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太明难堪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在这样的上司下面做事令人遗憾,而一些同事,没事做,却翻弄文件装做有工作,心里却一味巴望着下班时间来临,这种机关的风气实在令人觉得非常败坏。而在这主管下,有许多学历、教养良好、品德高尚的台湾人,但台湾人毕竟是台湾人,无法任官。太明实际在这种单位工作,才深深地体会到台湾人立场的悲哀。

  第二天,太明上班时,台湾人同事们都安慰他的说:“哎!昨天被整了。”

  大家对主管都很反感,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因此大家都同情太明,其中一个姓范的青年雇员,他对太明说:“胡先生,对勤务员要特别小心。”

  勤务员是会计课长的绰号。太明并没有什么可让人挑剔之处,所以他觉得不必对谁有警戒心,不过大家关心他的好意,太明感谢。

  这一天中午的休息时间,太明在办公室附近散步,提醒他注意的范姓青年,微笑地从后面追上了太明,突然用流畅的北京话跟他打招呼,太明立刻直觉到他是从大陆回来的青年。

  于是像他乡遇故知似的,有一种亲切感。

  范谈起了种种事情,他是厦门高中的毕业生,在大陆住了五、六年,因为中日战争而回台湾。

  他的家富有,不必要有工作,但眼前“国家总动员”,游手好闲不太好,因此来这米榖协会工作,他是一个快乐的,讨人喜欢的青年,因此协会里的台湾人同事都爱他。范告诉太明关于协会里的种种内幕事情,使太明知道这里也有各种派阀、追从,以及为了讨上司欢心的告密等,这种复杂的气流漩涡着。

  而且这里的台湾人中,也是有皇民派,那个日本名字叫中岛的局里的办事员,便是其典型的人。

  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皇民化,一直过着穿和服和喝味噌汤的生活,私立中学毕业后立即考上普通文官,很能干的人,对皇民化的努力也热心,但不知为什么,工作二十年没升进始终是一名雇员,不过薪俸是增加的,这反而妨碍他升迁,因为他的薪俸已跟股长相等,若要使他升官,至少须给一个主任的地位。那么就要立于日本人的头上了。因此,经过了二十年,他依然没有得到什么升官的机会,但这个悲哀的皇民派,很可怜的自已还不知道这原因,还以为自己不能升官的理由是皇民化不够的缘故,所以更加在这方面耗费精力。

   这种情形其它的皇民派也是相同的,那便是对台湾人妄自尊大,相反的,对于日本人却卑躬屈膝。而且他们连思想也效法日本人,还卖弄一知半解的话,幼稚的让人不忍卒听的对中国的批评,有一次他说:“中国人是夸大妄想症,胡说八道的名人,什么白发三千丈,说这种荒唐无稽的话还自鸣得意,实在是无药可救的民族。”

  他在大家的面前如此放言,范以及一些平时就对中岛印象不好的人,都想狠狠整一整他的狂妄,而煽动太明。太明虽然觉得这样做没有大人气概,但他还是温和地反驳说:“中岛先生,我和范桑都在中国居住过,中国是非常广大的国家,实在不容易捉摸,更何况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不过,中岛先生所举出的‘白发三千丈’之句,常被人用来说明中国人的夸张癖,但中岛先生,你知道其下句吗?”

  然而,中岛不知其下句,太明便说:“大凡五言绝句,要把两句合起来才能了解其意味,其中有的甚至非把四句合起来才能了解。‘白发三千丈’这句的情形也一样,不知下句,便不明白其真正的意义。因为被断章取义,所以才令人感到夸张。李白写,白发三千丈相比忧愁更长,李白的诗绝对不是夸张,会觉得夸张,那是因为不了解李白的忧愁。

   这首诗是李白被流刑夜郎后的作品,他的本心是爱国的,反而被判流刑之罪。像杜甫那样风格坚实的诗人,有时也会写出令人感觉夸张的诗,例如杜甫有一句‘家书抵万金’,现代人花三分钱买邮票,即使是任何穷乡僻壤都可以通信,而不了解其心境,不过纵然是现代,若到大陆腹地或新几内亚一带的地方去,大概便会了解杜甫的心境。日本人对‘白发三千丈’任意解释,李白在地下也会苦笑吧。”

  太明这样半带开玩笑的说明,中岛说不出第二句话,其它的人舒了一口气,同时对太明学识的渊博,重新给予评价。

  42.愚昧的后方

  太明在米谷协会工作久了,对于其内部情形已详细了解,出差是他们增加收入的绝好时机。太明也曾和主任以调查“检验手续费”的名义一起出差,从头到尾都有业者招待饭局。协会的检查员到米仓库检查,每人每日至少可以检验三、四千袋米,每袋的检验手续费三分钱,总数便相当可观,全岛的数量若以九百万袋计,仅是手续费便达几十万元,此外还有麻袋和碎米的外快。而且协会所做的检查只是预查,以后还要经过粮食局的复查。也就是说,实质上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协会却借粮食局的权限,坐享中间的利益。

  而且,这个协会是老朽官吏的收容机关。因此,粮食局对于它的中间利益容忍,双方勾串好了,狼狈为奸。太明跟随着去出差的主任,拨了二十几年的算盘,为人沉默寡言,也许是由于出差在外的轻松心情,他对太明说:“协会里的工作难做,但是要忍,服务十二年就可以领取四十个月的退休金和跟退休金相当的奖金,若是做到干部,退职也够吃一辈子。”

  由此可见,粮食局和米谷协会,与制糖公司或台拓、台电目的相同的机构。

  分处长的妻子留在日本,因此他常出入玩乐场所,太明有一次看见一个可疑的女人来分处长处访问。

  太明纳闷,便把那女人来的事问主任,主任翘起小指:“她是牛(分处长的绰号)的这相好。”

  据主任的说明,分处长和那女人在值班室同宿,这种旁若无人的做法,太明惊讶,主任又说:“你看这些。”

  主任说着,把几张餐馆的账单显示给太明看。那些都是分处长消费的,已裁决由杂费项下支出,令人吃惊的公私不分的烂帐。不仅如此,又说:“庆祝办事处落成时,业者赠送了几千元的礼金,牛把这些钱也都花在同一家餐馆里。”

  太明越听越感到吃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