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亚细亚的孤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一


  那时,日本对美国的舆论强硬,开战危机一触即发。但太明相信日本还是有一些具有远见的良知之士,会避免引起战争之愚。然而,太明的这种希望无情地破灭了。

  是十二月八日的事,隔壁米店老板拿着号外,慌忙跑来找太明。

  “我们的头家(日本的老板),终于跟富人开火了!”

  他兴奋地这样说,跟富人开火,结果是会失败的意思,他大概是为此而高兴的样子。

  太明从米店老板的手里接过号外来看,读着那用跃出纸面的大标题报导的战果,那是出乎预期的大战果。

  尽管日本旗开得胜,太明的内心里却想着:“结果是重蹈中日战争的覆辙!”

  这使他心里才萌生出的最后一线希望,完全破灭了。

  但从这种希望破灭的谷底,太明的心生出一个决意:趁这个机会再去大陆,过着没有矛盾的生活。他无法像米店老板那样说的。

  “我们不管世界怎样改变,只要身上有两块钱便行了。”(意思是若有两块钱便可以买一双高木屐,不管是漥洞或高岗都可行)。

  太明无法这样袖手旁观,太明要去大陆,必须有大陆的签证,但太明在大陆的朋友,随着战争的进展都跑到腹地去了,并未留在日本占领的地域。眼前没有办法得到渡航许可。而且自从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上海的航路已三个月缺航,也没有航空的班机,想设想弄到签证,连其手段都没有,因此太明想去大陆的念头,不得不暂时打消。

  41.新职

  太平洋战争,转瞬之间扩大,进展。香港、新加坡也瞬间陷落。捷报涌到台湾,使皇民派或模范青年欣喜,他们都梦想着早日向南洋发展。但是,除了应召入伍以外,不能自由去南洋,所以梦想无法实现。

  随着国际情势的急激变化,太明想回去大陆的念头更坚定起来,但依然一筹莫展。

  他那热烈的大志,只因申请护照不得的原因而受挫折。那么他不得不暂时蛰伏以待时机。他这是守株待兔的做法,但探察他的心理状态,不见得完全是消极的,他好像是一只猫鼬(蒙鼠),看来潜藏着却不断窥伺对手的虚隙。

  有一天,太明在院子里沈思着,忽然看见已结了无花果,那是掩蔽在大叶之阴,不注意不容易发现,结了好几个好几个丰硕的果实。他摘了一个用手剥分开来看,果肉里满满的是熟的通红的分布成花形状的籽,他注视着,心里涌起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动。凡是生物有两种生存的方法,如扶桑花一样美丽地开了,不结实即凋谢,又如无花果一样,不醒目,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悄悄地结果实,这对于现在的太明,具有一种意味深长的启示。他对于无花果的生存方式,不由得心里受打动。

  他一面把玩着无花果,一面走到篱笆边,台湾连翘整齐地挤入竹篱笆里,嫩叶萌芽似的筑成了青青的一面墙。太明看了那篱笆根,一根大树枝从篱笆底根编隙中间穿过,自由地伸展着他的手脚,他显露出惊异的目光,重新再看那树枝,如果它向上生出,或向横生长都必然会被修剪,而只有这根树枝能够免于被剪,任由它的生命力发展之姿,使太明深深地感动。

  “连台湾连翘都知道,不屈自己的个性挣扎着活下!”

  大自然的奥秘,使他开了眼界,他回顾自己,觉得自己连台湾连翘都不如很惭愧。

  “对了,要坚强地活着,像台湾连翿一样……”

  他这样下决心,这是意味着他将以往的消极态度中走出来,在环境条件许可下,尽量积极的生活着。他已踏入现实里。于是他在粮食局外围团体的米榖协会就职。

  这个协会是由统制米榖而产生的掮客机关。表面上是承揽粮食局工作的辅助机关,实际上是以营利为目的。太明担任的是会计工作。会计上在各种预算项下,各有一两名职员分担其事务,太明的工作属于一般会计,主要的是处理薪俸和其它经费,每天平均工作半小时就行了。

  太明的上司是会计主任,主任上面有股长,再上面有主管,主管上还有分处长。分处长由粮食局的事务所长兼任。这是因为他必须利用监督米榖业者的粮食局的势力,来大大控制米榖业者。因此分处长在这里只是一块重要的门面招牌,除了盲目盖章以外,不处理任何事。而盲目盖章的代价,则由协会领取旅费、津贴或奖金。

  因为有这种额外收入,粮食局的官员大都兼任类似的工作,这个米榖协会似乎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太明是期待着工作而进入的,当他明了这种官僚机构的巧妙做法,感到非常失望。

  股长和主任并没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业务,遇有客人来访,谈一些无意义的闲话便耗了几小时,上层的人既然这样,那些等候上级裁决的书记或雇员,自然手就空着无事可做了。他们因为闲得无聊,为了排遣时间,并使人看起来他们是在做事情,而把无用的文件或公文夹翻开来又合闭,苦心地消磨时间。

  太明到这里来上班才知道这种情形,这一套要领似乎是上班族应自悟的原理原则。然而他无论如何,就是无法有这种心情。

  有一天,他觉得白白浪费时间,不如把时间用来读书,他看的是一本跟工作无关的文学书籍。一阅读起来,自然的热中,时间的经过都忘了,蓦地发觉他?桌的书记用手触触他的腰,他吃惊的回头看,主管严厉的目光望着他,但旋即走开了,太明想,周围的同事还不是都在混时间,所以他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儿,工友来叫他:“胡先生,主管请你去一下。”

  工友的脸上露出颇有意味的表情,太明以为是有什么公事,主刻走去见主管,主管一看到太明,突然一喝:“喂!现在还看敌国的书好吗?”

  太明心想,是为了这么一点事,便解释说:“不,那本书是《浮士德》。”

  “浮士德也罢,基督也罢都不行,蟹行文字都是敌性的。”

  “但是,浮士德的作者歌德,和希特勒一样是德国人。德国是日本的盟邦,也是敌性的吗?”

  “什么?德国?”

  主管因为自己暴露了自己的无知,顿时显露狼狈之色,但立刻改口说:“哪有人在上班时间看书,胡涂!”

  “是,我明白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