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八


  太明的那一班几乎都是薪水生活阶级。班长来到,把他们分成两组:用担架搬运组和挖土组。太明被分为搬运组人员,他的搭档是个年轻有精力的台湾人官吏,劳动服务非常起劲,好像跑也似的搬运,因此太明和他的步调配合不上,对方终于不耐烦要放慢脚步等候着与太明配合,便向班长报告太明偷懒,班长马上过来责问太明。

  太明瞬间掩饰的说:“实在是从昨晚就已肚子不适没有办法。”

  “是吗?若是生病那也没办法。”

  班长倒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既然有病,就去休息吧!”

  他解除了太明的劳动。太明坐在树下看着大家劳动:“这不是卑怯,也是一种消极的抵抗。”

  太明这样想着。这时两个日本人从太明的面前经过,但并没有注意到在树下的太明,大声说:“工作由驴呀(指台湾人)去做,他们实在肯干。”

  “是的,就像牛一样。”

  太明听了他们这样的对话,不禁怒红了脸。

  第二天,佐藤见到太明,嘲弄的说:“以锄头建飞机场的作业,怎么样啦,有进展吗?”

  然后,他又问太明:“你对于台湾的要塞化和美军登陆,看法如何呢?”

  “日本军希望在台湾作战吧?如果这样便可以利用台湾的物资和人力。昔日发生雾社事件的时候。其镇抚也是驱使周围番社的人去做。现在大陆上也扶持了汪精卫,采用以夷攘夷的政策。而且台湾又具备了做为要塞的绝好条件。但是美国不会把台湾做为什么问题,因为台湾对大局没什么影响。台湾要塞化,我认为结局对日本没什么利益,但对台湾人相当有利。”

  太明把平常所想的事,照实说出来。佐藤说:“照你的看法来说,这便是恶意发挥了善意的效用。”

  佐藤这样说着笑了,从佐藤的话里听来,显然他也赞成太明的看法。然后他靠着安乐椅子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像思索着什么。

  “今天我们到狼的根据地去走一趟!”

  佐藤这样说着,用力把烟蒂扔掉,霍地站起来。 太明以为佐藤所说的狼的根据地,显然是指皇民奉公会本部,所以也没再追问什么,就跟他一起去了。然而出乎意外的,目的地是最高学府的大学。他想:“为什么这里是狼的根据地呢?”

  但办完事情离开时,太明才终于了解佐藤所言的意味。

  太明想起四、五天前的报纸上,登了一篇这所大学的校长和某教授所写关于日本语教育的论文,认为要使台湾人彻底皇民化,必须?杀台湾语才行,这是学者不应该有的暴论。由此可见御用学者对当局的政策奉承之心完全表露出来。太明这样想着,便觉得如佐藤说的这里就是狼的根据地吧。近来政府的官员太多由这所大学出身,皇民奉公会的顾问,也是由这里的教授担任。这所大学才是对殖民地榨取的合理化、其精神武装的根据地。这里的教授不忠实于学术和真理而忠实于政策,这只须从那么被认为不合理的,台湾全岛画一的“正条密植”插秧政策,而这所大学的农学院无任何一位教授有异议便可以看得出来。在这里学问的精神已死亡,只有担任政策走卒的工作,是至上的命题。真的是挂着学问殿堂的招牌,扮演着精神上的虎狼角色。

  到了十月,即有大空袭。

  但空袭的目标都是军事设施,一般市民没有什么大危险。不过与空袭台湾呼应似的,美军登陆雷特岛。展开激烈的绝地反攻。这时候,日本人看来有一点气息奄奄。象征着帝国主义耸立着的总督府建筑物,也好像披上一袭丧服似的,看来有一点苍凉。

  战局的展开日日不利,那一天佐藤突然说:“德军只不过做着动物般的抵抗罢了,无意义的牺牲。马上就要看到历史的大转变了。”

  佐藤批评了战局,然后坦白地说:“其实我想回日本。”

  他的意思是,现在就应回日本,对于将来的新形势做活动准备。他所说的新事态究意是指什么而言,太明从他平常的言行中想象,便有某种程度的了解。佐藤要回日本,太明感到寂寞不舍,但知道佐藤的决意坚定,没有办法挽留他。为他着想,应让他得到更有意义的活动场所和机会,现在应好好的庆祝他踏上壮途。而且佐藤所办的杂志,如今大体上已达到了目的,没有理由再挽留他。

  终于到临别的时候了。太明略表心意的为佐藤饯行,两人喝了很多酒,对谈着,佐藤握着太明的手说:“胡君!我喜欢你这种诚实的人,我一生不会忘了你。可是你太过于诗人气质,为人太过于洁白,拙于面对现实。今后对于这一点要十分注意。因为不伴随实践的理论,是空虚的理论。”

  佐藤由衷的这样忠告太明。

  45.皇民派的悲哀

  太明从台北又要回到故乡。佐藤回日本后,太明为了处理杂志社未做完的工作,仍然留在台北一些日子,如今都已处理完毕,便要回家乡了。杂志的停刊很可惜,但由于数据及其它原因,已无法继续出版,而且佐藤所期待的发行杂志的目的,已达到了某种程度的效果。

  若想到已尽力奋斗了,太明不觉得遗憾。一旦要回去,太明对故乡满怀着一颗心,但仍然带着一抹哀愁上车。

  太明回来后过了两三天,乡长助理东先生和两三个乡公所的职员,到志刚的保甲事务所来征收总动员献金,保甲内的住户舍不得掏出钱者都被叫去。胡文卿因为感冒在家里睡觉,所以太明代替父亲到场,被叫的人员到齐后,那乡长助理便对大家训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