的双肩,眼睛红红地对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们在做的事可是杀人啊!这是犯罪,这是谋杀,如果碎心知道我们用这样的方法救她,她也不会开心的!”

  “那你就要眼睁睁看着碎心死掉吗?”易冰心愤怒地扯着太子的肩膀大声吼,“碎心看着就快支撑不下去了,她或许明年、下个月或者明天就会死,你要眼睁睁看着她死掉吗?”

  “太子,不要这么任性了!让我们一起就碎心吧,我们一起救她。只要她变回原来的样子,我们一定也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三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没有烦恼,直到永远!”说着说着,易冰心冰冷的面容开始融化,她痴痴地望着明太子。我忽然从她眼里第一次读到了真实的感情,她……她好像爱着明太子。

  “冰心,从事故发生的那天起,我们三个人就已经回不到从前了!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要再继续干蠢事了!”明太子伤感地推开易冰心,再次走到了我的身边。

  “是吗?是这样吗?我们三个人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生活了吗?”易冰心痴痴地望着远方,呆呆地问。

  “是的!”明太子一边帮我解胶带,一边点头说。

  “那么……哼……”易冰心的脸上再次浮现出微笑,她眼眸中唯一的真诚在瞬间消失殆尽,“你还记得是谁的电话导致碎心的车祸的吗?你还记得碎心是因为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

  “我……”明太子突然不能说话了,他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住。

  “是你!是你在大雨的夜晚打电话要她去看你的篮球比赛,是你的任性导致碎心遇上了那场车祸,是你让碎心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她的灵魂从身体里消失,让她变成植物人,随时都有可能死去!是你,是你!都是你!”易冰心冲着明太子疯狂地吼叫着。

  一滴眼泪打在了我的腿上,明太子浑浊的眼眸变得更加沉痛浑浊,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像线一样地落下来。

  “是我……碎心的车祸是我导致的,我也会为此负责的。如果碎心有事,我也不会独活。但是……”明太子咬着牙抬起头,颤抖的手继续为我解开缠绕得很紧的胶带,“我不允许你伤害久音,久音是无辜的!她不应该为了我的错误付出生命。而且我的试验只是证明久音血液里的某种分子对碎心的病有帮助,你也不能确定久音就能救碎心不是吗?我不能让你伤害久音,绝对不能!”

  “是啊,我的确不肯定这个女生的血液对妹妹的病情是否有帮助,而且……”易冰心在明太子身后大笑起来,她的声音疯狂无比,我隐隐地紧张起来。

  “而且什么?”明太子抬头问,我也同时大叫起来:“太子,小心!”

  一根非常粗的针管被易冰心用力地扎进了太子的后背,我听到了太子痛苦的惨叫声。然后,我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了。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哦,这个女生的血液对易碎心一点儿用都没有,之前碎心之所以会出现好转的状况是因为我停止了每天都会给她注射的镇定剂。”

  伴随着易冰心冰冷的嗓音,明太子的身体在我面前坠落下去,倒在了地上。

  “你对他做了什么?”我失控地大叫,“太子!太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